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日推演帶來的士兵聽到這些話開始動搖了,以大漢的富裕照樣壓迫的百姓要造反,寒苦的草原壓迫更強,部落頭人擁有一切,底層的鮮卑人牧民真是一無所有,在草原上出現任何災難第一個死的就是他們,他們的危機感也是最強的!按照大漢的規律來說,草原早就到處都是造反的牧民。

但現實卻不是,因為鮮卑人的部落首領,有一個非常簡單有效的辦法解決糧食危機,就是去搶大漢,搶到了部落就有足夠多的物質度過冬天,搶不到也消耗了人口,照樣可以度過危機。

而且草原的政治生態像西方中世紀的分封製度,一個個小部落就是一個個小的騎士領,大的部落就是就是伯爵領,公爵領,這種碎片化的領地,反而難以出現大量造反的牧民,加上部落之間的衝突也會消耗人口,所以在草原幾千年來也冇有聽說過牧民造反的事情。

當然這種製度有一個最大的缺陷,就是戰火不斷,人口難以增加,幾千年來這片草原的人口就冇有怎麼增加過。

但現在徐偉用分牛羊的手段點燃了鮮卑人的上下矛盾,而他們也冇有辦法通過搶劫馬邑來奪取足夠多的, 而徐偉帶領大軍支援底層牧民則徹底打破的草原上的平衡了。

鮮卑人隻要聽了徐偉的宣傳就遲疑起來,因為徐偉宣傳的都是事實, 更是這些人親身經曆的事情。

既然戰勝敵人他們最多也隻能苟延殘喘, 而要敗給敵人, 他們卻可以分到牛羊,分到牧場, 分到老婆,隻要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這些鮮卑人的士兵不但不想和徐偉交戰,而且還對自己的頭人蠢蠢欲動, 畢竟以大漠的殘酷壓榨,這裡許多人都和自己的頭人有仇恨,隻是以前頭人勢大,他們隻能壓製這份仇恨, 而現在有人幫忙了,這份仇恨就再也難以壓製了。

律日推演發現自己的勇士暗潮湧動,大聲叫道:“不要聽漢人的胡言亂語,這都是他們的詭計, 漢人就是想要殺光我們鮮卑人, 霸占我們的草原!”

徐偉卻出列大笑道:“我們說的是事實,你們草原最富裕的地盤都不如大漢最貧瘠的縣城, 我吃飽冇事霸占你們的草原, 殺光你們鮮卑人, 你說的纔是謊言!”

而後他對著鮮卑人部隊大叫道:“鮮卑人的勇士,草原上的牛羊是你們養的, 誰看到過有那個部落首領放牧過, 但他們卻霸占了所有的牛羊,養出牛羊的你們卻冇有一隻屬於自己的牛羊, 難道你們就不想拿回自己的牛羊,自己的財富!你們還在等什麼,殺了這些頭人, 你們就可以奪回自己的牛羊”

鮮卑人戰士想和看看了自己的同伴, 顯然他們有投靠徐偉的想法,但長久的壓迫卻又不敢做出頭鳥!

而這個時候被徐偉安排過來喊話的鮮卑人, 一個個對著對麵的士兵述說自己的情況, 自己有了上千畝的小草場, 有十幾隻牛羊, 有屬於自己的木屋,甚至還有了自己的老婆,自己有空的時候也會去馬邑打工,這個是徐偉專門安排好的宣傳員,都是在馬邑生活了兩年以上的老部眾,這些人的生活水平完全媲美大漢的小地主,在草原上更是隻有頭人纔有他們的生活水平。

就是這些日常瑣事增加了這些話的可信度,他們發現分牛羊之後生活如此幸福,鮮卑人戰士都露出羨慕的表情。

一旁的王舸看向徐偉輕鬆用計歎道:“渠帥的攻心計用的妙,對麵的鮮卑人已經冇有戰意了。”

徐偉笑道:“這就叫得民心者得天下,鮮卑人的頭人把自己的同胞當做奴隸,而我給他們新的生活,讓他們過的像一個人,隻要是正常人都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拓跋珪,還我姐姐的命了!”這個時候一個鮮卑人戰士忽然用戰刀砍向了自己的頭人,那個頭人都冇有想到自己會被自己的部眾砍死,就這樣吃驚的看著他!

其他戰士也震驚的看著這個暴起殺人的戰士,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了!

一旁的頭人發現這事情,狂怒道:“你敢殺自己的首領!赤水部落的戰士給我殺了他!”

那個戰士也冇有就這樣等死,而是快速離開隊列向著徐偉方向跑過去!

但他們的動作瞬間引起整個鮮卑人部落的騷動!

徐偉發現這天賜良機大叫道:“大家進攻!殺呀!”

徐偉身邊三萬戰士跟著徐偉大叫道:“殺!”

律日推演大叫道:“大家不要亂,敵人殺過來了,排好隊列準備迎敵!”

但鮮卑人士氣全無,看到徐偉衝過來的騎兵,大部分人都隻想要逃命,根本冇有打算戰鬥的準備!

所以律日推演越是大叫,鮮卑人的軍陣反而越亂!

“殺!”徐偉領著三萬騎兵衝進鮮卑人軍陣當中,一個衝鋒就沖垮了鮮卑人的大軍,此時的鮮卑人不是丟下戰刀舉手投降,就是轉身逃跑,完全失去了上次和徐偉戰鬥時的堅韌性,此時的鮮卑人完全是一盤散沙毫無戰鬥力可言。

律日推演的親衛看到鮮卑人一觸即潰叫道:“大帥, 大帥大家都逃走了, 我們也逃吧!我們回到部落,召集勇士再和雷公一戰”

但律日推演卻瘋狂道:“我是鮮卑人的西部大人, 其他人可以不戰而逃,我不能,你們有膽就跟著我殺!雷公我饒不了你,殺!”

說完他揮舞戰刀向著徐偉衝過去!

這次敗的太窩囊了,他的軍隊還冇有開打就被擊垮了,律日推演不服氣,他要找徐偉算賬!

而他的親衛看到已經瘋狂的律日推演,除了少數逃跑的,其他親衛都跟著律日推演衝向徐偉方向!

王舸看著從向他們的律日推演等人冷笑道:“簡直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王勇這帶著上千騎兵衝上過去!

“叮叮叮!”一陣白刃格殺之後,律日推演的親衛全部戰死,隻有律日推演衝出來了,但他繼續向徐偉衝鋒過來!

這下連徐偉都震驚於律日推演道:“對待這樣的勇士,讓戰死沙場是最好的歸屬!用弩箭殺了他!”

王舸指揮一曲弩箭手讓他們瞄準律日推演。

“放!”

“咻咻咻!”上百支長箭射中律日推演,他的戰馬瞬間倒地不起,他本人也身中數十箭倒下了!

而律日推演戰死指揮,鮮卑人再也冇有抵抗者了,4萬大軍投降了3萬餘人,還有幾千人逃出生天!

徐偉讓人把俘虜的鮮卑人戰士集中在一起,而後走到他們的麵前道:“我叫雷公,想來你們大家都認識我,我這個人一向說話算話,我既然說了要帶你們分牛羊,分草場,分老婆,就一定會說到做到!”

“現在你們誰告訴我你們的部落在什麼地方,我帶人去和你們主持公道,把屬於你們的牛羊全部給你們奪回了!”

這個時候一個鮮卑人叫道:“我的部落裡這裡不到30裡,我可以帶你們去!”

徐偉馬上問道:“你的部落有多少人,有多少勇士?”

鮮卑人道:“我的部落有上千人,不過部落的勇士大部分都在這裡!”

徐偉對他說道:“你召集你部落的勇士我再派500士兵幫你們,你有冇有信心殺了你們頭人,奪回屬於你們自己的牛羊!”

那名鮮卑人戰士堅定道:“我有信心!”

徐偉繼續道:“而後我會派人幫助你們分草場,分牛羊,以後你們多餘牛羊都可以去馬邑賣給我,你們冬天也可以去馬邑過冬,我雷公向天起誓,必定公平對待你們!”

鮮卑人戰士聽到這話用一柄小匕首劃破自己的額頭激動道:“以後我們百花部落必定以雷公大帥馬首是瞻!雷公大帥就是我們的天!”

而後這個鮮卑人戰士召集了自己的部落的人,同時也帶著徐偉的一曲部下向著自己的部落前進了。

而有了這個例子,鮮卑人的戰士紛紛向徐偉表示願意帶路,徐偉的3萬大軍跟著這些鮮卑人戰士,來到他們的部落。

先把部落首領抓起來,而後召集所有的部眾,公審他們,述說他們的罪惡,在大漠這樣惡劣的地方,殺個人的事情太普遍了,隻有公審每個部落首領都是罪大惡極之人,這些人被部眾們聲討一陣之後,而後被徐偉的人吊死!

而後徐偉的人按照馬邑的方法,對這些部眾分牛羊,分草場,基本上冇戶牧民都可以分到十來隻牛羊和上千畝的草原,教他們堆青儲飼料,教他們如何剪羊毛,並且告訴他們羊毛在馬邑的價格,讓他們瞭解這其中的財富。

而這些牧民也笑嗬嗬的生平第一次領到了屬於自己的財富,許多牧民都激動的流下淚水,同時上長生天祈禱,保佑徐偉長命百歲!

通過這一戰徐偉發現鮮卑人紙老虎的特性,他乾脆把進攻的目標對準草原上的鮮卑人,而想要解決羊毛問題,河套平原就成為了徐偉必須要掌握的地方了,於是徐偉決定出兵河套,徹底占領河套四郡。

通過分牛羊,分草場的行為,徐偉得到了鮮卑人的效忠,他來到雲中郡的三萬騎兵越打越多,他每擊潰一隊鮮卑人士兵,都會收回大量的騎兵,等他占據朔方郡的時候,他的騎兵大軍已經有8萬之多了。

同時徐偉也徹底擊潰了西部鮮卑人的部落,招降俘虜了20萬鮮卑人,可以說整個西部鮮卑人部落元氣大傷,不敢再靠近河朔地區!

徐偉這一套打酋長分牛羊的舉措下來,不但占據了河朔四郡,還占領了四周幾千裡的草場,手中更是多了20餘萬牧民,大漠的情況顯然是很難套用大漢的製度來管理的。

但這卻難不住徐偉,曆史書上給了他足夠的指導方向,金人的克猛製度,蒙古人的萬夫長製度,當然也少不了我大清的八旗製度,這些製度都可以套用在草原上。

徐偉思考一段時間後決定還是使用十進製的萬夫長製度,這個簡單易懂,適合現在的馬邑。

每百戶設立一個小定居點,安排一個百夫長以軍事化方式管理他們,平時放牧收割羊毛,戰時著跟著徐偉出戰。

再上麵這是千戶長相當於大漢的鄉級行政單位,萬戶長就是大漢的縣級正單位,這樣隻要大概安排10個萬戶長足夠足夠管理這幾千裡的草原。

徐偉在草原上實施定居製度,牧民的流動性太強了,要讓他們定居下來,這才方便管理,而青儲飼料則是牧民定居下來的前置科技,有了青儲飼料牧民們纔不用隨水草定居!

同時徐偉也改變了自己的戰略,本來他隻想在馬邑種田得到漢末亂世,但現在既然已經在草原上打酋長,分牛羊了,自然要趁熱打鐵了。

而且他也覺得這個戰略不算太差,前段時間馬邑的織布機已經超過了6萬架了,而且還在快速增加當中,想來今年就可以達到10萬架的數量,很快他就要為原材料擔心了,要是把馬邑的進攻方向對準草原,這不就相當於給馬邑多了一個原料產地和商品市場!

但占據河套容易,治理河套難,尤其是馬邑距離朔方郡超不多有2000於裡,已經遠離徐偉的統治核心了。

徐偉拿出一本書籍對王磊道:“我任命你為朔方郡太守,並給你留下一營騎兵!你在朔方要做的事情就是治理沙漠,開墾土地,處理好胡漢矛盾,同時幫助馬邑提高足夠多的羊毛!這其中治理沙漠尤其重要,而治理沙漠的方法我都寫在這本書上了!”

這本書籍上記載的,都是徐偉這幾天看到朔方郡的情況,根據後世經驗編寫的一些治理朔方郡的方法!

河套地區早在秦漢時期就開始開渠引水,發展農業。西漢時,元朔二年(前127年),漢武帝派衛青“出雲中以西至隴西,擊胡之樓煩、白羊王於河南,遂取河南地“,占領“河間“,即河套。

然後大臣主父偃向武帝上疏,“盛言朔方地肥饒,外阻河,蒙恬城之以逐匈奴,內省轉輸戍漕,廣中國,滅胡之本也。“武帝接受這一建議,當年即置朔方郡和五原郡(在今包頭西)。後又於元朔四年(前125年)置西河郡。河套平原還有雲中郡、定襄郡。北地、上郡的北部也延伸到河套地區。

武帝又在郡下設縣,數目一度達90個之多。當時的人們引黃河灌溉,當地農業迅速發展,經濟繁榮。河套在漢代為朔方郡、五原郡、雲中郡、定襄郡,以及北地、上郡的北部和西河郡的河西部分,統屬朔方刺史部。

到現在落敗下來,除了東漢朝廷實力衰落,在胡人入侵之下,不得不放棄這裡,還和開墾過度有關。

現在整個河套平原,有一小半都是沙漠,雲中郡,五原郡也出現了沙漠,戈壁。就是因為土地貧瘠,大量的漢人不得不逃回內地,而漢人數量的減少,又讓胡人勢力強盛起來,最終讓漢人退出了這片地區。

所以要占據河套地區,就要想辦法治理沙漠,要不然即便再次被開墾出來,這些田地還是會被沙漠吞噬,最終這裡還是會被漢人遺棄的。

王磊一臉高興,他冇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獨自鎮守一方了“渠帥,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信任的!”

至於五原郡和雲中郡,徐偉之後回到馬邑和眾人商議之後再做決定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