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後,徐偉在雁門關收到了董卓的賠禮。

徐偉看到這些戰馬高興不已道:“董卓還真是一個講究人,說賠西涼戰馬,還真弄的都是上等的戰馬,比我們馬邑的戰馬要高出一個頭!”

也不怪徐偉如此高興了,馬邑的戰馬和董卓帶來的戰馬一對比,馬邑的戰馬就是騾子,差距太明顯了,徐偉一直想弄鐵甲重騎兵,但這兵種鋼鐵已經不是主要的了,戰馬纔是主要的,冇有高頭大馬,根本扛不住鐵甲的重量。所以徐偉的鐵甲重騎兵一直冇有組建成功,而現在董卓弄來的西涼戰馬終於讓徐偉看到希望了。

於是他對自己手下道:“董卓是一個大方人,我們也要做一個講究人,這樣弄100匹羊毛布,再弄一件板甲,一柄鋼刀作為禮物送給董卓,同時問問他願不願意和我們做買賣,我們用馬邑的特產交換他們的西涼大馬!

隻要弄個幾千西涼大馬,他的鐵甲重騎兵就可以組建了!

三天後徐偉的禮物來到了董卓的大營當中!

董卓的親信知道之後也紛紛好奇過來觀看,而後就被徐偉的大手筆震驚了,羊毛布在洛陽城可以賣到5000錢,是難得一見的上等貨色,光這羊毛布就值50萬錢。

鐵甲造型帥氣,散發這冷光,戰刀更是可以看到漂亮的花紋,這些都是難得一見的寶物,更是武人喜歡的東西,穿上這些鐵甲鋼刀上戰場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

這些寶物在洛陽城都值幾十萬錢以上,也就是說徐偉這些禮物家族超過了百萬,要知道當今天子賣司徒給崔烈也不過花了500錢,這些禮物價值五分之一個司徒,而這隻是見麵禮,董卓的10匹西涼戰馬即便算的最貴也就值個20萬錢,回了五倍以上的禮,他們都不知道該說徐偉冤大頭,還是真豪爽了!

董卓看著徐偉的禮物饒有興趣道:“你們渠帥想要購買西涼戰馬?”

牛貴點頭道:“將軍的戰馬來的馬邑之後,我們渠帥發現,馬邑的戰馬完全冇有西涼戰馬高大,所以想要購買5000匹戰馬!”

董卓笑道:“你們渠帥可是大漢的敵人,本將來幷州就是為了防備你們的,給你們戰馬豈不是加強了你們的實力,這樣作繭自縛的事情你們認為本將軍會做?”

牛貴笑道:“在下相信馬邑的貨物是將軍拒接不了的!”

而後他看著四周的武將笑道:“有哪位將軍原因獻出自己的佩刀,和我馬邑的戰刀對比一下?”

牛輔大大咧咧道:“我來!”

說完牛輔拿出自己的戰刀並且自通道:“我這柄戰刀是洛陽城名匠製造,用的是百鍊技術打造的,吹毛斷髮,削鐵如泥,花了我20萬錢纔打造出來的!”

牛貴也笑著拿出自己的戰刀道:“我這柄戰刀就馬邑的常備武器,馬邑製造了好幾萬柄,花的錢到手冇有將軍多,隻有1萬錢!現在就看看我們誰的戰刀好了!”

說完牛貴用來對著牛輔砍過去,牛輔馬上用自己的戰刀抵擋,而後兩人更是相互砍了幾十刀。

“叮叮叮”的打鐵聲音不但在大帳當中響起,半天之後雙方力氣都耗儘了,這才停下手來!

牛貴自信的拿著自己的戰刀給董卓他們觀看。

四周的戰將都深吸一口氣!差距太大了,他們發現牛貴的戰刀隻有一些小口子,而牛輔的戰刀卻已經變成的鋸子了,顯然牛貴1萬錢的戰刀比牛輔20萬錢的戰刀要好的多了!

牛貴把自己的戰刀遞給牛輔道:“在下砍壞了將軍的寶刀,這把戰刀就作為賠禮送給將軍了!”

牛輔看著自己如同鋸子一般的戰刀氣的丟在地麵上,不過他也冇有這個臉去接牛貴的戰刀!

董卓開口道:“彆人給你的賠禮,你就接著!”

牛輔這才接過戰刀!

董卓繼續開口道:“這樣的戰刀和鐵甲你們馬邑都會提供給我們?”

牛貴道:“這是自然,將軍不是擔心我們得到了西涼戰馬會提升戰力,現在你們同樣得到了鐵甲戰刀,想來戰鬥力提升的更大,這就不用擔心雙方的實力不平衡了!”

董卓笑道:“既然你們渠帥這樣有誠意,老夫怎麼可能會拒接,這買賣就這樣定下了,我不但要你馬邑的鐵甲戰刀,還要你馬邑的羊毛布,隻要是你馬邑的特產老夫都要,就用西涼戰馬來付賬!”

這年頭不會做生意的將軍根本發展不起來,不要看董卓投靠了張讓,但張讓不會因為董卓是自己人就不收錢,張讓的原則都是收了你錢纔是自己人,纔會幫你們做保護傘,冇有上供誰和你是自己人!

董卓有三成的軍費是被宦官他們拿走的,要是冇有自己的商隊,董卓連兵都養不起。

但即便這樣他也願意,因為門閥士族做的更加過分,不要看董卓現在是閹黨一派的,在熹平年間董卓也投靠過門閥士族出身的袁隗,而在袁隗的幫助下,董卓先後出任了幷州刺史,河東郡太守,可以說已經成為了三公九卿之外最高的位置了。

但門閥士族貪的更多,要了他一半的軍費不說,還鄙視他是一個粗鄙的武夫,自認為自己是君子,好事冇有他的份,黑鍋倒是背了不少。

董卓一看在門閥士族這邊冇有前途,於是又在黃巾起義前後投靠了宦官一邊,成為了臭名昭著的閹黨。

閹黨就實在多了,拿錢就辦事,於是他這些年不管是勝仗,還是敗仗都可以升官,不到五年時間升到前將軍的位置,這在大漢是上卿,和九卿是一個等級的,這要是在門閥士族一方他根本不可能有現在的地位!

當然為了升官董卓花費的也更大,他可以成為前將軍,就是因為給張讓上供了1億錢,所以董卓要是冇有一點冇有其他的財源,他不可能升官,他的士兵也不可能保持現在這樣的精銳!

牛貴的來到,讓董卓敏銳的發現自己也可以和馬邑做生意,馬邑的羊毛布已經在洛陽城引起熱潮了,鐵甲戰刀也可以提升他部下的戰力,這些都是他想要的。

而他也有雷公想要的特產西涼戰馬,西涼戰馬對他來說根本不難弄,他本就是西涼的地頭蛇和羌人的關係也很好,弄一些西涼大馬過來簡直是輕而易舉,這樣的交易對雙方都有好處!

於是雙方商議好之後,徐偉就先董卓訂購了3000匹西涼戰馬!同時也達成一個互不侵犯的協議!

但這比交易還冇有完成,徐偉就急匆匆的趕回馬邑了,因為鮮卑人再次劫掠藤甲軍。

徐偉沖沖趕回來,馬上趕到議事廳。

此時王磊等軍方武將已經全部到齊,王老漢,張白騎這些主政官也全國過來,現在的藤甲軍可不是大小貓兩三隻了,高層彙集起來有幾十人,大家分成文武坐成兩派,很有黨國的氣勢!

徐偉問道:“鮮卑人還冇有打怕,他們還敢來馬邑?”

王舸道:“草原上鬨旱災了,很多牧民活不下去了,他們自然要搶我們馬邑了!”

王磊也跟著說道:“這次鮮卑人還是吸取了教訓的,他們不再是十幾萬人進攻馬邑了,而是分成幾百上千人進攻我們,他們搶的到東西就跑,看到我們的大軍一樣跑,雖然還冇有多大損失,但卻已經嚴重影響我們的建設了!”

“鮮卑人搶了什麼地方?”徐偉擔憂問道?

王舸臉色嚴肅道:“成樂、武進、原陽、定襄、鹹陽、武泉、北輿等縣!”

徐偉聽到這些縣城臉色奇怪道:“不對吧!這些縣城不是雲中郡的地方,這麼跑到我們馬邑來了,我可不記得我們占據了這些縣城!”

王珂聽到這話卻麵不改色道:“渠帥,他們不是我們占據的,而是本土的漢人自己歸順我們的!雲中郡的漢人現在冇有朝廷的支援,這些年屢屢被鮮卑人欺壓,去年我們戰勝了鮮卑人,這些地方的百姓就找了威望高的人,請我們去保護雲中郡!”

但徐偉懷疑道:“漢人會請我們,但胡人也會請我們?”

雲中郡可不止有漢人的勢力,還有鮮卑人,匈奴人的勢力,可以說是一個三方交彙非常複雜的地方,所以徐偉纔不想占據雲中郡!

王珂知道徐偉懷疑,於是仔細和徐偉說了草原上現在的動向!

自從徐偉分牛羊,分老婆之後,整個草原上的牧民都開始躁動不已。光去年冬天就有許多活不下去的鮮卑人投靠馬邑,平城校尉趙榮也冇有多想,畢竟馬邑一向缺少勞動力,藤甲軍更是底層出身,他們也不會在意什麼胡人不胡人的,畢竟大家都是被門閥士族壓迫的對象。

隻是趙榮都冇有想到,他一個冬天會招攬到3萬鮮卑人!而度過一個冬天之後,這些鮮卑人還真就認為自己是藤甲軍當中的一員了,春暖花開的時候這些鮮卑人自發組成一個個小部落,而後占據了以前和連王庭的草場,於是在徐偉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在大漠有了上千裡的草場!

馬邑其他的官員發現這也可以,於是他們紛紛開動自己的腦筋想辦法擴充自己的地盤,他們派人聯絡雲中郡的百姓,問他們想不想投靠馬邑。

雲中郡的百姓自然喜出望外了,有這樣的大腿可以抱,還不馬上抱住,他們紛紛派出自己的代表求藤甲軍占據他們的地盤。

於是在徐偉又不知道的情況下,雲中郡就這樣被藤甲軍占據,至於胡人勢力就更簡單了,隻要對他們說分牛羊,分草場,分老婆,這些胡人馬上就反水自己的部落首領,跟著馬邑的士兵吊死這些胡人首領。

而最可憐的還是匈奴人!他們雖然和藤甲軍隔著一個長城,一條黃河,但他們卻可以去藤甲軍的地盤打工!

而後他們就看到了,藤甲軍到處都是種滿小麥的田地,一小群,一小群的牛羊,而這些都是屬於馬邑的牧民的,尤其是他們知道這些都是去年分牛羊,分老婆得來的,這些訊息的傳來匈奴人一個個羨慕得要死。

於是匈奴人底層的牧民私下串聯,推舉出一個代表,跑到馬邑這裡來,求他們去占據匈奴人的地盤,給他們分草場,分牛羊,分老婆!

甚至有些心急的人,乾脆自己就殺了他們的部落首領,而後再邀請馬邑的官員過來,當然還有很多人乾脆就想自己取代部落首領的,但這些人威望不高,根本不能服眾,反而因為搶奪牛羊女人相互殘殺,最後隻能請馬邑的官員來支援分牛羊的事情!

而這種打土豪,分田地的事情,馬邑做的太多了,已經有一套完備的程式了。

馬邑的官員帶著十幾個士兵和幾個懂字的手下來到匈奴人的地盤,而後按照人頭快速分牛羊,草場也按照一戶一千畝的劃分,而後馬邑的運輸隊也跟著過來了,幫助他們用木頭模具製造出房屋,馬廄,木欄,教他們堆青儲飼料,教他們剪羊毛去馬邑換錢!還把他們組織起來,進行軍事訓練。

可以說隻要這些牧民融入到馬邑的經濟體當中,生活快速變好,這讓馬邑來的官員迅速積累巨大的聲望!

於是冬天剛剛過去,羌渠驚恐的發現自己的王庭藤甲軍居然隻隔著一條黃河,黃河北岸的部眾全部變成藤甲軍的一員了。

匈奴人已經是落水狗了,對藤甲軍連叫都不敢叫,他甚至不敢召集匈奴人的騎兵找徐偉算賬,隻能默認黃河以北的地盤就藤甲軍占據!

分牛羊已經在整個草原形成一股難以阻擋的趨勢了,甚至形成一種運動,越是靠近藤甲軍勢力範圍內,這種運動漫延的越快速,連鎖反應再度出現,小半個河西郡,整個雲中郡都開始自發形成這樣的運動。

胡人的部落首領自然也不會等死,他們帶著自己的心腹,隻要有誰敢討論分牛羊的事情,他們就有殺錯,不放過,但這樣殘酷的殺戮並不能自製這樣的運動,他們底下的牧民反而紛紛逃離自己的部落,投靠藤甲軍,而後帶著藤甲軍的士兵殺了這些部落頭人,在自己的部落分牛羊。

於是徐偉的地盤快速擴張,從一個半郡擴張到小半個幷州大小。

胡人的部落首領根本冇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他們發現殺戮不能解決問題,就想到瞭解決雷公這樣源頭。

鮮卑人實力尤在,他們看徐偉就分田地的手段來拉攏他們的部眾,甚至讓他們的部眾殺他們怒火中帶著一絲恐懼。

隻可惜去年的一戰讓他們清除的意識到,想要正麵擊敗雷公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於是他們想到了自己的看家本領——遊擊戰。

於是草原上的部落首領他們集中手中的勇士,以幾百,上千為群,騷擾被徐偉占據的地盤,這纔有今天這一幕!

而王舸他們拿出最新的馬邑地圖,徐偉才發現自己的地盤居然進入到五原郡了,呂布的老家成為了徐偉的地盤了!

徐偉無奈的拍了自己的腦袋,傳說中的河套平原算是被自己占據了一大半了,隻可惜這個時代的河套地區卻是寒苦之地,要不然大漢也不會交給匈奴人來休養生息了!“你們的本事真大,這才半年多的時間就擴張了幾個郡的地盤!”

王磊道:“渠帥你又不讓我們南下打太原郡,而胡人又不禁打,我們根本冇有出多少兵力,他們自己就過來投靠,這樣白給的地盤為什麼不占據!”

好吧!徐偉也覺得王磊說的有道理,他都感到奇怪了,曆史上的胡人不是很難打,狠難纏的,像匈奴人和大漢糾葛了400多年,大漢都滅了,匈奴人還冇有滅,鮮卑人就更不得了,五胡亂華之後北方的政權基本上都是鮮卑人的後裔建設的。

怎麼到了自己這裡,不管是匈奴人還是鮮卑人都如此不堪一擊!

徐偉思考了半天,覺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分牛羊**好!纔會讓匈奴人和鮮卑人在自己麵前不堪一擊,畢竟新天朝已經試驗過的,直接把某人打成了運輸大隊長了。

而自己用這樣的方法直接瓦解了匈奴人和鮮卑人底層的部眾心,加大了胡人上層和底層牧民的矛盾,這樣一來他們碰到了徐偉的軍隊自然變得不堪一擊了。

徐偉看著王磊他們說道:“現在鮮卑人來報複我們了,讓我們馬邑無法安心發展,你們有什麼辦法?”

王舸道:“分牛羊的政策纔是我們戰勝鮮卑人的法寶,我相信和我們戰鬥的鮮卑人他們也想要分牛羊,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讓他們知道我們這個政策!”

徐偉道:“但鮮卑人飄忽不定,我們怎麼找到他們?不找到這些鮮卑人,我們的政策也就無從宣傳了!”

王舸笑道:“這也很好解決,我們難以找到鮮卑人的蹤影,但鮮卑人卻可以找到他們,我們馬邑現在有近20萬鮮卑人的部眾,隻要在這其中招募一些人成為騎兵,他們將會是我們對付鮮卑人最好的幫手!”

“我們隻需要安排1萬騎兵作為核心,而後再從鮮卑人當中招募2萬騎兵,這樣組成一支3萬人的騎兵軍團,而後向著雲中郡進發,餘下的就是看著2萬鮮卑人的騎兵了,鮮卑人想要分散戰鬥,我們就陪他們分散戰鬥,鮮卑人想要決戰,我相信他們也不可能是我3萬騎兵的對手!”

徐偉也覺得隻能這樣試一試,於是就召集好3萬騎兵,開赴雲中郡!

來到雲中郡之後,徐偉一萬常備軍駐紮雲中城中,餘下的兩萬鮮卑人戰士則以500人一曲為一個作戰單位,他們撲向騷擾藤甲軍的鮮卑人騎兵!

而在馬邑這裡過上好日子的鮮卑人戰士,戰鬥力遠比還是奴隸的鮮卑人戰士強多了,這樣的遊擊戰進行了一個月時間,鮮卑人居然被打的節節敗退,不得已以大股騎兵存在,這纔沒有被徐偉的戰士消滅。

看到不能戰勝藤甲軍,他們馬上向西部鮮卑人大人律日推演求援。

律日推演知道這情況之後,馬上帶著2萬鮮卑人勇士支援他們!

律日推演的到了,讓這些鮮卑人頭領士氣大振,他們紛紛來到律日推演身邊道:“漢人不講規矩,居然用分牛羊來瓦解我們的部落,要是我們不能消滅對麵的雷公,鮮卑國一定會亡在雷公手中!”

律日推演也知道徐偉這段時間的動作,但他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徐偉算是抓住了鮮卑人的一個死穴,即便是他都冇有想到有什麼辦法來抵消徐偉的宣傳。

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戰勝雷公,在草原上勝者為王,失敗者再好的政策也不會有人在意!

於是他對這些部落首領道:“給雷公下戰書,我們三天後決一死戰,隻要我們勝利了,殺了雷公,自然不會有人再來蠱惑我們的士兵了!”

戰書來到了徐偉的營地!

徐偉驚訝道:“居然又是這個律日推演?”

王舸擔憂道:“渠帥,這個律日推演帶來了兩萬人,加上鮮卑人本就有2萬多的勇士,對麵就有4萬人,他們人數比我們多!”

徐偉笑道:“但他們的士氣卻不高,人數再多也隻是烏合之眾,勝利終究會是我們的!”

“就和律日推演約定,三日後我們一決生死!”

三日後!

律日推演帶著4萬鮮卑人騎兵,整裝待發!

徐偉帶著3萬騎兵和律日推演的軍隊對視而列!

這個時候徐偉一揮手,上百個鮮卑人拿著鐵皮喇叭上來大喊道:“鮮卑的兄弟們,不要給這些頭人再賣命了,你們幫他們作戰能得到什麼,不過是苟延殘喘的活下去而已,隨便一場風雪都可以要了你們的命,你們搶到的錢財也大部分道了頭人的手中,你們付出生命也不過是富裕了頭人,其他的和你們一點關係都冇有!

你們除了命一無所有,為什麼要把自己僅有的命給頭人,他們甚至不願意為你們的性命付出一隻羊羔,而雷公渠帥來草原了,卻可以給你們分牛羊,分草場,分老婆,隻要你們拋棄這些頭人,你們就可以得到牛羊,老婆和屬於自己的草場,這連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

------題外話------

一萬二,相當於六更了,求月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