10萬人的交易整整持續了一天時間,當最後一個流民也進入藤甲軍的地盤上,董卓也得到了最後一件馬鎧!

完成這筆交易之後,雙方回到各自的地盤上!

徐偉在離開之前還說道:“董將軍,以後還需要這樣的鎧甲可以找我,冇有流民花10萬錢也是一樣的!”

像陶瓷馬鎧這樣消耗大,成本低的武器, 徐偉還真巴不得董卓多要一些,這樣一來可以掌握董卓的裝備,二來就是董卓以後可是要和諸侯大戰的,他實力越強消耗諸侯實力越多,要是董卓可以打崩關東諸侯,徐偉以後可以少很多的敵人,這對徐偉來說可謂是雙贏的事情(贏兩次!)

而且可以說是最好的外銷產品, 董卓隻要用過一次, 就要再來找自己再來購買甲片, 到時候就可以提個幾倍的價格了,而且董卓敢用這些陶瓷鎧甲來對付他,他直接斷供,這些陶瓷鎧甲就會成為廢物,雖然還達不到希望國的水平,但徐偉會儘量像希望國水平靠近的!

董卓看著馬鎧大為可惜,卻堅定的搖搖頭道:“有這一千件足以,多了老夫也養不起了!”

董卓和徐偉交易雖然賺了不少錢,但又換鎧甲,又換戰刀的,他家底還被徐偉吸走不少,而這馬鎧100斤,以後即便訓練消耗的戰馬也不會少,他還要想辦法購買戰馬, 這樣算下來,他弄出一支千人的重騎兵已經快把家底消耗光了!再多估計董卓就要破產了!

徐偉略帶可惜的搖搖頭離開了。

看來隻有等董將軍成為了董國相的時候,他才能承包董卓的十幾萬大軍的國防裝備!徐偉很看好董卓未來的錢途,隻要把握住董卓, 他說不定可以吸乾整個大漢的財富!

董卓讓人拉著這100車馬鎧回到大軍當中。

早以等不急的牛輔,胡珍等武將立馬撲上去這些馬上激動道:“這些就是雷公的陶瓷馬鎧!”

而後胡珍還敲擊了兩下道:“還真有點玉石的感覺!這雷公還真是厚道人,這樣好的馬鎧居然隻要10萬錢,而且還可以用流民付賬!要不是有這10萬流民,隻怕我們也弄不出這支大軍了!”

光賣馬甲就花了一億錢,還有戰士的鎧甲,西涼大馬,這一套下來千人的甲具騎兵要花2億錢以上,就這還有價無市,你找不到這樣的一個裝備製造人,你有錢都買不到!

而後他奇怪道:“玉石這玩意非常脆,這東西真可以做馬鎧?不會一刀下去就碎了吧?”

和陶瓷重騎兵交手過的牛輔道:“不要看著玩意像玉石,但比玉石堅固多了,當初我射了3000支長箭過去,但長箭卻全部彈開了,冇有傷到雷公任何一個士兵,一匹戰馬,而後我帶領騎兵衝鋒,想要和雷公的部下白刃格殺,當時我想我用三倍的優勢,我們西涼軍也是大漢第一精銳,這戰穩贏!

但卻冇有想到雷公的甲具騎兵衝擊力如此強大,我們三千人居然被他一千人沖垮,我的戰刀砍過去更是傷不到這些士兵分毫!用長矛捅戰馬也被這些甲具給彈開了,這種騎兵威力太強了,難怪白馬銅的2萬騎兵會被雷公的3000甲具騎兵擊垮,這些甲具騎兵一千人就有如此威力,三千騎兵聯手還真有可能像黃泉當中的修羅!”

李儒拿著這陶瓷馬鎧道:“這玩意好像是陶器,不過卻比陶瓷光滑,但應該是陶器的一種!”

而後李儒懷疑道:“這東西真的可以作為鎧甲用,將軍不會被雷公欺騙了吧?”

在他的印象當中不管是陶器,玉石都是非常易碎的動作,這玩意做鎧甲不是在開玩笑?

“儒不懷疑牛輔將軍的話,但這樣的軍國重器,雷公會為了10萬流民就交給我們?怎麼看雷公都不像這樣的傻子吧?”

李儒的話讓胡珍等武將也起了懷疑,從來冇有看過這種鎧甲,也冇有聽說玉石可以當鎧甲,金縷玉衣倒是聽說過,但那是給死人用的!

郭汜想了想道:“會不會是牛輔你遇到的是雷公的正品馬鎧,但雷公交給我們的卻未必是這樣的正品,要是雷公弄一些易碎的陶器來冒充我們也看不出呀,畢竟這玩意我們也是第一次看到,出來雷公懂,我們誰也不懂?”

牛輔堅定道:“我在雷公的戰馬上看到的就是這種鎧甲,不會有錯的,那一戰即便是現在我也在每天回憶,這種馬鎧我更是回憶了上百次,就是這種!雷公即便是想要欺騙我們,但總不會拿他士兵的性命來開玩笑,而且要不是這種馬鎧堅固,我怎麼可能會敗在雷公1000騎兵的手中!”

看到自己的親信武將再爭論!

董卓大手一揮道:“不要再吵了,我們實驗一下不就清楚了!”

董卓找讓用木頭打造了一個木馬,而後把這馬鎧披上去!

而後他讓100士兵不斷對著這木馬射擊,連射三輪,射了300支長箭!

但效果卻超乎董卓的想象,300支長箭幾乎全部被這馬鎧彈開了,這等防禦力讓在場的武將都喜出望外,騎兵一場大戰下來,很多時候戰馬損失比士兵都多,因為戰馬的體積比士兵大好幾倍,比起士兵其實戰馬更容易被長箭射中!有這樣的防禦力,他們的戰馬就不用經常更換了!

而後董卓又讓華雄用戰刀來砍馬鎧,華雄騎上戰馬,用衝鋒的方式連砍了馬鎧好幾刀,差點震飛了自己手中的戰刀!但卻冇有斬斷木馬,可見這馬鎧的防禦力比皮甲強太多了!

董卓等人這些終於放心了,這馬鎧的防禦力真是強,他們冇有被騙!

胡珍圍著這副馬鎧笑道:“將軍,要是我們西涼軍都用上這樣的馬鎧,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李傕反駁到:“你忘記了這可是雷公的馬鎧,雷公現在已經有一支3000人的馬鎧騎兵了!”

胡珍道:“雷公隻是器械厲害罷了,真比騎兵的戰鬥力還是我們西涼軍最強,現在我們在武器裝備上追上了雷公,自然就可以戰勝雷公!”

牛輔更是激動道:“將軍,這支甲具騎兵就交給我吧,再次的人隻有我見識過甲具騎兵衝鋒的威力,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戰術纔可以發揮出這支騎兵最大的威力!”

李傕不服氣道:“吸收你打敗戰的經驗,在場的誰不比你有資格老,經驗多,這樣的精銳部隊在你手中怎麼可能發揮實力!”

而後李傕對董卓道:“將軍隻要將這支騎兵交給屬下,屬下保證在三個月後,這支騎兵的戰鬥力不會輸給雷公的甲具騎兵!”

這支甲具騎兵花了差不多2個億,誰都知道成為了這支騎兵的主將,必定成為董卓第一倚重的武將,這樣的機會李傕自然不想放過了!

“李傕你指揮過幾次騎兵大戰,你懂騎兵戰術嗎?”胡珍不服氣道。

胡珍可是胡人出身,董卓的部下當中就冇有比他更懂騎兵戰術的了,所以他纔有這個信心硬懟李傕。

而李肅等人也很快加入爭奪這支騎兵的主將行列,隻有呂布,高順他們知道自己資曆淺,也不是董卓的心腹,隻是站在一排看著他們爭吵!

呂布問高順道:“要是我們陷陣營遇到雷公的這支騎兵能不能抵擋住?”

高順搖搖頭道:“裝備差距太大了,我們最多可以讓陷陣營身披兩重皮甲,但雷公卻可以為他的部下全部著裝鐵甲,戰馬都披上這種馬鎧,這相當於個戰馬增加了上百多斤的重量,這樣的衝擊力連牛輔的騎兵都扛不住,我們連戰馬都冇有就更加扛不住了!要真打起來,我們隻怕連雷公騎兵的一次衝鋒都扛不住!”

一旁的張遼擔憂道:“現在雷公裝備鐵甲的士兵越來越多了,我們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了!”

高順沉著道:“自從上次和雷公大戰之後,我一直再想如何破除雷公的鐵甲軍,我們的戰刀和長矛是很難破開馬邑的鐵甲,但要是用狼牙棒這樣的重型武器,即便馬邑的鐵甲擊不破,但我們照樣可以擊殺馬邑的士兵,所以要對付藤甲軍,以後都要用上重型武器,幾斤重的馬刀對藤甲軍是冇有用處的!”

呂布和張遼都眼前一亮,這倒是一個對付馬邑鐵甲兵的好戰術!

而在另一邊董卓部將的爭吵還在繼續。

隻有李儒感到奇怪,雷公會這麼好心給他們西涼軍最好的裝備,要知道他們來太原郡就是來防備雷公的,即便是普通人也會防備他們西涼軍,但這個雷公卻異常奇怪(李儒還不知道徐偉真期待,董卓和關東18路諸侯的大戰,所以給董卓送裝備增加董卓的實力)。不但冇有防備他們西涼軍,還送錢,送裝備,要不是他跟了董卓十幾年,李儒都以為馬邑的雷公是董卓的私生子,要不然這雷公對他們西涼軍這麼好也說不過去呀!

這個時候隻有牛輔一臉可惜道:“好好的一件馬鎧,現在坑坑窪窪,連這玉石都碎了不少!”

這個時候李儒腦海當中一道電光閃過!

他對董卓說道:“將軍,牛皮甲破了可以縫合,鐵甲壞了也可以更換鐵片,但我們現在連這種像陶器的玉石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這馬鎧壞了,如何更換,總不可能自己拿石頭弄進吧!要是不能補,這些裝備豈不是隻能用一戰,一戰之後大部分都會成為廢物!”

董卓這個時候好像覺得自己被騙了,這馬鎧豈不是一次性裝備!他董卓花了一億錢就購買了這樣的一次性裝備,這是在把他董卓當傻子耍!

“該死的雷公居然敢欺騙老夫!”董卓勃然大怒:“老夫縱橫西涼居然被雷公這小崽子個耍了!”

李儒看到這馬鎧可惜道:“耍到不至於,但要是將軍想要裝備這馬鎧,隻怕以後都要向雷公購買這種小的陶器片,隻要將軍想要用這種馬鎧,就會被雷公抓住了命門,要是將軍以後想要對付雷公的話,將軍花重金製造出來的馬鎧騎兵,戰鬥一次就會失去作用!所以將軍要對付雷公的話,這支騎兵很快就會報廢的!”

而後李儒恍然大悟道:“難怪雷公送這樣的裝備給將軍,他就是知道這馬鎧不可能威脅到他,甚至雷公還可以通過這些馬鎧控製住將軍,最起碼讓將軍不管對付他!”

華雄一臉氣憤道:“本還以為雷公是一個英雄豪傑,但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個小人而已,居然佈下如何險惡的毒計,我們不用他的馬鎧就是了!”

董卓一臉怒氣道:“不用的話,你打的過雷公的甲具騎兵,大不了老夫再多花一點錢,找雷公多購買一些這的陶片囤積起來就是了!”

不用!他這一億錢不就打水漂了,這年頭皇帝也玩不起這樣奢侈的水漂!

李儒也跟著說道:“將軍也可以去太原郡的窯廠去問問,可不可以弄出這種陶器出來,屬下敢肯定這定是一種陶器,雷公可以做,難道其他的陶器商人不能做?隻要太原郡的陶器商人可以提高這種甲片,那麼不但雷公難以捏住將軍的命脈,將軍也可以自己擴充這種甲具騎兵!”

董卓這才笑道:“文優果然是吾之子房!”

然而他們高興的太早了,董卓召集了整個太原郡的陶匠,想要讓他們製造出陶瓷鎧甲的甲片,但這些陶匠看到甲片之後分分搖頭,表示他們弄不出這種堅固又光滑的陶瓷甲片,這種瓷器隻有在馬邑纔有!而且價格非常昂貴,一個小瓷瓶要萬錢,一個瓷碗也要幾百上千錢。

而後他們又對董卓表示,即便他們弄出這樣的瓷片,要編出一套馬鎧恐怕都要20萬--30萬錢!這種陶瓷鎧甲,馬邑的雷公隻要了10萬錢,將軍你賺大了!

李儒吃驚的發現原來雷公還真冇有坑他家的將軍,這個瓷器雖然易碎,但就值這個價格!

而董卓也徹底失望,知道自己以後少不了要和雷公打交道了,他以後少不了被雷公拿捏了,要不然他花了上億錢的裝備很快就會成為廢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