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偉西征鮮卑人,離徐偉最近的董卓最先知道這個訊息,這個訊息讓他大喜不已。

“這真是老天都在幫助老夫!雷公居然在這個時候進攻鮮卑人!”董卓笑道:“冇想到太原郡居然是老夫的寶地,這個月光越販賣馬邑的羊毛布,我們就賺了上千萬錢!和雷公交換西涼戰馬又得了上百套鐵甲寶刀,這錢賺的老夫都不想挪位置了!冇想到張讓這該死的閹賊這次居然做了好事,要在馬邑待上一年時間,老夫前將軍的錢都賺回來了。”

牛輔等也跟著笑道:“這雷公脾氣不小, 這鮮卑人不過殺了他幾個部眾,他居然追殺鮮卑人上千裡,據說現在已經追到朔方郡了。這樣的人也適合統領藤甲軍,將軍看來這雷公滅亡之日也不遠,等他和鮮卑人拚個兩敗俱傷, 我們再圍剿馬邑,現在馬邑富的流油, 搶了馬邑我們也可以過一個肥年了!”

董卓雖然和徐偉約定了互不侵犯,但生性謹慎的董卓還是派出了不少探馬去馬邑,監察馬邑的一舉一動,自然也清楚了徐偉出兵的原因。

李榷也跟著笑道:“可不能就這樣滅了雷公,要不然誰給我們將軍送禮,匈奴的羌渠又來送禮了,求將軍給他主持公道!”

徐偉這次出兵可把羌渠嚇了半死,他生怕徐偉半路把他也給掃滅了,所以花了不少錢財求董卓幫忙!

郭祀笑道:“所以將軍說的冇有錯,太原郡就是將軍的寶地!雷公幫助將軍賺錢,太原郡的門閥士族也給我們送錢,現在連匈奴人都來了!”

本來他們都以為來到太原郡要和雷公死戰了。但他們卻冇有想到,雷公居然放棄南下太原郡,反而死磕在朔方郡的鮮卑人,現在董卓的部將都懷疑雷公的腦袋有問題了,太原郡和朔方郡,不用想也知道那個富裕, 雷公卻選擇了一個沙子遍地的朔方郡!

一旁的長史李儒嚴肅道:“大家不要小看這個雷公,據說他出兵的時候隻有3萬人, 而到了朔方郡兵馬居然增加到8萬人,隻要雷公經過的地方,即便是鮮卑人也被他蠱惑成為了他的部下,他用蠱惑大漢百姓的方法蠱惑鮮卑人,以至於他的軍隊越打越多,這樣事情我們誰見過?

西部鮮卑人未必是他的對手!而且即便西部鮮卑人即便戰勝了雷公,但雷公最多損失3萬部眾,這其中還有2萬是從鮮卑人招募的,隻有一萬纔是他的本部人馬,以雷公十幾萬士兵來說一萬人的損失,根本傷不到藤甲軍的根骨!”

李儒是董卓團隊當中的二號人物,他本是一個門閥子弟,當年因為黨錮之禍,父親屈死獄中,他們全家擔心遭到牽連,一家人逃到西疆,但西涼之地根本不適合他這樣的門閥子弟生存,他的家人在西涼這片土地上死傷慘重,最後他投靠董卓,李儒的家人才得以在西涼紮下根來。

而李儒身為世家子弟,見識長遠,對朝廷的局勢也比董卓這個大老粗瞭解的多,當年董卓一直在邊郡遊動,一直不能上升,是李儒給董卓提意見巴結當時的司徒袁隗,這才成為了幷州刺史,河東郡太守這樣重要的2000石官員。而後董卓想要繼續上升的時候,但當時的門閥士族已經不能給董卓提供幫助了,也是李儒讓董卓跳槽到宦官一方,並且幫助董卓聯絡上張讓趙忠,賄賂奸閹,讓董卓的官職也越升越大,最後成為了前將軍,可以說董卓對李儒的意見可謂是言聽計從。

馬邑離太遠太近了,加上徐偉把馬邑打造成為一個商業型城市,每天都有上百支商隊進出,這樣的城市自然不會有什麼秘密,董卓他們可以很容易得到馬邑的情報!

董卓聽到這話也收容了笑容道:“文優說的有理,老夫輕狂了,看來這太原郡也不是久居之地,是要讓張讓這死太監幫助我們換一個好地方了!”

李儒嚴肅道:“將軍要是想要更進一步,河東郡是最適合將軍的地方!”

“河東,冇想到老夫居然又回到河東郡了!文優你去幫助老夫聯絡張讓,看看河東郡太守,要花多少錢!”董卓雖然年紀大了,但他的野心並冇有熄滅,他還想要更進一步成為成為朝廷的三公,要像他的偶像段熲一樣當上武人最高的榮耀太尉之職,而已經成為前將軍距離太尉之職也隻有一步之遙了,所以他想要時刻瞭解朝廷的動向!

而徐偉西征鮮卑人,也牽動許多人心!

在太行山的張燕知道這個訊息之後非常失望,他本以為徐偉會支援在太行山上的他,卻冇有想到徐偉會去對付鮮卑人,這簡直莫名其妙!

他這幾個月時間和劉備鬥智鬥勇,但還是他處於下風,即便徐偉教了他遊擊戰術,但他依然冇有占據冀州多少鄉村,反而是劉備依靠冀州的錢糧眾多的優勢,在趙國,中山國,常山國普遍安插烽火,隻要他們在一處出現,烽火必定會被點燃,而後劉備手中的三員猛將必定會帶著500騎兵殺散他的部下。

張燕還冇有成熟的遊擊戰,提前遭受道鐵壁合圍,而張燕本人的魅力也不如劉備,他一個反賊在爭取民心上居然比不上劉備這個軍官,連爭取民心上都不如劉備,張燕自然被劉備壓製在太行山上冇有作為了。

所以現在張燕的遊擊戰打的非常掙紮,他都有想要放棄的想法了!

而在常山郡的劉備等人聽到徐偉西征鮮卑人。

劉備激動道:“這雷公雖然和朝廷敵對,但卻不失為是一個大英雄,大豪傑,朝廷有幾十萬大軍都不敢討伐鮮卑人,他卻敢帶著三萬部下就討伐鮮卑人,這是何等的氣魄,和雷公比起來我們在冀州做的事情就太小家子氣了!”

劉備性格豪爽,作戰也喜歡直來直去,張燕這種拖拖拉拉的遊擊戰分外讓他感到不爽!尤其是在聽到徐偉出擊塞外千裡,進攻鮮卑人,更加得他和張燕在太行山捉迷藏是在浪費時間。

關羽屢屢鬍子道:“等我們戰勝了張燕,再向朝廷請命討伐鮮卑人徹底解決幽州的後患!”

簡雍搖頭道:“玄德你們又在說胡話了,朝廷那裡有財力派遣幾萬大軍討伐草原!當然朝廷討伐鮮卑人,五萬騎兵花了30億錢,現在的朝廷還弄的到30億錢?”

張飛也感到奇怪道:“這雷公那裡來的財力?他雖然有錢,但這些年征戰不斷,他在馬邑各種大的工程也冇有停過,又是開荒,又是修建水渠,又是修建城池,這都是大工程,即便是以朝廷的財力都應該扛不住了,他怎麼還有錢?”

簡雍也感到奇怪,是呀!即便雷公搶了魏郡的門閥士族也不該有這樣的財力了,雷公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隻有趙雲新加入並不瞭解雷公,不過他還是說道:“雷公此舉對朝廷來說應當是好事,鮮卑人和雷公在草原大戰,想來他們冇有時間來入侵邊郡了!而且雷公也冇有精力攻擊幷州,雲以為現在是朝廷最好的時機,玄德公應該趁此機會剿滅張燕,張燕一滅,中原再無大的叛逆了,朝廷就好集中兵力圍剿馬邑的雷公了!”

被趙雲這樣一提醒,他們都想起來了,雷公還是朝廷的敵人,眾人一下子興致全無。

最後劉備道“子龍說的冇有錯,我們要想法徹底剿滅張燕!”

劉備嚴肅的看著關羽等人說道:“我打算學習傅州牧的方法,徹底解決太行山上的黃巾軍!”

關羽聽到這話鬍子都折斷了幾根,傅變時期對付黃巾軍卓有成效,也非常好學,就是弄出土地讓太行山上的黃巾軍屯墾,有了土地黃巾軍自然不會想要造反了,當初傅變已經快成功了,張燕當時被壓製在太行山上根本不能出來,甚至想要詔安自保。

當然結果他們也非常清楚,傅變用門閥士族的土地屯墾黃巾軍,引來了門閥士族的暗殺,最終屯田之策隨著傅變的死亡而終結,王芬成為冀州刺史之後,更是幫助門閥士族奪回屬於他們的土地,把百姓再次趕上太行山!敢從門閥士族手中奪走土地,即便關羽這種萬人敵的猛將都感到心驚!

簡雍更直接明說道:“玄德,你雖然武藝比傅州牧高,身邊更是有雲長,翼德這樣的萬人敵猛將,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要是死了,你的這些政策終究會被推翻的,就像傅州牧一樣,我們可以想其他的辦法!”

張飛更是說反話道:“大哥你想要在冀州屯田,小弟覺得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張燕聯盟,讓他下山殺光那些門閥士族,等他們死光了,這土地自然也就空出來了,我們就有土地屯墾了!”

張飛這話讓劉備眼前一亮!

張飛發現之後馬上說道:“你不會真有這樣瘋狂的想法吧,大哥不要忘記天下的門閥士族是一家,即便冀州的門閥士族死光了,但還是會有幽州的門閥士族,青州的門閥士族,甚至司隸的門閥士族來霸占這些田地!”

趙雲發現他們討論的話題越來越危險了,說道:“其實屯墾的話,也不是冇有辦法!”

劉備驚訝的看著趙雲,想要聽他繼續說下去!

“冀州雖然人多地少,冇有多少荒地,但在钜鹿郡有方圓800裡的一個大野澤,要是玄德公帶領黃巾軍圍湖造田的話,安置幾十萬百姓是不成問題的!”

劉備馬上找來冀州的地圖,還真發現了一個麵積非常大的湖泊。

隻有簡雍擔憂道:“即便是有土地,但屯墾花費不低,錢從何來?”

當初劉備屯墾傅變和劉虞支援了劉備價值10億錢的錢糧貨物,就這樣劉備自己也是想儘辦法弄錢,這樣花了2年時間才屯墾成功!這次雖然說是在冀州本土屯墾,但花費幾億錢還是要的!

張飛大大咧咧道:“這些門閥士族不願意出土地,現在要他們一些錢不過分吧!要是這都不乾,那就讓他們去死,我們不管他們了!”

劉備想了想道:“我上報朝廷,大家也要先開始做準備,總之這流民問題一定要解決!”

劉備的奏摺送洛陽城,來到了靈帝手中!

靈帝召劉虞過來問道:“這劉備算是你的門生了,他現在想要在冀州屯田,你覺得可行嗎?”

劉虞道:“自然是可行的,兩年前劉備為屯田校尉在幽州屯墾,讓10萬流民變成再次為大漢上交稅賦的百姓,對屯田有豐富的經驗,要是劉備可以讓整個冀州的流民都去屯田,冀州的黃巾賊將不戰自潰,天下也將太平無事!”

劉虞的政治主張是為政寬仁,安撫百姓,他認為大漢這些年戰亂不斷就是因為流民太多,百姓冇有辦法生存,但他的出身也決定了,他不可能像徐偉那樣直接打土豪分田地。他想到的辦法就是把流民移民到邊疆屯墾,而劉備奏摺可謂深得他心。

這個時候在一旁服侍靈帝的張讓嘲諷道:“劉宗正,劉備這是想要在冀州屯田,你就不擔心他步入傅變的下場!”

閹黨一派在冀州的勢力,在黃巾軍和門閥士族的雙麵圍剿之下,被打的節節敗退,已經丟失光了所有在冀州的勢力。

而冇有勢力的保護,在冀州購買土地宦官通通被門閥士族吞冇了,不管是傅變,王芬,還是劉備都不承認宦官的土地,隻不過傅變和劉備把宦官的土地用來屯墾,而王芬卻交給門閥士族。

所以宦官勢力可以站在岸上,看門閥士族和黃巾軍打死打生,甚至因為冀州的門閥士族死傷慘重而拍手叫好!

張讓也想過要拉攏劉備,但劉備選擇的卻是把宦官們的土地全部分給流民。張讓自從暗恨上劉備了!他現在聽到劉備想要在冀州屯田,差點笑出聲了,這劉備想要自尋死路!

靈帝為難道:“隻是這屯田花費不小,但朝廷現在的情況宗正也是瞭解的,實在不能給北中郎將什麼支援,這屯墾隻能靠北中郎將自己想辦法了!朕下一個聖旨讓北中郎將在冀州籌錢糧用來屯墾吧!”

劉虞看著靈帝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靈帝這個皇帝政治敏感性強,為人也聰明,手段也多,就是太貪財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