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夏收之後,徐偉回到馬邑城,他來到馬邑的贍養院。

說是一個院子,但其實就是一個小區,在馬邑因為戰爭殘疾的人並不少,有家人的當然由家人幫忙撫養,而馬邑也會每個月給300錢,送一石糧食和肉乾, 保證他們生活無憂,這些都算是好的。

但大部分的殘疾部眾連家人都冇有,徐偉乾脆弄了一個小區作為贍養院,安排人員來照顧他們日常生活,當然同時他們也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力更生。

“渠帥,你會來了!”一個斷了腿周邦國本在打毛衣,但看到徐偉來到他們這裡吃驚道。

徐偉看著他笑道:“夏收要開始了,不過來看看我也安心,所以先會來了,後續的大部隊估計有個幾天也會回來!”

周邦國笑道:“聽說我們又打了勝仗,占了三郡之地!”

徐偉滿不在意道:“鮮卑人不禁打,本來帶著三萬人出征,但卻冇有想到越打越多,最後有8萬多騎兵,這一路上仗冇有打多少,儘想辦法填飽這8萬人的肚皮了,剛剛會來都被王老伯抱怨了,說人要是再多一些,馬邑都養不活了!”

這個時候四周殘疾的士兵, 都開始發現徐偉的來到,他們紛紛圍上了, 聽到徐偉這話更是哈哈大笑。

周邦國大笑道:“這也是渠帥有這本事,鮮卑人不好打,這是公認的,但這麼不好打的鮮卑人在渠帥手中和打兔子差不多!”

“那是,渠帥打仗百戰百勝,不管是鮮卑人,馬賊,還是漢軍都被渠帥打的屁滾尿流!”

徐偉看著來到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大部分人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但他們卻冇有向徐偉抱怨什麼,畢竟這個年代死的人太多了,他們可以活下來,而且照顧的不錯,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計,他們並冇有覺得徐偉對不起他們!反而對徐偉充滿感激之情,認為是徐偉讓他們活下來了。

但徐偉看著他們殘疾的身體, 卻覺得對不起他們:“大家有什麼困難的地方, 都可以和我說, 我會想辦法幫助他們解決的!”

周邦國大道:“能有什麼困難的, 渠帥冇有因為我們殘疾就看不起我們,把我們照料的非常好,大家吃到飽,穿的暖,這這比我們當年在冀州好過多了!”

“是呀,渠帥再要照顧我們,那我們就真成為了廢物了,渠帥不要看我們活動不便,但我們平時賺的也不少,雙手齊全的可以織布打毛線,雙腳齊全的就給工廠看家護院,渠帥可不要小看我們,我們這裡也有一個紡織廠,每個月也可以紡織出上千匹布,小日子過的可算不錯!”

“我有困難想讓渠帥過來幫忙!”一個清脆的聲音傳過來。

徐偉找這個聲音的主人驚訝道:“張寧,你怎麼在這裡?”

張寧看到徐偉冇好氣道:“我是護士,而這裡是整個馬邑傷員最多的地方,你說我該不該出現在這裡!”

這話好有道理,徐偉竟無法反駁!

張寧繼續道:“馬邑在這裡照看護士太少了,我們都忙不過來,你要真想幫助他們,就多給我們安排一下護士過來幫忙的!”

周邦國不服氣道:“我們有手有腳,那裡需要太多的護士照看!”

張寧冇好氣道:“走路都走不穩,還說不要人照看!”

雖然被張寧嘲諷,但周邦國卻冇有不服氣,生活在這裡的殘疾部眾,都可以感受的出張寧對他們的關愛的,所以他們也非常喜愛張寧!

而後她對徐偉道:“這裡即便是1個護士照看10個人,也需要300名護士,但現在馬邑護士遠遠不夠,更不要說你這次一戰又帶來幾百號傷員,他們都需要我們的照看!”

徐偉歉道:“這點是我們的失誤,我會想辦法多招募一些護士過來,張寧小姐以後有什麼提議可以直接向我報告,隻要我知道了會立馬幫助大家解決的!”

這個時候一個殘疾的部眾說道:“渠帥真想要照顧我們,就給我們弄一些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吧,我們這當中好多夥計想要做事情都冇人要,但讓不做事情豈不是和廢物一樣,我們雖然殘疾了,但不是廢物!渠帥你本事大,一點可以想到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吧!”

“是呀,我們生活的很好冇有像張寧小姐說的那樣困難,雖然手腳殘廢了,但眾多在日常生活上多花費一點精力就算了,那裡需要有人照顧!與其照顧我們還不如給我們一份工作,這樣讓我們更像一個正常人!”

徐偉道:“我來到這裡,還真有事情找大家幫忙!”

周邦國興奮道:“渠帥有什麼事情要我們幫忙,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們也萬死不辭!”

徐偉擺手道:“冇有那麼危險!今年夏收大豐收大家都知道嗎?”

周邦國開心道:“當然知道了,居然畝產超過了3石,這在冀州也就是那些地主家上等田地纔有這樣的收成,卻冇有想到我們馬邑新的田地就有這樣的大豐收了,大家都是這是老天爺在保佑渠帥!”

徐偉道:“這就是亂說了,今年我們有這樣的大豐收,一是我們努力修建水渠,大家都是種田的老手,自然知道旱地和水田的差距了。”

周邦國點頭道:“渠帥說的有理,水田都是上等田,這樣說我們馬邑有這樣的豐收都是應該的!”

徐偉繼續說道:“還有就是我們不斷給馬邑的田地施肥,像從幽州購買鳥糞石,今年的豐收一大半都要歸功到鳥糞石身上,還有就是用牛糞肥地,但在我們馬邑鳥糞石好弄,大不了花點錢買,但牛糞卻非常難弄!”

周邦國奇怪道:“我們馬邑不是有上百萬牛羊,這牛糞怎麼可能難弄?”

徐偉苦笑道:“但我們馬邑有上千萬畝土地,這點牛糞又那裡夠用!”

徐偉繼續道:“所以我有一個想法,馬邑出錢給大家購買一輛馬車,上麵弄一些小工具,布匹,繩子,麪粉等牧民們需要的東西,用這些東西來交換,或者購買牧民手中的牛糞,大概的價格按照十個牛糞換一錢!這事情不難,大家也可以做!”

周邦國臉色奇怪道:“渠帥,一輛馬車加上馬匹怎麼也要好幾萬錢,而牛糞恐怕要拉幾百車才能回本吧!你不用給我們強行安排事情做,做這樣虧本的生意!”

徐偉笑道:“你們什麼時候看過我做虧本的生意!”

周邦國等人點點頭,馬邑有現在這樣的富饒,還真是因為徐偉這個渠帥會賺錢,虧本的生意他們還真冇有見徐偉做過!

徐偉繼續道:“大家可能不知道,蚯蚓可以會吃牛糞,而蚯蚓糞更是優質的肥料,隻要我們用牛糞養殖蚯蚓,不但可以得到優質的肥料,還可以得到大量的蚯蚓,而蚯蚓可以用來養雞鴨,養豬,甚至剁碎了可以當中飼料給牛馬貼膘!甚至在饑荒的時候還可以給人吃,可以說蚯蚓是一種萬能的寶貝。”

“大家看蚯蚓的用處這麼多,隻要我們用蚯蚓來養雞鴨,養豬,養牛羊這些都可以賺錢,而且大家也可以販賣其他雜貨給牧民,光這些也不可能虧本,這工作絕對比大家想象的要賺錢。

而且大家不是想要工作,你們看現在不但要很多人去草原販賣雜貨,蚯蚓田也要大家照看需要安排大量的人手做事情,但這事情難度卻不高,大家都可以做。

後麵更是要弄養雞場,養豬場,甚至飼料廠,這些工廠都可以滿足大家工作的需要!有了這些工廠,大家不說可以發家致富,但絕對可以過的比冀州的地主要好!”

周邦國笑道:“雖然聽不懂,但隻要渠帥你帶著我們乾,我們就不擔心不賺錢!”

四周的人也跟上說道:“對,渠帥你帶著我們乾,我們就什麼都不怕!”

徐偉看著大家信任的目光,也不好拒絕他們,於是說道:“好我帶著你們一起乾,給你們打好一個基礎!”

徐偉打算學習現代的合作社製度,幾千人都是合作社一員,賺了錢大家一起分,虧了錢大家也一起承擔。

當然大家也不可能會虧了,馬邑的財政直接撥款2000萬錢,給這些殘疾的部眾用來創業。

而後再徐偉用這些錢去馬車場,買來500輛勒勒車,500匹老馬,再去工具廠購買一些小匕首,剪刀,鋸子等工具,在購買一些布匹,繩子,反正在馬邑逛了一圈,能用到的日常物品全部購買了一些,而後派遣1000名部眾出發,一輛馬車2個人,都是相對殘疾的不那麼嚴重的,他們就這樣帶著這些貨物出發去交換牧民的牛糞!

而在馬邑的徐偉則帶著餘下的人建立去蚯蚓田,並且讓他們在野外挖掘蚯蚓,安置在這些蚯蚓田當中。幾天的世界,養雞場,養豬場,飼料廠也在馬邑的工程隊建設好,一個集體企業就這樣被徐偉建設好了。接下來的事情就要交給時間,和他們自己的努力拚搏了。

徐偉讓周邦國當廠長,並且囑咐他道:“我已經打好基礎了,以後大家的生活能不能富裕就靠你來領頭了。”

而後徐偉拿出一本書籍:“這是我關於這個廠子以後發展的暢想,你以後可以想辦法弄出來!”

這是他在這裡幾天,有關於這些工廠的延伸產業,和一些其他在這個世界還未出現的高科技,像養雞場的火炕孵化技術,還有雞毛鴨毛可以做的羽絨度等等,隻要他想得,到並且瞭解的,徐偉都記載在這個上麵,他希望周邦國把這些弄出這些產品出來,讓這個集體企業進行發展壯大!

周邦國也知道徐偉作為藤甲軍的渠帥,不可能長久的他們待在一起。

他接過徐偉的書籍,嚴肅點頭道:“我不會讓渠帥失望的!”

在這裡照看殘疾部眾的張寧,一直看到徐偉幫助他們建設了好幾個廠子,等徐偉離開這裡的時候她跟上來問道:“雷公渠帥,我發現你看著他們的時候總是心懷愧疚,所以你才這麼幫助他們?”

徐偉歎口氣道:“他們本是有手有腳的棒小夥跟著我,而現在卻變得殘疾了,我怎麼可能不愧疚!”

張寧道:“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他們雖然殘疾了,但還可以活下去,甚至活的非常好,在大漢其他地方,不要說是殘疾人了,即便是青壯都會餓死!”

張寧繼續道:“你和大賢良師一樣都是一個善良的人,都看不得窮人受苦!”

徐偉驚訝道:“你見過大賢良師?”

張寧道:“家父是大賢良師的大弟子,我自然見過大賢良師!”

徐偉好奇問道:“大賢良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徐偉也非常好奇張角的生平!

張寧露出懷唸的表情道:“大賢良師是一個醫術高明又善良的人,他本是茂才,可以成為朝廷的官員,但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得到了一本叫《太平要術》的醫書,而後學著上麵的方法給人治病,因為治好的人多成為了名醫。

大概在10年前,冀州鬨了嚴重的瘟疫,冀州上下的官員都不敢管,隻知道封鎖城池,讓百姓自生自滅。大賢良師看不得百姓受苦,不顧自身的安危,帶著自己的弟子,來到瘟疫爆發最危險的地方,救死扶傷,而後憑藉高超的醫術,平定了冀州瘟疫,從此大賢良師在整個大漢名聲大噪,許多人都來投靠大賢良師,希望大賢良師救他們脫離苦難!

大賢良師在冀州救治百姓10多年,最後發現造成百姓苦難的正是當今的朝廷,所以他纔在甲子年發動起義,想要推翻現在的朝廷,建立一個屬於太平教的黃土盛世,隻可惜他失敗了!”

徐偉聽完張角的事蹟心中有點堵,這是一個覺醒者的悲哀,他自然清醒過來,卻找不到一個誌同道合之人,更找不到建設新世界的方法。最後隻能絕望的和舊的世界同歸於儘,希望在舊世界死亡之後,可以成為一個新世界的養分。

隻是後麵的結局也並不美妙,三國的戰亂耗儘了華夏的英雄,最終讓腐朽又保守的門閥士族成為了最後的贏家,這些門閥士族用了不到50年消耗光大漢四百年建立起來的榮光和威嚴,讓整箇中原成為了胡人的獵場,讓漢人成為了兩腳羊!華夏民族下一次複興被拖延到幾百年以後。

徐偉還真沉思,但張寧卻很快恢複過來了,她對徐偉說道:“雷公渠帥,你纔是大賢良師真正的繼承人,在馬邑我才真正看到一絲大賢良師說的黃天盛世的景象!”

徐偉這個時候才露出笑臉,的確,馬邑應該是這個世界幸福指數最高的地方。

他道:“這還不能算是盛世的景象,隻能算是盛世的開端,這樣的景象我們遲早會鋪滿整個大漢的每一個角落!”

張寧忽然皎潔笑道:“你騙人的本事也和大賢良師一樣像,我問過王老伯了,他們都說你是謫仙下凡,當初你肯定騙了他們,用這樣的方法讓他們信任你。大賢良師為了讓人相信自己的醫術,也說自己是南華老仙的弟子,這世間的人都是笨蛋,就這樣簡單的騙術都看不出來!”

“謫仙”好陌生的詞,要不是張寧說出來,徐偉都快忘記自己原本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了,隻可惜這個世界再也會不去了。

徐偉看著一臉笑容的張寧,忽然說道:“你願不願意陪我一起建造一個盛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