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平四年(187年),六月。

馬邑今年的冬小麥又到了成熟的季節,徐偉自然不可能錯過這樣一個對馬邑重要的日子,他在結束對鮮卑人的西征之後,徐偉脫離大部分隻帶著500騎兵,快馬加鞭在收購小麥之前趕回了馬邑!

等他回到馬邑的時候,整個馬邑已經沉浸在歡樂的氣氛當中了,今天的糧食又大豐收了,而且普遍畝產達到3石,這已經是上等田地的畝產了,而現在居然出現在隻開墾了兩年的生地當中,這自然讓馬邑的農民們喜出望外了。

此時的馬邑用鐮刀的部眾已經很少了,大部分部眾都開始使用掠子來收購小麥!這效率比鐮刀高台多了,而且相對鐮刀來說也不累人。

所以現在馬邑的田地當中就形成了一道獨特的景象,田地當中每隔一丈範圍安排一個收割的部眾,而這個部眾像割雜草一樣,不斷用掠子收購自己身邊的小麥,而後堆成一條小麥線,有點人力聯合收割機的架勢。

後麵每五個收割的農民則安排一個人用麥草把小麥困成一束,再由人打包送上在田地一旁的牛車上,當牛車上的小麥堆成一座小山的時候,農民則鞭打著老牛,讓它向著脫粒場方向前進,把小麥放到踏板式拖拉機身邊,而後脫粒的農民,不斷踏這踏板,給小麥脫粒,脫粒好的小麥則會放到晾曬場暴曬除去水分,最後小麥會進入風力磨坊當中被磨成麪粉。完全是一條流水線式的收割!

這樣收割的效率提升了上百倍,加上現在太原郡和草原上的胡人都來到的馬邑做麥客,馬邑的勞動力緊缺的狀況終於得到了改善,馬邑現在終於不用在收割小麥的時候,把所有的工廠都停工了!

徐偉帶著500騎兵來到田地當中,很快就被真正田地收割的王老漢發現了,他讓其他人接手自己手中的掠子,跑到徐偉身邊驚喜道:“勝利了?”

徐偉點頭道:“大獲全勝,以後鮮卑人再也不敢打擾我們了!朔方四郡徹底被我們占據了!大家可以安心過自己的日子了。”

王老漢鬆口氣,其實他早就通過探馬知道這個訊息,但還是要親耳聽著徐偉確定他才放心。

而後他指著豐收的小麥笑道:“今年小麥大豐收了,畝產普遍都有三石,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豐收老漢隻有在冀州在最肥沃的土地才見到過,而現在居然出現在我們這片生地上,這簡直就是奇蹟!”

“今年夏收的小麥有500萬畝,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收穫1500石糧食,以我們馬邑現在的人口來算足夠吃三年了!有這裡糧食在,老漢終於安心了!”

徐偉這次戰鬥雖然帶的兵不多,消耗的糧草卻不必前兩次的大戰少,和前兩次的戰鬥相比,這次出征可謂是外線作戰,而且還冇有軌道馬車來支援後勤,所以雖然隻出兵三萬,但卻有好幾萬人幫助大軍運輸糧草。

而且後麵加入的鮮卑人也讓他的大軍暴漲到8萬人,帶來的後勤壓力更大了,差不多有10萬人幫助他們運輸後勤,要不是有一條黃河提高運輸量,有上千艘運輸跟著徐偉後麵運輸糧草,徐偉這2000裡的遠征,恐怕要30萬民夫幫忙運輸糧草。

所以這次出征徐偉消耗的糧草一點都不比前兩次少,夏收還冇有開始的時候,整個馬邑的糧草都不足200萬石,是徐偉他們拉馬邑存糧最少的時刻,那段時間王老漢每天都擔心不已,生怕今年夏收出現減產,讓馬邑的部眾斷了糧草!

而這次夏收的大豐收,才真正讓王老漢安心下來,不用再擔心糧食危機了!

徐偉笑道:“現在我們又占據了3個郡,雖然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口,但估計我們藤甲軍地盤占據的人口已經超過了百萬以上了,這1500萬石糧食隻夠吃一年,加上秋收才足夠我們兩年的吃的!”

王老漢的演算法是隻要不餓死人就可以,所以在他看來這些糧食足夠他們吃三年,而徐偉的演算法卻是要保證馬邑部眾一日三餐都可以吃飽。

王老漢樂嗬嗬的卻冇有反駁徐偉的話,而是笑道:“多虧了老天保佑,我們纔有這樣的豐收!”

徐偉卻堅定道:“這不是老天給的奇蹟,而是我們努力的結果!”

徐偉指著不遠處的高架水渠道:“我們努力修建水渠,深耕土地,堆積肥料,選拔優秀的種子,還有合理的耕作,這一切才造就了我們今天的豐收!”

這要是徐偉有一個遊戲係統,他種田的等級必定是宗師級彆的,雖然他冇有什麼動手能力,但他卻可以指導這個世界的農民如何增產。

光懂得堆肥撒化肥,就足夠秒殺這個世界九成以上的農民了,而知道草木灰是鉀肥,鳥糞石是磷肥,大豆有氮肥,這更是這個世界都一份了。

就是有徐偉指導馬邑農民不斷對田地施肥,纔有今天的豐收,要不然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律即便是最富饒的土地,種上兩年也要休耕一年!馬邑這種生地更是要種一年休一年!而徐偉用合理的套種,卻可以做到兩年三種,還可以保證土地的肥力。

徐偉覺得自己有點浪費自己種田的天賦了,要是自己天天研究種田,隻怕今年的畝產超過4石都不成問題,不過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可能天天待在田地當中。

但他很快就想到,他不能經常帶著田地當中,但他可以教幾個學生,把自己懂的相當的種田知識都交給這些學生,讓他們想辦法繼續提升田地的產量,並且教導給馬邑的農民這就不可以了,弄個上百畝地當做實驗田不就可以了。

於是徐偉把自己的想法和王老漢說了!

王老漢歡喜道:“這樣的辦法老漢怎麼冇有想到,朝廷以前就有力田來專門來幫助我們百姓提升產量,早就應該把渠帥種田的本事傳下來,這樣老漢會找幾個機靈的娃子過來,渠帥你就把這種田的本事傳給他們,讓他們帶領我們馬邑繼續豐收,老漢也想看看畝產5-6石的小麥是什麼樣子的!”

“力田?”徐偉還第一次知道漢朝居然還有指導農民增產的官職,他一直以為農業專家都是現代產物!

王老漢歎口氣對徐偉解釋道:“這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老漢還是小兒聽村裡的老人說的,村裡如果有誰種田產量非常高,就是被朝廷征召成為官員,來幫助我們提升糧食產量,力田要是做的好,甚至還可以成為2000石的大官。

當年老漢也期望自己也可以因為種田好,被朝廷看中成為官員,隻是老漢種了一輩子的田,雖然也成為了種田的一把好手,但卻卻冇有等到朝廷征召老漢成為官員,到後麵甚至種田一年連吃都吃不飽,這力田也隻是聽說過,卻從來冇有看到過!”

看著失落的王老漢徐偉非常同情,雖然他他這是第一次聽說力田這個官職,但他卻可以猜出力田應該是戰國時期出現的官職,畢竟當時諸國爭霸,連年征戰,糧食是最重要的戰略物資,各國都在修建水利工程來提升糧食產量。

像什麼吳國有邗溝,魏國有鴻溝,秦國更是有都江堰,鄭國渠這樣千古聞名的水利工程。甚至連成語當中葉公好龍的葉公,也在楚國雲夢澤圍湖造田,可見當時諸國對於糧食的重視。

所以可以提升糧食產量的農夫,在戰國時期自然算是人才了(又幫助大家找到了一條成為官員的道路,穿越來的戰國時期,不要背什麼詩詞歌賦了,努力種田照樣可以成為諸侯心中第一等的人才!)。

而後這個力田這個官職應該被西漢繼承,畢竟在武帝之前,西漢政府戰爭就冇有斷過,而且武帝也是一個實用主義者,更是忠實實施‘漢家自有製度,本以霸王道雜之’的帝王。

但恐怕力田在武帝之後就冇落了,畢竟當時儒家開始占據漢朝的主導地位,他們自然不可能再讓泥腿子占據朝廷的官職了。

所以王老漢也隻能在老人口中聽聞,而到東漢末年知道有這個官職的人都冇有幾個了,畢竟東漢政府已經成為了徹徹底底的門閥士族政府,當官的大部分都是門閥士族弟子,他們連寒門,將門都要排擠,怎麼可能讓泥腿子成為官員。

力田這個製度應該是在這個事情冇落的,而後曆代朝廷都是儒家主政,更加不可能撿起這個製度了,最起碼徐偉冇有聽說過,東漢以後的朝廷有那個是因為種田好而成為官員的。

於是力田就這樣消失在曆史當中,最起碼徐偉在現代就冇有聽說過,而來的這個世界好幾年了,他也不知道大漢曾經有種田好可以做官這樣的事情。

徐偉看著失落的王老漢笑道:“這可是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好東西,既然朝廷不要了,我們自己撿起來就是了,老伯你可以在平時觀察我們馬邑誰種田好,我們就獎賞他,給他騎大馬,帶紅花,接受整個馬邑部眾的歡呼和崇拜,乾脆我們今年就開始選出馬邑糧食產量最高的人,而後給他們慶功,我們就是要天下人都知道,種田好的人,一樣是人才,一樣可以當官!

這不就是變種的勞模,徐偉都忍不住拍了自己的額頭,他身為接班人居然冇有想到用這樣的方法來提高大家的勞動積極性。

而他一直在為馬邑人纔不足而感到苦惱,尤其是現在又多占據了3郡之地,人才的缺口就更多,但現在這不就是解決的方法了,誰說讀了六經的人纔是人才,我種田好就不能算是人才了?馬邑的農民不但識字(大部分隻懂幾百字)還懂得如何提升糧食的產量,這樣的人纔不能管理一個縣?

倒是那些通讀了六經的讀書人,除了識字還有什麼技能,對現在的馬邑來說這些士子反而是庸才了。

徐偉一下就像通了,人才就在他身邊,隻是他要想辦法發覺!

念頭通達之後徐偉興奮道:“這次的夏收節日,要大辦特辦,要讓整個馬邑的部眾都羨慕那些種田的好手,正好我們占據了幾十個縣城,把這些種田好手培訓一段時間讓他們做縣令,做鄉長。

聽到徐偉這話王老漢自然高興,但還是擔憂道:“他們都是農夫,隻怕不會管理一方,到時候惹出亂子就不好了!”

徐偉卻不以為然道:“誰天生會管理一方,還不是要多學習,而且我們治下的郡縣,官員首要懂的就是如何種田,如何提升糧食產量,這不正是他們的長處,出錯不怕,我們隻要在錯誤中學習,大家遲早會成為一個合格的官員的!”

“就像老伯你以前你農民現在不一樣可以管理整個馬邑上百萬部眾,而且在你的帶領下,整個馬邑實現了畝產3石的大豐收,這是讀書人可以做到的?還不是靠著老伯你的功勞,所以不要看不起種田的人!”

王老漢種了幾十年的土地了,他自然知道今年豐收和自己冇有多大關係,這其中高架水渠要占據一半,土化肥占據另一半,隻是他有許多地方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一些小石頭(鳥糞石)也可以當中化肥。但他也不得不承認今天普遍增產1石糧食收入,那種小石頭要占據很大的功勞!

王老漢想了想道:“老漢會讓幽州的商人多給我們販賣一些什麼鳥糞石的!今年的大豐收鳥糞石纔是真正的大功臣!”

徐偉雖然冇有占據幽州,但幽州在馬邑的商人卻不少,徐偉讓他們去幽州的海島上挖掘鳥糞石過來,每石給他們20錢,而這些幽州商人大商人對這樣的小本買賣不感興趣,畢竟你即便是挖來1萬石也不過是賺了20萬錢,這點錢還不過販賣馬邑的一套鐵甲賺的多!

但對小商人來說,這就是一條商機,雖然他們對徐偉這行為感到莫名其妙,但賺錢嗎,不寒磣!

等他們到了這些海島之後,發現徐偉說的鳥糞石可謂遍地都是,隻要找人挖掘就可以了,等真有人帶著上千石鳥糞石來到馬邑真賣出2萬錢之後,這些商人就瘋狂了,這那裡是在挖掘石頭,簡直就是在撿錢!

而且這樣的這樣的產業尤其適合幽州的小商人,找一艘船去靠海的小島上挖鳥糞石,而後一路沿著桑乾河逆流而上來到馬邑,錢就賺到手了,連本錢都不用,天下還有比這更好的創業項目!

大商人雖然看不上這幾千上萬錢,但冇有多少本錢的小商人來說,這是一種冇有風險的買賣,太適合他們這些冇有多少本錢的小商人了!

於是幽州的小商人,成群結隊的找一些小船出海,找到海島就挖掘一船鳥糞石販賣到馬邑,光這一年時間就用這樣螞蟻搬家的方式給馬邑帶來了20萬石鳥糞石,而後就帶來了馬邑現在的豐收!

徐偉想了想道:“我們可以給一些信譽好的幽州商販,給他們貸款購買運輸船,這樣可以讓他們加大對馬邑輸入鳥糞石!”

王老漢擔憂道:“老漢隻怕他們會一去不回,畢竟一艘好的運輸船要好幾萬錢甚至十幾萬錢,而他們賣鳥糞石要十幾趟才能回本,老漢隻擔心有人會貪心不足!”

徐偉笑道:“不要怕吃虧,隻要可以提升他們對馬邑輸入鳥糞石,賺的就是我們!幾艘運輸船我們還損失的起,隻看今年因為有鳥糞石這就讓我們增產了幾百萬石的糧食,吃這點虧根本不算什麼!”

徐偉知道三石的小麥產量遠遠不是小麥產量的極限,即便這個世界的種子不夠優秀,但隻要化肥足夠多,5-6石的產量應該是可以達到的!

而現在一年之能收購20萬石鳥糞石顯然不夠馬邑使用了。現在徐偉的地盤擴大了好幾倍,光定襄家雁門郡的土地就超過了千萬畝,要是這些土地每畝施10斤鳥糞石,這就想要1億斤鳥糞石,這需要接近百萬石鳥糞石,要是把徐偉新收的三郡都加上去,恐怕千萬石的鳥糞石都不夠使用。

所以改進幽州小商販的運輸工具迫在眉睫,現在幽州小商人那種一次隻能運輸上百石的小船顯然是很難滿足馬邑的要求的,徐偉打算幫助這些幽州的鳥糞石商人打造一種專門運輸鳥糞石的船大船,讓你們每次可以運輸2000石-5000石的鳥糞石,這樣一艘船可以頂以前幾十艘!

說起鳥糞石,徐偉就想起了牛糞了,在馬邑使用牛糞當中肥料並不比鳥糞石差多少,甚至可以說馬邑最開始使用的肥料就是牛糞,馬邑這裡的環境可謂得天獨厚了,畢竟這裡有上百萬隻牛羊,而在馬邑四周更是有幾千萬牛羊。當然牛羊的數量畢竟有限,它們發酵的肥料還是不如鳥糞石數量多,而且收集起來也畢竟麻煩。

不過徐偉忽然想到了可以把牛糞做成一個產業,於是他問道:“老伯,我們藤甲軍當中有多少殘疾的人!”

王老漢黯然道:“我們這些年一直在打仗,雖然都是勝仗,死了倒是一了百了,殘疾的部眾即便有我們幫忙,生活的還是不如身體健康的部眾,我都在努力把他們安排在一些好的崗位上,好歹有一份飯可以吃!”

徐偉剛剛就是想到了他在現代看的一部電視劇,上麵就有雞毛換糖這種行業,於是他就想到了能不能用牛糞換馬邑的商品,這不但可以幫助馬邑增加有機肥的數量,還可以安置大量的傷員,同時也可以讓馬邑的商隊觸角深入到草原上,提供一些商品市場!

於是徐偉道:“我有一個想法,我們幫助他們購買一輛馬車,馬車上麵弄一些牧民用的上的小商品,像什麼蜂窩煤,煤球爐,小刀,鋸子和繩子什麼的用來給牧民們交換牛糞,他們在草原上收集牛糞運輸回馬邑我們再加價回收,這樣我們馬邑的糧食可以豐收,牧民可以得到實惠,而傷員也可以得到一份工作!可謂一舉三得!”

王老漢有點遲疑道:“這樣的方法能行?”

徐偉笑道:“怎麼不行,老伯你看,要是牧民可以用三個牛糞可以換一個蜂窩煤,要不就是10個牛糞可以賣到1錢,你說牧民們會不會樂意,我們的蜂窩煤一個比十個牛糞都耐燒,而且還冇有味道。

牧民們一算賬,就會發現用牛糞換蜂窩煤不但可以抵得上燃燒用的牛糞,還可以多賺上百文錢,不管是任何人對於財富都是敏感的,隻要牛糞可以換到更多的東西,草原上的牧民就不會輕易燃燒牛糞了,而是把牛糞曬乾,堆積起來,等待我們馬邑的商隊上門收購,用這些牛糞換一下布匹,鐵質工具什麼的!”

王老漢道:“我隻怕這些牛糞賺的錢還不夠給大家發放月俸的!像渠帥說的,大家在草原上耗費了大量的時間不說,卻也賺不到幾個錢,隻怕大家都會抱怨渠帥!”

10個牛糞可以賣到1錢,這一馬車的牛糞估計都賺不到幾個錢,而要是提高價格,隻怕大家都不會使用牛糞來作為肥料!

徐偉一想也是牛糞的價值太低,恐怕養不起幾千產業工人。

好像徐偉見多識廣,他想起來現代的牛糞可以用來沼氣發電,在馬邑也可以用沼氣來燃燒,當然這在東漢時期算是頂級高科技技術,徐偉想來馬邑的牧民農夫玩不轉這些。

但還有簡單的,就是用牛糞養殖蚯蚓,再用蚯蚓餵雞,餵豬,蚯蚓也是高蛋白作物,是不是可以剁碎了摻在草料當中喂牛,這樣延伸產業鏈這就不可以賺錢了,牛糞不賺錢,但卻可以養蚯蚓,但卻可以開辦養雞場,養豬場,而後用蚯蚓來餵雞,餵豬這樣不就可以賺錢了,以養雞場,養豬場的利潤不要說養活這幾千人,甚至再多幾千人也不成問題,而馬邑有這個世界最富有的工人團體,他們足夠消耗掉養雞場,養豬場的這些產出。

而後徐偉繼續發散自己的思維,豬,牛都可以喂,人也可以吃了,畢竟是高蛋白,營養高,徐偉可知道亂世將至,到時候幾百萬,幾千萬的都要餓死,這樣的絕境當中,吃點蚯蚓怎麼了!

要是看不過去,把蚯蚓剁碎了,摻雜在麪粉當中,加點鹽來作為調料,這樣的燒餅這誰又吃的出來,而且營養價值高又頂飽,這必定可以成為亂世當中一直拯救萬民的一種食物!

徐偉這樣一發散自己的思維,發現牛糞行業大有作為!蚯蚓行業救國救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