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司徒許相也冇好氣道:“劉備想要錢來屯田就說一下,我們都可以想辦法籌集,畢竟這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情,何必要做的這樣絕,我們自相殘殺便宜的不過是十常侍他們!”

司徒許相字公弼,是平輿人,大漢新任的三公之一。

許家也是大漢最頂級的門閥士族, 在士林當中更是聲望巨大,他有兩個兄弟許劭、許靖因“月旦評“而天下聞名,天下的士子隻要被兩人點評就可以名震天下。

但許相的名聲卻非常差,他為了升官攀附宦官而臭名昭著,許劭、許靖兩兄弟甚至因為這件事情不願意認他這個兄長,十幾年都不來往!當然許相卻不認為自己是閹黨一夥,大家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

在許相看來, 劉備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盯住王芬,就是因為他在屯田缺錢,才盯住王芬,而後一下就抓住王芬的把柄,直接把王芬造反弄成鐵案,隻是劉備對付王芬卻把他給坑慘了。

這次造反的事情牽連了他許多門生故吏,本來這種情況劉備應該先通知他們這些門閥家主,好讓他們有準備,但偏偏劉備算不得他們自己人,還是一個愣頭青,一下就捅到靈帝去了。

於是就出現了今天這一幕,許家,楊家,袁家大量的門生故吏都受到牽連,讓他們損失慘重

崔烈的門生反而冇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不過造反發生在河間國,底下的豪強估計要死一片了。

大漢因為三互法的關係,冀州官員多少兗州, 徐州,司隸出身, 這也是為什麼袁家在汝南,袁紹卻可以在河北拉起一支軍隊來反抗董卓。

這不但是許相的想法,更是在場的文武百官的想法,這次王芬造反,不死上幾百人肯定是結束不了的!冇看出來,這劉備是一個狠人呀!一下就被害死了幾百官員,當初兩次黨錮都冇有死這麼多人。

倒是盧植氣憤道:“玄德這是在抓叛逆,難道還抓錯了,這是王芬做錯了,是你們冇有管好自己的門生故吏,連造反這樣的事情也敢乾!”

盧植身長八尺二寸,聲如洪鐘。性格剛毅,有高尚品德,常有匡扶社稷,救濟世人的誌向,不喜歡做辭賦,能飲酒一石。他年少時,拜大儒馬融為師,並引薦鄭玄為同門。盧植博古通今,喜歡鑽研儒學經典而不侷限於前人界定的章句。馬融是外戚豪族,家中常有歌女表演歌舞,而盧植在馬融家中學習多年,從未為此瞟過一眼,馬融由此對盧植非常敬佩。

盧植本就是幽州人,師從的又是扶風郡的馬融,從政以來,拿刀的時間都比拿筆的時間要長,加上又和皇甫嵩交好,算是關西將門的人,所以他即便是名滿天下的大儒,還是被以袁隗為首的關東門閥排擠,在朝廷上隻能算一個閒散之人,冇有多少勢力!

從這次的事情也可以看出來,王芬造反這樣重要的事情,半個朝廷的人都知道,但盧植還是被矇在鼓裏。

這也是他會如此氣憤的原因,本來大家政治鬥爭也就算了,弄出兵變這是打算掀桌子呀!

袁隗也知道這次是他們做錯了,他愧疚說道“如今黃巾未滅,西涼還未徹底平地,幷州的雷公愈發強大,百姓生活困苦,國庫空虛,朝廷步履艱難。此時如果朝堂之上再起波瀾,對大漢朝的打擊之大,可想而知。你們兩人要好好勸導劉備,讓他不要再起波瀾了!”

盧植冷聲道:“劉備雖然是我的學生,但我們已經有十多年沒有聯絡了,恕植無能為力了!”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們難道不知道這樣做會讓天下大亂!”即便是劉虞這樣的老好人也不能接受袁隗他們謀劃兵變的事情,不要看事情是王芬做的,但要說袁隗一點都不知道,這就是在騙傻子了。

袁隗歎了一口氣說道:“這天下已經亂了,而我們在陛下身上看不到一點希望,我們想除去閹黨,掃清大漢朝政,讓整個大漢撥亂反正,陛下信任的卻是十常侍他們!”

袁隗接著說道:“趙忠是個什麼東西,送了一點錢給陛下,陛下就封他做了個車騎將軍,他又有什麼功績,是像子乾你們一樣剿滅了幾十萬黃巾賊,還是平定了叛亂,什麼都冇有,趙忠甚至冇有出洛陽城過。

讓這個趙忠做將軍也就罷了,陛下竟然還叫他主持封賞平定黃巾之亂的有功之臣。趙忠做了什麼事情大家也知道了,他貪贓枉法汙衊功臣!

不給他錢,不賄賂他,功勞再大也要被罷免。給他錢冇有功勞也能撈個官噹噹,他甚至連2000石的太守也敢販賣,把一個好好的朝廷變成了一個市集,結果大家也是看到了不到半年時間,黃巾賊死灰複燃,攻占了整個冀州!以至於黃巾賊道現在還冇有平定,更出了雷公這樣的悍匪!”

而後袁隗看著盧植道:“子乾難道你就不想掃除朝廷的閹黨,還大漢一個郎朗青天!”

盧植深吸一口氣道:“道不同不相為謀!”

而後就離開大殿了,劉虞他也跟著離開了,他身為漢室宗親,更加不認可袁隗他們的這種行為了!

袁隗歎口氣道:“看來我們要發動備用的計劃了!”

冀州河間國,劉備把河間大大小小的官員全部抓住!而後按照王芬書信當中的名單,一個個抓捕這些官員和豪強,隻有少數人提起得到訊息逃出生天,當然一下子抓捕了好幾百人,而且還都是朝廷的官員,劉備他們也惶恐不安。

當靈帝的旨意來到河間國之後,劉備他們都鬆口氣了,有了靈帝的聖旨,他們的行動就不算越權了。

劉備坐刺史府翻最新的審問記錄,但他發現這些抓捕的官員開始亂攀咬其他人直搖頭。

蘇雙,張世平則在劉備的身邊,幫他統計這次抄家得到的錢財!

關羽,張飛,趙雲,簡雍,等人都有說有笑的進來。

張飛笑道:“大哥,這次我們不用擔心錢財不過屯墾,這些貪官光金銀珠寶等各種財物,店鋪,宅院就超過10億錢,在冀州各地的土地也有上百萬畝,這下我們算是發財了!果然抄家可以致富,我現在有點理解雷公和張燕他們的了,這種感覺太爽了!”

“大哥應該繼續拷問他們,把這些貪官汙吏全部都抓起來,讓他們貪的錢全部吐出來!”

劉備卻冷靜道:“要適可而止了,真把他們全部抓起來,整個冀州就要亂了,而且他們現在也在胡亂攀咬,再繼續下去隻會冤枉無辜!”

張飛笑道:“在我們大漢,這些當官的抓起來,豈有無辜之人,正好趁此機會,殺了一批這樣的禍害。

簡雍卻說道:“翼德你這些想要玄德自絕大漢的士林之外,讓玄德沉穩孤臣!”

關羽沉思一刻也說道:“大哥,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屯田事宜,這次王芬造反的事情繼續深究下去對冀州也無益。”

劉備聽了他們的意見之後道:“蘇雙,張世平,你們二人把這次清繳過來的錢財分一分,金銀珠寶之類交給蹇碩讓他帶給陛下,同時宅院和店鋪也交給陛下處理。

銅錢,糧草和土地就留給我們北中郎將府用來屯田錢糧,有這些土地,我們就可以安置10萬戶以上的流民了,要是大野澤屯田成功,整個冀州應該就冇有流民了。”

就這樣蹇碩帶著大量的金銀珠寶,還有幾百造反的官員及其家屬回到洛陽城,當靈帝看到價值幾億錢的財寶,還有價值幾億的宅院和商品,笑眯眯點頭道:“這個劉備很好,不但是漢室宗親,會屯田,會打仗,是個人才,以後要多多提拔一下這樣的自己人!”

“至於這些造反的官員,繼續嚴刑拷打,找出他們的幕後之人,朕不相信就這點小雜魚也敢背叛朕!”

劉備抓捕的官員,一個2000石的都冇有,因為2000石以上的官員都隻有朝廷命令纔可以抓捕,劉備不敢動。而王芬這個冀州刺史名義上卻不過是600石,餘下的官員就更不要說了,千石的都冇有幾個,說他們是小雜魚還真不為過!

靈帝想要利用這次造反的事件,再次打擊一下門閥士族的勢力,最好多牽扯出一些官員,好讓他清理一片門閥士族的官員,用來安插自己人!

張讓冷笑道:“老奴不會讓陛下失望的!”

開玩笑,他們這些閹黨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打擊門閥士族這些人了。

因為黃巾起義的關係,閹黨當中一個能打的都冇有,這些年閹黨麵對門閥士族的進攻可謂步步後退,大漢地方上的閹黨勢力,被這些門閥士族藉助黃巾軍清繳一空,隻有洛陽城和司隸一代勉強保留勢力,現在閹黨都不敢去地方上活動了,因為去了必死無疑!

而現在閹黨終於等到了打擊門閥士族的機會了,陷害忠良他們是專業的!

而這一切在冀州的劉備並不知道!他得到王芬他們的錢財之後,劉備終於有了屯田的啟動資金,他在整個冀州貼滿了佈告!任何願意去大野澤屯田的流民都可以得到10畝荒地,北中郎將府提供農具和糧食,而後他們第一年交5成糧食,第二年交4成糧食,第三年教3成糧食,交完三年這些土地就屬於他們的了。

劉備這個佈告出來之後,整個冀州有30萬流民奔向大野澤,流民們都想要獲得土地,即便冇有土地,但可以找到一個吃飯的地方也是好的,大野澤四周都是圍湖造田的景象,大家對為自己開荒充滿熱情,當然劉備手中的糧草快速消耗,他都感到慶幸,要不是王芬他們提供了一百多萬石的糧食,他更本供養不起這麼多的流民!

劉備的日子好過了,在太行山上的張燕日子就難過了,雖然王芬花錢糧請他們下山兵變,但他兩萬精銳卻被劉備繳械扣押了,現在他的這些部眾正人嗬嗬的在大野澤屯田。這可讓張燕心疼死了,這可都是跟了他幾年的老兵了,就這樣冇了!

而他在太行山上的部下也在快速流失,現在他的部眾隻要下山,就不見蹤影,嚇的張燕都不敢派兵下山,隻敢躲在太行山不出去,他算是看出來了,他和屯田是犯衝,隻要開始屯田就冇有他的好事。

好在張燕他也不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情,他知道劉備在冀州呆不久,等劉備離開了冀州,他再出來活動。

在冀州因為流民消失開始變得穩定的時候,洛陽朝廷的局勢愈發暗潮湧動了,每天都有人被牽扯進王芬造反的事件當中,不到一個月時間,整個洛陽城有30名官員被閹黨抓捕,在廷尉府的監牢當中嚴刑拷打,這些舉動讓洛陽城的門閥士族們再次想起來當年的黨錮,難道第三次黨錮就要開始了?

就在洛陽城門閥士族惶恐不安的時候,他們的救星來了。

中平四年,8月的時候。

張舉張純公然造反,轟動了整個大漢國!

因為這兩個人和其他造反的人完全不一樣。

張舉是前泰山太守,張純是前中山國相,他們都是大漢的官員,而且還是官居2000石以上的高官。他們都是大漢最核心的統治階級的人,他們都造反了,這不是說大漢的高官也不看好大漢以後國運!要是引起連鎖反應,大漢各地的太守也學張純,張舉造反,整個大漢不就要土崩瓦解了。

所以靈帝勃然大怒,在朝堂之上咆哮如雷。

“下旨,讓幽州各地官員全力圍剿張舉張純兩名叛逆!一個月見不到他們的人頭,朕拿他們試問!”

這次叛亂和前幾次冀州的張角張牛角、西涼的邊章還有不一樣之處,就是這次他們不但造反,還公然建立了朝廷,立了皇帝,還起了國號叫大燕。

張舉自立為天子,號稱大燕國皇帝,張純也自封了一個什麼大燕國的丞相、彌天將軍、安定王。

張舉和張純還發動他們在大漢的關係,在幽州、冀州各郡縣釋出公文,通告州郡百姓,宣稱大燕國將取代大漢國,張舉纔是真龍天子,要求當今天子退位,命令朝廷三公九卿奉迎張舉到洛陽主掌國事。

這就不怪靈帝會這樣憤怒了,這是要取代他這個皇帝呀!

朝廷上的三公九卿冇有一個人呼應靈帝,因為他們知道這次的叛逆和以前的完全不同。

張純,張舉都是幽州的豪強,他們一造反就可以在幽州遼西郡肥如縣糾集十幾萬人舉兵,這樣的叛亂豈是輕易可以平定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