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良他們再次整理好隊伍兩支凶猛的部隊,改變方向這次不斷往南衝擊,幾乎同時在衝擊一個部位。每次衝擊都是鮮血四濺,血肉橫飛,斷肢殘體在空中亂舞的殘忍屠殺,這兩支騎兵就好像死神一般。

即便白馬銅的士兵人多勢眾,但他們的氣勢還是被這兩支不到千人的隊伍震懾住了。

但人力有儘時, 幾次衝鋒之後,戰馬開始疲勞,士兵們也極度疲憊。

而在白馬銅的指揮下,幾萬士兵已經把他們團團包圍!戰場上隻剩下呂良他們十幾個士兵相互扶持這站起來!

白馬銅也不禁佩服他們的勇猛,隻可惜這樣的猛士是他們的敵人,他一揮手幾百支長箭把呂良他們全部射死!

這一戰對白馬銅他們來說有喜有憂,憂的事即便他們占據三倍兵力優勢, 但戰場上的傷亡還是達到了一比一, 他留下了5000叛徒, 但自己也傷亡超過5000部眾,現在他可以繼續戰鬥的部眾隻剩下2.5萬人了。

喜的事情就是得到了5000套上好的鎧甲和戰刀!

第一次戰鬥的時候白馬銅就弄到一些藤甲軍的鎧甲和戰刀

他但是就發現了馬邑的鎧甲上麵都有陶片(白馬銅不認識陶瓷),樣式很怪異,但效果卻非常好,他們的三層皮甲防禦力都不如這些帶著陶片的鎧甲!還有馬邑的戰刀也非常堅固鋒利。

而現在這一戰他繳獲的武器足夠武裝5000人了。可以讓自己的部眾提升一倍以上的戰鬥力!

而另一邊,逃出生天的3000騎兵回到了駱城塢堡!

何峰親自帶人前來迎接他們,並問道:“監軍怎麼冇有看到他!”

“監軍他幫我們斷後,我們也不清楚他的情況!”

而後何峰等了半天,確定再也冇有一個人過來之後,就知道呂良應該是遭遇不測了!

何峰怒火沖天,瞬間打到了他身邊的幾個騎兵怒道:“叫你們不要去,不要去,你們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呂良被他們拖累死了!”

他身邊的親兵趕緊拉住何峰道:“將軍,現在不是打他們的時候,白馬銅還有幾萬人在駱縣塢堡之外虎視眈眈, 我們還是回到塢堡上,堅守到渠帥的來援, 到時候我們再報仇也不晚!”

現在大敵當前,親兵們也知道現在不是除非這些人的時候,要是把他們逼反了,這不是讓白馬銅笑話了。

何峰聽到這話半天才平靜下來,帶著他們進入了塢堡,準備防禦白馬銅下一波進攻!

而白馬銅他們半天後再次回到他們的營地當中,而且還有幾千白馬銅的騎兵拿著馬邑的製式頭盔,還有呂良和劉豹的頭顱不斷在塢堡下炫耀!

何峰他即便怒火沖天,但也也忍下來了!

而此時白馬銅得到了一個不算好的訊息,雷公的先鋒部隊已經到達武州,距離駱縣隻有200裡的路程了,也就是說雷公最多3-4天雷公的先鋒部隊就會來到武州了。

雷公支援的速度大大超過了白馬銅的預計,他本以為雷公要帶領大軍支援,最起碼也要十餘天時間,卻冇有想到馬邑士兵集結的速度快成這樣。

但白馬銅並冇有驚慌失措,早在他出兵的時候他們就有預計,光靠4萬人很難攻克雷公全副武裝的塢堡。

他這一路人馬不是為了殺進馬邑的,而是為了牽製住雷公的主力部隊,可以讓須卜骨都侯有時可以攻克雲中郡,讓鮮卑人可以攻破五原郡,朔方郡,這一戰是為了斬斷雷公伸向草原的手邊,等他們聯軍占據這三郡之後,積累實力再攻克馬邑。

白馬銅他們開始改變作戰策略,他們把自己2萬多的士兵,分成了20多股,每股1000人,讓他們四散分開,不管是阻擊雷公的大部分,還是在藤甲軍的地盤上燒殺搶掠都可以,對他們唯一的要求就是儘量拖延住雷公的主力!

這些匈奴人的部落首領聽到這個戰法秒懂!這不就是打草穀,雖然這些年已經很少用了,但這個傳統他們卻冇有忘記,有時候還會對鮮卑人用一用。

他們喜歡在草原上像野狼一樣四下遊戈,喜歡神出鬼冇地突襲,喜歡誘敵深入然後再以優勢兵力圍而殲之。

白馬銅認為這是對方雷公最好的戰法,雷公軍隊數量極為龐大,但卻冇有他們匈奴人的騎兵靈活,而他現在更是軍隊分散成為千人的部隊,把匈奴人騎兵靈活的特性發揮到極致,這樣雖然不能重創雷公的軍隊,但卻可以拖住雷公的步伐,等到了冬季,雷公就不得不撤軍了。

武州,中軍大帳!

匈奴人探馬已經開始和徐偉的前鋒交手兩日多了,徐偉的前鋒依靠在遠程弩箭,倒是冇有吃多大的虧,隻是這樣一來行軍的速度就不等不減慢了!

不過今天徐偉得到駱縣的戰報,知道呂良戰死之後,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了,這是他起兵以來,戰死等級最將領了!

王舸他們看到這份戰報之後,也是怒氣沖天道:“要不是這些匈奴人不服管教,呂良也不會白白送掉性命,這次戰爭之後一定要把這些匈奴人打散,要不然他們必定會成為我們藤甲軍的大患!”

呂良和他們一起在馬邑上過課,大家都算是同學,關係要好,現在自己的好友戰死了,在這裡的將領冇有一個不氣憤的!

徐偉道:“現在想辦法對付白馬銅,他雖然實力不強,但用這樣遊擊戰的戰術也的確是麻煩,我們抓不住他們的主力!就難以給他們致命一擊!而且他們到處燒殺搶掠,雖然不是在我們馬邑的核心地帶,但他們的為禍卻不小!”

但王舸卻冷笑道:“遊鬥而已,我們藤甲軍已經不是剛剛來馬邑的時候,現在我們有3萬騎兵,而且裝備器械都比白馬銅精良,鬥起來我們占據上風!而且真想打遊擊戰,白馬銅也選錯了地方,駱縣東麵南麵有高山,西麵有黃河,隻要我們由北往南層層壓迫,直接把白馬銅他們逼到黃河邊上,到時候安排薑武的船隊斷了他們的後路,白馬銅他們就插翅難飛了!”

白馬銅出招之後,徐偉馬上跟進,他讓先鋒部隊越過駱縣,向武成縣進發。

而此時的武城縣已經到處都是烽火了,百姓全部躲到武成縣城中,隻能看著匈奴人燒殺搶掠!穀鯯

而徐偉的先鋒來到武成縣之後開始不斷驅逐這些匈奴人,把他們往駱縣驅逐。

徐偉的六萬大軍一字排開,步兵在中間,騎兵在兩側不斷壓縮白馬銅騎兵的活動範圍!

白馬銅自然不肯坐以待斃了,他帶領自己的精銳想要進攻徐偉的中軍好打開一條通道。

為此他拿出自己最精銳了5000騎兵對著徐強的中軍衝鋒!

隻可惜他選錯了對象,一頭紮進陌刀營防線,結果被陌刀營士兵一頓,手起刀落,手起刀落,追殺了十餘裡路,砍死了他2000精銳的騎兵,白馬銅自己都被嚇了一跳,直接帶著殘部逃跑。

這一戰徹底打掉了白馬銅的膽氣了,再也不敢和徐偉正麵交鋒了,隻敢用遊鬥的方生繼續拖延時間。等雷公把他們壓到黃河邊的時候,他就帶領部眾乘坐羊皮筏子退回黃河南岸!

就這樣戰爭又緩慢的進行了10天!徐偉的大軍終於把匈奴人壓製在駱縣以南了。

何峰帶領自己的親衛來麵相徐偉道:“渠帥,我要為呂良保持,請允許我出戰!”

徐偉想了想道:“塢堡上留下1000人駐守,我允許你親自砍下白馬銅的人頭以祭奠呂良!”

何峰單膝下跪道:“多謝渠帥!”

徐偉拉起他道:“呂良不但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戰友,不需要感謝!”

而與此同時,經曆了這10多天的激戰,雖然都是小股部隊傷亡不大,但依然讓白馬銅的部隊打的不到兩萬了,可以說他這次出征的士兵已經傷亡過半了,餘下的士兵士氣全無,對戰勝雷公已經完全冇有信心了,大家現在隻想回家了。

“羊皮筏子紮好了嗎?”白馬銅著急的問道,隨著徐偉的大軍越來越靠近,他心中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見識到陌刀營的威力之後,他已經冇有信心拖住徐偉了。

劉敏道:“大帥已經準備好,現在全部在黃河邊上,隻要我們過去,把這些羊皮筏子丟進黃河當中,我們就可以度過黃河,雷公的軍隊再精銳也隻能看著我們度過黃河了!”

白馬銅聽到後來已經準備好了之後終於鬆口氣了。

“明天,天一亮我們就渡河,不能再留著這裡了!”

但白馬銅顯然不知道什麼叫樹倒猢猻散,他自以為隱秘的事情,很快就被劉敏帶人偷偷彙報給徐偉了,劉敏的要求也很簡單,隻要饒他一命,對這樣的無名小卒,徐偉想也冇想就答應了!

翌日

白馬銅帶著餘下部眾的奔向黃河,在他們剛剛拿起羊皮筏子準備丟進黃河的時候,一直龐大的船隊開始出現,上麵插著藤甲軍的旗幟!

為首的薑武大叫道:“白馬銅,你這次插翅難逃了,還不束手投降!”

白馬銅頓時慌了神了,他知道自己上雷公的當了,他自以為還有一條逃生之路,但其實早就被徐偉斬斷了。

而就在此時徐偉的大軍也從三麪包圍而來!停止不遠處的喊殺聲音,白馬銅知道徹底被包圍了,想要逃出生天隻能證明突破徐偉的軍陣了。

而此時,他的部下有很多人都想要丟下自己手中的刀劍投降,他們本就冇有多少士氣,更不要說現在他們更是陷入了絕境當中了,除了投降他們找不到活下去的辦法了,更不要說投降徐偉之後,他們說不定他們還會過的更好,這段時間他們在駱縣四周燒殺搶掠,但也看出在這裡生活的族人過的比他們好,誰都嚮往好的生活,這些匈奴人也不例外!

白馬銅老奸巨猾自然看出自己族人的想法。

他大叫道:“大叫不要忘記我們這段時間做了什麼!我們殺了藤甲軍多少人,燒了他們多少村子,大叫投降之後下場可想而知了!你們難道想被雷公做出京觀!”

被白馬銅這樣一提醒,這些想要投降的匈奴人纔想起來,他們來到藤甲軍地盤不到一個月時間,但在這裡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他們以己推人,雷公抓住他們隻怕要把他們全部殺了,給藤甲軍部眾出氣!

“不愧是白馬銅大帥,果然老奸巨猾,難怪他明明知道駱縣大部分的人都是匈奴人,還要在這裡燒殺搶掠,這是放防著大家投靠雷公!隻可惜光有計謀冇用,實力不如雷公!”一旁的劉敏有了徐偉的保障之後,可以置身事外看著白馬銅垂死掙紮!

白馬銅看著自己的部眾鍛鍊投降的念頭之後繼續鼓舞道:“現在我們隻能破釜沉舟了,雷公也不是不能戰勝的,隻要我們可以突破一個口子,我們就可以逃出生天了,為了活命大家跟我殺——!”

匈奴人被白馬銅這樣一鼓舞也堅定了戰鬥的信念,他們跟著白馬銅大叫道:“殺——!”

兩萬匈奴人跟著白馬銅抱著必死的決心衝向徐偉的軍陣,

“整理好隊形,我們鐵甲重騎兵建功立業就在此時了!”段鵬興奮對著自己的部下說道。

他好不容易帶著整個馬邑最貴重,也是最強大的重騎兵營來到戰場上。本想建功立業的,但卻冇有想到白馬銅把2萬大軍都拆散了,以至於他這半個月時間毫無建樹,畢竟重騎兵雖然攻擊力強,但速度上卻不是他們的強項,他們想要追擊都追不上白馬銅的騎兵,而今天白馬銅的騎兵想要逃走都做不到了,終於輪到他們重騎兵大展雄風的時候了。

在段鵬一旁的何峰盯著白馬銅道:“這個人交給我,要要親手斬下他的頭顱來祭奠呂良!”

段鵬點頭道:“知道,他是你的獵物!”

重騎兵300人一行,3000重騎兵整齊的排成10列,每個隊列一百人都騎馬站在一條線上,等待出擊。騎牆衝鋒他們的威力纔是最大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