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令大殿,裡麵全是朝廷的重臣

盧植的指著幽州的地圖向著,靈帝,太尉崔烈、司徒許相、司空丁宮、大將軍何進、宗正劉虞等三公九卿介紹朝廷剛剛得到幽州情報!

“目前目前張純,張舉二賊彙集10萬叛逆,士氣強盛,幽州軍難以阻擋。護烏丸校尉綦稠和涿郡太守已經帶領5000幽州軍已經趕到廣陽郡的薊城,準備在薊城阻擊張純他們,右北平郡太守劉政,兵力不足而且直麵張純二人的兵鋒,現在正集結兵力自守。遼西郡太守已經被二賊殺害,整個遼西郡已經被攻破。”

盧植指著地圖介紹道,“其他個郡太守都在帶兵進入漁陽郡,準備在漁陽郡抵擋張純張舉二人的叛軍!”

劉虞不敢相通道:“怎麼可能,幽州有10萬屯田兵,即便是玄德帶了3萬大軍進入冀州,但憑藉幽州的兵力應該足夠戰勝張純,張舉二人!”

靈帝也不理解道:“對呀,朝廷有10萬大軍在幽州,為什麼不一舉消滅這二賊,難道還想等他們勢大嗎?”

盧植苦笑道:“幽州養不起10萬大軍,新的幽州刺史已經把這些屯田兵全部裁剪了,現在幽州隻有3萬大軍了,而張純,張舉二賊聯絡好幾萬烏丸人造反,這些烏丸人騎兵戰鬥力不輸給幽州的邊軍,所以現在幽州軍隻能防禦張純張舉二賊。”

劉虞痛苦的說道:“那是屯田兵,根本不需要幽州來養,為什麼要把他們解散!”

劉虞花了十幾億錢財安置好的屯田兵,他本以為這些屯田兵可以成為幽州邊軍的助力,但顯然幽州的門閥士族把這助力給拆了,什麼養不起都是藉口!這可是劉虞的功績,更是他最驕傲的事情,但現在卻被幽州上下半年時間就給瓦解了!

尚書令大殿內啞雀無聲,人亡政息這種事情在大漢太常見了,隻是幽州上下倒黴遇到了需要士兵的時候,自己解散了保護自己的大軍!

靈帝冷言道:“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下旨讓幽州上下官員,一個月內滅了張純張舉二人,做不到全部下獄!”

崔烈馬上製止道:“陛下,現在不是鬥氣的時候,這旨意下到幽州,整個幽州都有可能淪陷的,陛下不要忘記現在的大漢還不太平,馬邑有雷公,太行山上的張燕更是死而不僵,西涼的叛逆還冇有徹底剿滅,要是幽州淪陷,引起這些賊寇的野心,整個北方都要烽火連天了!”

靈帝怒道:“他們有本事在半年內弄垮朕的10萬大軍,想來是有本事在一個月內弄出一支10萬人的大軍,有了10萬大軍還平定不了一個叛逆!弄不出來就給朕戰死沙場!大漢國就是這樣的廢物太多了!”

劉虞這個時候反過來勸說靈帝道:“陛下息怒,還要以江山社稷為重!要是幽州徹底淪陷了,冀州,青州就危險了,到時候大漢的北方真要全被戰火籠罩了!”

靈帝深吸幾口氣之後說道:“讓幽州的兵馬在但堅守薊城三個月,不要讓張純,張舉二賊深入大漢腹地,而後他問盧植道:“還有什麼地方有兵馬?”

盧植馬上說道:“冀州本就有5萬兵馬,劉備平叛的時候又帶去了3萬幽州軍,後麵劉備更是在冀州屯墾,要是武器器械足夠的話,光冀州就可以籌集10萬大軍,而且還是作戰經驗豐富的老兵,隻要劉備帶軍北上,足夠平定張純張舉的叛亂!”

靈帝想了想道:“下旨,讓北中郎將劉備籌集10萬大軍北上平定幽州的叛亂!”

大司農王瀚馬上說道:“陛下10萬大軍出征錢糧從何而出?今年的戰事雖然不激烈,但照樣從年頭打到現在,一直冇有停過,尤其是軍隊數量也是越來越多了,不說南北兩軍,長安就5萬大軍防備西涼叛逆,太原有三萬大軍防備雷公,現在陛下又想要讓10萬大軍出征,朝廷實在是拿不出錢了!還請陛下從內庫當中拿出10億錢,要不然劉備即便有10萬大軍也不可能走出冀州!”

靈帝惱火道:“朕冇有錢,不要找朕要錢!”

王翰五體投地道:“陛下這些年為籌集軍資,多次削減三公九卿等官僚俸祿,大肆販賣關內候、虎賁、羽林、緹騎營士、五大夫等各類文武官爵,臣這些年統計過,光這些爵位陛下就得到了180億錢,而國庫收到的錢不足80億錢,陛下拿了大頭也就算了,但直此危機時刻,還是陛下以大漢的江山社稷為重!”

說靈帝冇有錢還真是假的,以前靈帝買官賣官來賺錢,但他很快就發現這種事情後患無窮,這些花錢買官的人去了地方上之後都窮凶極惡的掠奪地方,逼反百姓,他賺的錢還不夠用來平叛的錢,這些年大漢也不知道怎麼了,隻要稍微有點風吹草動,百姓就馬上叛逆,一點都不體量他這個君父的難處,現在朝廷知道萬人以下的叛亂都已經不在意了,讓地方上平叛,隻有地方上不能平定的叛逆纔會重視起來。

所以經過這幾年的教訓之後,靈帝改變了策略,不賣官了,賣爵位。

既可以得到錢,又不用安排這些人官位,讓他們逼反百姓,最重要的是官職一個蘿蔔一個坑,隻是一錘子的買賣,最起碼也要等幾年時間,但爵位卻冇有限製,真是想賣多少就可以賣多少,一個關內侯爵位1000萬錢,絕對童叟無欺。

這買賣一出來,整個大漢都轟動了,這個時候大漢的威嚴還在,爵位還是非常尊貴的,董卓奮鬥了30年,也是屢立戰功,最後花了上千萬錢財得到一個台鄉侯,而整個大漢的武將群體當中有侯爵的武將不會超過5人,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大漢爵位的尊貴。

現在有機會成為侯爺,整個大漢有錢人都紛紛跑到了洛陽城購買關內侯的爵位,即便錢不夠的,也購買一些左庶長,大上造,五大夫等爵位。

所以靈帝這一波賺了180億,可能錢來的太容易了,靈帝居然少有大方起來,和朝廷六四分交給大司農80億錢。

這可惜這八十億錢太不經用,補了朝廷以前的欠款,補充了士兵的軍餉,再加上大漢的軍隊比一年前多了一倍多,開銷也大了一倍多了,半年多不到的時間這些錢就全部花光了!

靈帝聽到王翰這話勃然大怒道:“王翰你敢監視朕,簡直是無君無父,來人把王翰拉下去,打入大牢!”

“陛下,大司農這也是為了大漢的江山社稷,還請陛下息怒!”

三公九卿慌了神,跪倒一片向王翰求情,現在正是打仗的時候,關了大司農這仗還要不要打!

但王翰算是觸碰到靈帝的底線了,王翰敢惦記他小金庫,在靈帝看來這就是比張純,張舉還要大的叛逆,所以他任何人的話都冇有聽,直接讓士兵把他拖下去!

看著王翰被拉走,大殿上的氣氛一時間凝固住了,大家都不敢出聲了。

這個時候劉虞站出來跪拜道:“陛下,建寧年間段熲征戰西涼,耗費軍資44億錢,中平年間西涼叛亂到今天已經耗費了朝廷60億錢以上,而冀州張牛角,張燕的叛亂更是耗費了朝廷50億錢,但即便是現在朝廷還冇有剿滅張燕,冇有錢陛下依然是皇帝,但要是冇有江山,陛下是守不住自己手裡的錢的的,微臣懇求陛下威力大漢國的江山,拿出萬金堂的錢財填補軍資吧。”

靈帝怒道:“劉虞你大膽!”

其他群臣也跪下道:“陛下,請以江山社稷為重!”

被群臣這樣一逼靈帝怒火沖天,但他知道現在不是和他們賭氣的時候,他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靈帝“好,朕就給國庫補充10億錢!”

劉虞等驚喜道:“陛下聖明!”

洛陽城,袁府!

靈帝身邊的蹇碩找到袁隗。

袁隗見到蹇碩行禮道:“拜見天使!”

蹇碩皮笑肉不笑道:“可擔不起袁太傅的這一拜,今天雜家來是有私事!”

袁隗也麵無表情道:“還請天使明言!”

蹇碩道:“現在國庫空虛,陛下給了太傅的這些門生故吏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隻要他們拿出1000萬的贖罪錢,朝廷就不在追究他們的罪責了。”

袁隗吃驚道:“但這些人的家都被抄了,哪裡來的錢?”

蹇碩笑道:“這就要看太傅重不重視這些門生故吏了,要不然總是會找到錢了!太傅好好想想,雜家告退了!”

蹇碩走後袁紹出現問道:“父親,這太監來我們家要做什麼?”

袁隗苦笑道:“陛下要我們贖人,一個門生一千萬!”

袁紹吃驚道:“這誰拿的出來!”

這次袁家被關押的門生故吏有30多人,要是贖人要花3億多,即便袁家家大業大也很難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

袁隗咬牙道:“把存糧都賣了,想辦法籌錢,要是不夠,再賣掉一些商鋪!”

袁紹大驚道:“父親,這我們家不空了!”

袁隗怒道:“短視,冇有這些門生故吏,我們袁家還能算是大漢頂級的家族嗎!本初你一定要記住,錢財和土地都不是我們袁家的根本,我們袁家的根本就是這些門生故吏,捨棄一些枝葉來固本這纔是你應該做的事情,要不然你這一輩子都不要想做到三公!”

袁紹低頭道:“大人,孩兒知道錯了!”

袁隗繼續道:“這事情你親自去做,一定要把我們袁家的門生故吏全部安全的接出來!”

袁紹道:“孩兒知道了!”

靈帝傳遞的訊息可不止袁家,楊家,許家等這些有門生故吏被關押的門閥,靈帝都派人去了,這些家主無奈隻能受靈帝的要挾,交錢贖人,尤其是袁家先交錢了,他們不交,門生故吏的心都會散了,這樣以後還怎麼帶隊伍,門閥士族的門生故吏讓靈帝賺了30多億錢,瞬間彌補了交給國庫的資金!

袁隗等人在知道朝堂上的事情之後,更是無奈暗道:“我們這陛下真是一個天才的商人,但偏偏不是一個好皇帝!”

幷州,馬邑!

八月的馬邑雖然農閒時期,但馬邑的部眾部眾,照樣冇有空閒的時候。

工程隊真正繁忙的用軌道連接馬邑的各個縣城,整個定襄郡和馬邑九縣已經全部用軌道馬邑聯通上,這讓整個馬邑形成了一個小型的軌道網絡。

來到馬邑的商人無不為這軌道網絡,有了軌道馬邑不但運輸量大,而且速度還快,本來三天的路程,用上軌道馬邑連一天都不用了,這速度對於商隊來說太便利了,隻可惜軌道隻最馬邑方圓300內有。

而現在占據了雲中,五原,朔方三郡之後,馬邑的軌道馬車開始向著雲中三郡緩慢延伸,隻是這一路不像大同盆地平坦,繼續築路的工人遇到的麻煩不會小!

馬邑的農民更是冇有清閒的時候,現在正是天氣良好的時候,田地當中也冇有多少事情,大家紛紛小隊,大隊集合,一個個延伸自己家的水渠,即便徐偉對水渠大投入,馬邑現在還有一大半的土地是旱地,想要澆水隻能用木桶提。

想要明年自己家的田地大豐收,隻能在這個時候努力修建水渠,所以現在的馬邑高架水渠每天都延伸,每當一塊土地上,流下來自高價水渠當中的水,都可以看到當地農民的笑臉。

而工業區更是忙碌不斷,夏天正是桑乾河水流最充沛的時候,也是水流最大的時刻,馬邑的水車也是功率最大的時候,整個馬邑工業區都在繁忙的製造各種工業品,而後再通過馬邑的商人帶到四麵八方去!

而此時馬邑的議事廳也繁忙無比,所有在馬邑藤甲軍高層都彙集在會議室當中,

一戰巨大的北方地圖豎立在大家的眼前。

徐偉,王老漢,牛老漢,張白騎,王舸,王勇,趙榮,許娟,孫輕等馬邑高層都盯著地圖。

而牛貴則拿著一個細木棍指著幽州方向對大家解說。

“八月,從張純,張舉造反開始聚眾據說超過10萬人!整個幽州人人自危!”

張白騎吃驚道:“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整個幽州不過是百萬人口,難道幽州的人全部被張純,張舉蠱惑了!”

牛貴道:“應該是誇大了,張純,張舉本就是幽州的豪強,兩家的私兵應該超過萬人,再征發青壯的可能會有4-5萬人,但最重要的是,兩人和整個幽州烏丸人結盟了,整個幽州四股烏丸勢力除了上穀郡烏丸大人難樓冇有加入張純他們,其他像遼西郡烏丸大人丘力居,遼東屬國烏丸大人蘇仆延、右北平郡烏丸大人烏延都加入了張純張舉他們的叛亂陣營,正是有這三郡烏丸人提供了4-5萬騎兵,張純,張舉兩人敢造反稱帝的底氣!”

王老漢吃驚道:“現在大漢造反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以前有萬人都很少聽說,但現在隻要有起義的勢力,必定是十幾萬人以上的!”

王勇冷笑道:“這不正好說明瞭大漢不得人心,渠帥按照我的意思,我們乾脆和張純,張舉聯合對付大漢算了,我們占據代郡,上穀,漁陽,廣陽,涿郡這些地方,張純張舉他們占據幽州餘下的地方。”

王舸反駁道:“那我們不正好幫助張純張舉隔絕了大漢的進攻,他們兩人可以在遼東之地休養生息,看我們和大漢拚個兩敗俱傷!”

王勇一看地圖好像真是這樣,尷尬的抓自己的後腦勺!

徐偉出聲道:“先等牛貴說完,你們再討論!”

這下王勇他們終於閉嘴看著牛貴了!

牛貴繼續說道:“現在整個幽州軍全部被張純,張舉調動,護烏丸校尉綦稠和涿郡太守李煜的援軍已經趕到廣陽郡的薊城,右北平郡太守劉政和漁陽郡太守黃玉率軍在潞城、狐奴城一帶沿著鮑丘水阻擊叛軍,大漢的軍隊大概隻有兩萬多,後續可以調動的軍隊不會超過2萬人,看樣子幽州軍隻能防禦作戰!

“而張純,張舉他們作戰方向也隻有兩個,一是向遼東方向進軍,徹底解決他們的後患,占據整個遼東四郡,二就是進攻漁陽方向的幽州軍,徹底擊潰幽州軍!”

徐偉驚訝問道:“去年幽州軍還可以調動10萬以上的大軍,怎麼現在隻剩下這點人了?他們10萬屯田兵去什麼地方了?”

牛貴笑道:“幽州可冇有我們馬邑富裕,幽州軍最多的時候也不過是3-4萬人,而且還靠考冀州財政支援,而這些年來冀州屢經戰亂,怎麼可能再支援幽州軍。所以我們擊敗和連之後,幽州就因為財政空虛,把這些屯田兵裁掉了。

這些屯田兵的下場可非常慘,劉備出征的時候帶走了3萬多的老兵,新幽州刺史用這10萬屯田兵補充了3萬空缺之後,他們就被他解散了,其餘的7萬士兵想要回到他們屯田的地方,但幽州的門閥士族早就看中這些田地了,劉虞去了洛陽城,劉備又在冀州,屯田兵冇有靠山之後,這些門閥士族就肆無忌憚的吞噬這些屯田,這7萬多的屯田兵大部分都再次成為了流民,要不是可以順著桑乾河來到我們馬邑討生活,他們遲早也要在幽州發動起義!”

而後牛貴不還懷意笑道:“所以張純,張舉造反之後,幽州就冇有多少兵了!新任的幽州刺史可怕會很懷念這些屯田兵了!”

徐偉吃驚道:“幽州的門閥士族瘋了嗎,我們藤甲軍在他們身邊,他們不想著壯大幽州軍,還把軍隊裁剪掉,他們就真不擔心我們出兵幽州?”

牛貴道:“他們可能還真不擔心,我們來馬邑兩年多了,一直冇有向幽州進軍,反而向河朔,草原方向進軍,尤其是幽州的門閥士族看到了占據了朔方郡擊敗了西部鮮卑人,他們認為我們的罪了草原上的鮮卑人根本冇有實力再向他們幽州進軍了!”

徐偉對這些人的評價隻能是:“一群白癡!”

牛貴介紹完幽州的局勢之後,大家都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王老漢問道:“渠帥,你是想要出兵支援張純,張舉二人?”

徐偉搖頭道:“雖然他們也是起義軍,但他們和烏丸人聯盟,我們在邊郡也有兩年多時間了,自然知道這些胡人一向無法無天,要是讓他們在幽州肆虐,整個幽州恐怕要被打爛了!和他們聯盟就相當於在幫助他們屠殺大漢的老百姓,這樣的事情我們不能做!”

牛貴吃驚道:“渠帥,你不會是想要幫助大漢吧!”

徐偉搖頭道:“我又不傻,怎麼可能幫助大漢,最多兩不相幫吧!”

王舸可惜到:“渠帥,這樣的機會難道,太原郡雖然還有董卓幾萬西涼軍,但現在幽州亂成一團,我們趁機占了幾郡朝廷估計隻能乾瞪眼!”

就冇有看到像他們渠帥這樣造反的人,簡直是穩如老狗,隻要冇有動他,有機會都不想占據地盤。

我們這是在造反呀,渠帥!哪有不趁機擴大地盤的!

看著自己部下一個個著急的眼神,徐偉可以大概猜出他們的想法!

徐偉也無語了,你們這一群戰五渣,居然還冇有這個自覺,我不想辦法堆裝備,堆組織度,堆精兵,怎麼敢帶你們征戰天下。

更重要的事你們不知道我是穿越者,我知道董卓會占據洛陽城,而後天下的諸侯都會去討伐董卓,現在不是出頭的時候,要猥瑣發育呀!

徐偉沉冇半天之後才淡然說道:“馬邑要秋收,現在不是出兵的時候。不過我們可以做好招收戰亂的流民來馬邑的準備,甚至可以和馬邑的商人交易,他們每帶一個人來馬邑,我們可以給他們100錢,要是這次張純他們的起義,能讓我們多出幾十萬人口,這不就相當於占據了大漢的幾個郡,而且還不會引起大漢的警覺!正好我們新占據的雲中郡,五原郡,朔方郡都需要大量的大戶人口!”

河朔三郡胡人已經占據了6-7成,要是不改變這人口結構,河朔遲早要被胡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