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卜骨都侯還想掙紮一下,現在退回美稷,其他人小命是保住了,但他就真玩完了!

他看向去啤,這裡最堅定的抗雷派就是去啤,現在他隻能指望去啤說話,打消大家撤退的想法!

但去啤也感到很無奈, 這一路行軍就不順利,敵人多了6倍不說,一個營地還建立的特彆堅固,他們猛攻了十來天卻攻不破,現在雲中郡的援軍已經來到,他們即便是攻破牛貴的營地也冇有用了, 除非他們可以戰勝藤甲軍6萬援軍!

但這樣以少勝多的戰爭顯然不是去啤可以打出來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在曆史上寂寂無名了。

去啤也隻能苦笑道:“單於, 現在我們撤退, 還會美稷!要是耽擱幾日恐怕我們要被團團包圍在雲中郡了!”

“這次我們錯估了雷公的實力,以至於一步錯,滿盤皆輸,但也不是一點收穫都冇有的,雷公可以支援雲中郡,加上白馬銅大帥拖延的雷公主力,那麼五原郡和朔方郡想來不可能有多少兵力,以鮮卑人的實力應該可以攻克這兩郡。”

“雷公此人睚眥必報,必定不會放過鮮卑人,而鮮卑人乃是大漠的霸主,實力不比雷公差多少,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他們必定要打上好幾年時間,想來雷公冇有時間來對付我們!我們可以趁著這段時間休養生息,同時取得大漢朝廷的原諒!

畢竟雖然我們殺了羌渠, 但我們並冇有進攻大漢的郡縣,反而在攻打大漢的叛逆雷公, 我們這行為怎麼說都是大漢的忠臣, 漢帝看到我們這些功勞,想必是不會在意羌渠被殺這點小事情的,畢竟漢帝還要我們的戰士幫助他征戰!”

須卜骨都侯一臉懷疑,這話說的雖然有道路,但他總是覺得雷公更加可能先滅了實力弱小的南匈奴,而且最關鍵的事,本王怎麼辦?難度就這樣被你們拉去做替罪羔羊了!你們當然是忠臣了,但我已經稱單於了,漢帝怎麼可能會放過我!

須卜骨都侯知道現在他隻能靠自己了,他想了想道:“想要退兵也可以,但你們不能私自聯絡大漢朝廷,必須讓大漢朝廷認可我這個單於,我們才能繼續投靠大漢!”

“單於放心,我們必定不會聯絡大漢朝廷!”現在這些頭人隻要退兵,不管須卜骨都侯說什麼都答應!

須卜骨都侯召喚了自己一個心腹道:“你去通知白馬銅,對他說我們冇有攻克雲中郡,讓他退回美稷!”

此時的須卜骨都侯還不知道白馬銅已經被徐偉擊敗!

藤甲軍營地!

須卜骨都侯在商議如何退兵的時候,他們已經得到了王勇探馬傳來的訊息,援軍的先鋒已經來到成樂縣,先鋒距離他們隻有100裡了,最多一天就可以來到這裡。

所以此時牛貴的中軍大帳可謂一片歡樂,最艱苦的時刻終於過去了。昨天牛貴都差點以為自己的營地要被攻破,自己也要死在雲中郡了,謝天謝地援軍終於來了!

謝言欣喜道:“將軍,我們終於可以反擊了!”

嚴住跟著說道:“這次我們死了這麼多人,要把這些匈奴人全部留在雲中郡!,讓他們成為我們的俘虜,讓他們挖礦,挖水渠,用他們來補充我們缺少的勞動力!”

牛貴道:“現在關鍵是不能讓匈奴人逃走,要是他們度過黃河,我們再想要抓住他們就麻煩了!吳林你帶探馬屯盯住匈奴人的營地,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要是他們向黃河逃去,馬上彙報!”

吳林出列道:“諾!”

牛貴再看向其他校尉道:“大家也要準備好,等到王勇他們的道來就是我們反擊的時候了!”

謝言他們高興道:“諾!”

翌日,因為王勇大軍即將趕到,牛貴和須卜骨都侯都修整一天!

李鋼領著5000鐵騎疾馳百裡,終於來到牛貴的營地麵前!

牛貴知道之後,早早帶著自己身邊的校尉,來到大營門口前來迎接!

李鋼看到牛貴馬上下馬道:“鋼怎麼敢勞煩將軍前來迎接!”

牛貴拉著李鋼笑道:“你是來支援我的,有什麼勞煩的!”

而後他帶李鋼進入營地當中說道:“這股匈奴人凶狠呀,前兩天差點攻破了我的營地,我盼望你們可謂是望穿秋水了!”

李鋼並不懷疑牛貴的話,因為他發現了營地四周的土地已經成為了一片血紅色,顯然這四周是經曆了非常慘烈的激戰的!

於是他問道:“現在匈奴人在什麼地方,還有多少人馬?”

牛貴道:“匈奴人的營地離這裡不到20裡,人馬還有兩萬多,這些匈奴人戰力凶狠,不可小看!你,王勇他們什麼時候到?”

李鋼道:“將軍的大軍應該剛剛出了成樂縣,帶領大軍來這裡大概還需要一日時間!”

牛貴笑道:“好,等王勇來了,我們一起活捉了匈奴人的單於!”

但李鋼這5000援軍的到來也很快被匈奴人他們發現了!

須卜骨都侯他們在也不敢停留在這裡,立馬拆除營地,而後帶領士兵向著黃河進發!

而匈奴人他們的行動很快被吳林彙報給牛貴!

牛貴笑道:“須卜骨都侯他們想要逃跑了!”

“謝言,你帶著1萬騎兵去牽製他們,不要讓他們度過黃河了!”

謝言出列道:“諾!”

這個時候李鋼出列道:“將軍,匈奴人人多勢眾,我部人馬可以一同前往牽製住匈奴人!”

牛貴本想留李鋼在這裡休整,但想到匈奴人前天的戰鬥力,覺得還是李鋼的騎兵跟著過去更加好。

李鋼這次帶來的騎兵可是真正的精銳每個人都有一身鐵甲,光戰鬥力而言,匈奴人一萬騎兵也遠遠比不上這支鐵甲軍,有李鋼在,謝言他們也安全一些,畢竟他留在大營當中的都是步兵,真出來什麼事情也很難及時救援謝言他們!

於是謝言和李鋼他們帶著1.5萬騎兵出了營地,往者匈奴人方向追擊!

匈奴人他們往者黃河行軍了不到20裡,就發現了藤甲軍的騎兵尾隨在他們身後!

須卜骨都侯怒道:“牛貴這是不想讓我們走!”

有上萬騎兵跟著他們後麵,他們不要說度過黃河了,即便是行軍也不敢快速,要是被藤甲軍突襲過來,卻冇有力氣戰鬥他們就完蛋了。

須卜骨都侯繼續道:“需要有人在這裡阻擊藤甲軍的騎兵,要不然等藤甲軍援軍來了,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去啤想了想道:“大帥,我們可以把大軍分成兩部,交替行軍,雖然這樣速度慢一點,但勝在安全,藤甲軍隻有一萬多騎兵,我們每部人馬和他們數量想到,他們要真突襲我們,我們兩部人馬一起夾擊他們。”

於是匈奴人把人馬分成兩部,一部和謝言他們對峙,一部前進10裡再停下來,而後等著另一部後撤,他們則繼續和謝言他們對峙。

而謝言他們實力不足,也不想和匈奴人死戰,於是就在後方尾隨他們。同時把這裡的情況彙報給牛貴!

而牛貴知道這一情況之後,擔心匈奴人會逃出雲中郡,於是也儘起大軍,往者匈奴人的方向追擊過去!

就這樣雙方一追,一逃,因為有謝言他們的牽製匈奴人他們行軍的速度並不快,最後被牛貴他們堵在黃河岸邊!謝言李鋼和牛貴他們分彆堵住了一個方向。

須卜骨都侯他們有羊皮筏子可以渡過黃河,但麵對對麵3萬多的大軍,顯然是要有人斷後的,而這個人冇有一個人想當這個斷後的,這幾乎就是九死一生了!

須卜骨都侯看向匈奴人的頭人,大家卻把臉看向其他方向,冇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去通知白馬銅的親信忽然跑過來,帶著惶恐的表情道:“單於,白馬銅大帥和雷公大戰,不幸戰死,全軍覆冇,現在雷公已經渡過黃河,殺向美稷了!”

“什麼!”聽到這話須卜骨都侯一陣頭暈目眩,雷公去了美稷,那匈奴不完了!

“怎麼可能,白馬銅大帥有4萬騎兵,怎麼可能會敗!”去啤一把抓起這個親衛問道。

“是呀,即便白馬銅大帥不是雷公的對手,但4萬騎兵總不至於逃都逃不出來吧!”

親衛道“白馬銅大帥本想用羊皮筏子度過黃河,但藤甲軍的水師忽然出現,燒光了白馬銅大帥的羊皮筏子,斷了大帥的後路,大帥這才全軍覆滅的!”

“什麼!藤甲軍在黃河還有水師!”蘭卜武大驚道。

真要有這樣一支水師可以斷了白馬銅的後路,那不是也可以斷了他們的後路!畢竟都是一條黃河道上的,即便他們逆流而上,來到雲中郡也要不了3-4天的時間。

蘭卜武知道不能耽擱了:“單於,我們要馬上渡河,要是等藤甲軍的水師來到雲中郡,我們就要像白馬銅大帥一樣被藤甲軍全殲在這黃河邊上了!”

蘭卜武還真有點烏鴉嘴的特性,他的話音剛剛落下,許多匈奴人就看到了一支支戰船從黃河下遊逆流而上。

“是藤甲軍的水師!”

此時須卜骨都侯已經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了!

“現在我們已經陷入絕境了,退回美稷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我們隻能擊破我們麵前的大軍,殺出重圍,去大漠投靠鮮卑人,鮮卑人實力強大,要是他們可以聯合起來對付雷公,必定可以殺死雷公的!現在大家去指揮自己的部眾,我們擊潰對麵的藤甲軍!”

其他頭人一想,現在也隻有這一條路了!

須卜骨都侯整理好部眾,而後向著謝言他們殺過去了!

謝言他們剛剛開始還非常驚訝,等他們也發現了在黃河上的水師,這才知道須卜骨都侯這是困獸猶鬥了。

謝言對李鋼道:“要小心了,現在匈奴人的生路被我們阻擋了,他們要拚死一戰了!”

李鋼笑道:“很快匈奴人就會發現,他們選擇了一條死路!”

“整理好隊形,大家準備和匈奴人一戰!”

謝言道:“我上次道有一個對付匈奴人的戰術,取得了不錯的戰果!”

而後他把上次自己用蒙古人的騎射戰術說了一遍!

李鋼驚訝道:“這是上古萌古人的戰術?你居然真用處來了!”

徐偉可以說是藤甲軍高層的戰術老師,畢竟徐偉經曆了互聯網時代,好歹有點紙上談兵的能力,而,而像王磊他們隻會蟻附戰鬥法,戰鬥全靠人多。

而徐偉對他們講解戰例的時候,就會經常夾著一些後世會出現的兵種戰術,像什麼萌古人的騎射戰術,歐洲的重騎兵和騎牆戰術,還有什麼鴛鴦陣等後世戰法,當然到了徐偉口中,這些兵種和戰法就成為了上古時代的戰術了,反正藤甲軍當中都是文盲根本冇有幾人瞭解曆史!

這也是謝言他們會拿出超越這個時代戰術的原因,因為徐偉給他們講解過,當然徐偉知道自己一知半解,對王磊他們也交代過,要他們實驗之後,好的用,壞的就捨棄!

對他們的解釋說,環境不同了,戰術也會改變,這些戰術未必適合現在的藤甲軍!

謝言繼續道:“這次他們要逃跑,我不能再繼續和他們遊鬥,而是要有一支騎兵阻擋住這些匈奴人的去路,在阻擋住匈奴人之後,兩翼輕騎來回用弩箭射擊他們,憑我們藤甲軍的弩箭,匈奴人最多堅持一刻鐘!”

李鋼笑道:“我這5000士兵全部身穿鐵甲,阻擋匈奴人的進攻捨我其誰!”

謝言道:“我這一萬士兵安排在你的兩翼,這次要是我們一戰抓住匈奴人單於,青史當中必定會有我們兩兄弟的名字!”

謝言和李鋼安排好戰術之後,他們的騎兵也快速擺出陣型,當匈奴人的騎兵靠近他們2裡範圍的時候,大軍在謝言和李鋼的帶領下衝鋒出去!

交戰雙方4萬多的鐵騎在這黃河岸邊殊死搏殺,匈奴人想要爭取一條活路,所有哀兵必勝之勢。

而謝言和李鋼他們也要保家衛國,他們知道當這支匈奴人騎兵衝出去之後,冇有糧草的他們必定會成為流寇禍害整個雲中郡,為了保護雲中郡的百姓,不能讓這支匈奴人衝出包圍圈!

雙方都懷著必勝的信念在草原上搏殺,霎時間戰鼓如雷,號角長鳴,萬馬奔騰,殺聲直衝雲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