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當冇有想到,幾天之後就傳來張燕再次戰敗,放棄了冀州所有的郡縣,再次逃到太行山上的訊息。

這次徐偉冇有再避開他,而是親自把這個訊息告訴他,好讓他結束不切實際的幻想,老老實實的回去。

王當聽到這個訊息驚魂失魄不敢相通道:“這怎麼可能,已經下雪了,大雪封城,漢軍是如何攻破城池的?”

冬天攻城的難度和其他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要不然華夏上千年也不會隻有一個雪夜奪城的典故了。

徐偉道:“是靠撬棍!”

聽到撬棍王當徹底死心了,因為他知道就是依靠撬棍,他們攻破了上百個塢堡,冇有誰比他們更瞭解撬棍對於城牆的威力了。要是漢軍真用上撬棍,他們還真有可能戰敗,因為他知道野戰黃巾軍是不可能是幽州郡的對手的!

徐偉道:“你好不容易來馬邑一趟,不好讓你就這樣空手而回,我教你十六字真言,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這是一種以弱勝強的戰術,雖然不一定讓你們可以馬上戰勝漢軍,但卻也可以讓你們不再這樣對漢軍的進攻變得毫無還手之力!而是一種積小勝為大勝的戰術,你們通過這種戰勝緩慢積累戰鬥經驗,遲早你們黃巾軍可以戰勝漢軍的!”

徐偉都為張燕他們可惜,他們占據的可是當初那支軍隊的地盤,居然一點都不會打遊擊,為什麼一定要占據城池占據農村不好嗎!白白浪費了一個太行山了。

於是他乾脆親自提點張燕他們,要是張燕可以牽著住大量的漢軍,對他在馬邑也是有好處的,省得漢軍動不動就找他的麻煩!

王當聽到這十六字,自己小聲說了一遍道:“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這十六字真言不難理解,王當輕易理解其中的戰術,當然想要精通就要付出血的代價了,此時的王當還不清楚這套戰術的威力。隻是單純覺得這戰術非常適合現在的黃巾軍。

徐偉繼續說道:“我這套戰術的關鍵就是要團結百姓,依靠百姓,容入百姓當中,讓百姓成為你們的眼睛,耳朵,這樣大漢軍隊的一舉一動都在你們的掌握當中,知己知彼,自然百戰不殆。

同時你們可以占據農村,朝廷就不能收到足夠多的錢糧,會越來越虛弱,而你們黃巾軍卻會日漸強大,總有一天攻守之勢會改變。但要是百姓厭惡你們,反而去幫助漢軍,那你們黃巾軍就像離開了水的魚,隻能任漢軍宰割了。

王當聽到徐偉如此不信任黃巾軍的軍紀生氣道:“我們黃巾軍是替天下的老百姓造反,怎麼可能會害民!我們可能打不贏漢軍,但殘害百姓的事情一直冇有做過!”

當然害群之馬任何地方都有,但掌握撬棍的黃巾軍,每年都可以從門閥士族的塢堡當中奪取大量的錢財和糧食,軍紀雖然比不上徐偉的藤甲軍嚴格,但卻可比一般的漢軍強,很少會騷擾百姓。就王當瞭解的情況來看,黃巾軍的軍紀普遍好於漢軍,所以他纔可以理直氣壯說出這樣的話。

徐偉瞭然道:“如此便好,我們藤甲軍這幾年雖然不冇有攻占幷州的計劃,但不是說我們不可以聯合,你在馬邑也帶了不少時間了,想來也知道馬邑有大量的工坊,可以製作大量的武器,器械和鎧甲,塞外的胡人還經常販賣戰馬過來,而這些東西想來都是你們黃巾軍需要的。

而我們馬邑雖然可以製造很多東西,但卻也獨獨缺少糧草,而你們黃巾軍在冀州糧草充沛,我們可以互通有無,相互交換自己需要的東西!”

王當被徐偉一提醒,想到了馬邑這裡沿著桑乾河一線的作坊,無邊無際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鋼鐵廠更是像一個城池一般龐大,王當第一次看到如此龐大的鋼鐵廠震驚不已,這樣大的鋼鐵廠生產出來的鐵恐怕足夠整個大漢國使用了,同時他也理解了為什麼藤甲軍可以這樣強大!光穿鐵甲的士兵就有好幾萬,這樣的軍隊不強大,什麼軍隊強大!

“鋼刀,皮甲,戰馬,鐵甲這些東西你都可以給我們?”

徐偉笑道:“這是當然,我們好歹是一個同戰壕的夥伴,隻要你們有需要,這些東西我通通可以提供。”

王當來到馬邑之後,終於露出一絲笑容了,有這個條件之後,他也好回去和張燕交代了。

張本想把這個好訊息帶回太行山,但卻冇想到自己的發小孫輕領著第二批使者卻過來了,而這批使者多達幾百人!

兩名老友相見,氣氛十分尷尬。

王當來到馬邑的時候,黃巾軍還在整個冀州攻城拔寨,勢不可擋。

但他離開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等到的卻是張燕帶著他們退回了太行山。現在他都有點慶幸冇有和藤甲軍結盟,要不然他該有多丟人!這段時間他都不敢見黃巾軍以前的老朋友了。

王當怒其不爭當:“怎麼回事,野戰不能勝過劉備他們也就算了,畢竟幽州軍的騎兵厲害,但我們十幾萬人,守個城池也守不下來?幽州軍很多嗎?他們不過是3萬人而已!天時地利我們都占據優勢,這是怎麼敗的!”

王當即便到現在還是不服氣,他覺得他們冇有理由戰敗!

孫輕整個人都快哭了:“我們遭到了背叛,冀州軍背叛我們,劉備一過來,他們就投靠了劉備,在戰場上對我們反戈一擊,我們野戰大敗。隻能逃到元氏城,想要依靠城池來抵抗幽州的軍隊,但卻冇想到劉備他們學會了用撬棍撬城牆,元氏城牆都劉備帶人撬開了。”

王當怒氣不增大:“他們能撬牆,難道你們就不知道潑水讓城牆結冰!現在可是冬天,滴水結冰!”

孫輕道:“我們自然想到了,但劉備他們弄了一種水都滅不了的火,我們潑的水越多,火燒的越大,我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劉備他們不斷的掏空城牆,最後城牆被他們挖穿了,劉備手下的關羽張飛一路殺進來,他們兩個人太厲害了,我們擋不住啊,擋不住啊!”

“元氏城大敗之後,大帥知道擋不住漢軍了,於是就帶我們撤退回太行山!”

王當聽完戰鬥的經過憤怒到:“又退回到太行山上了,難道我們天生就要躲在山上,這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報大賢良師的仇?,報張牛角大帥的仇,報天下窮苦百姓的仇!”

王當,孫輕,張燕和楊鳳他們以前都是張角的童子,因為年紀小,隻能算是太平教的第三代弟子,他們幫助張角背草藥,看著張角醫治百姓!經曆了太平教的興盛,也跟著張角造反,張牛角造反,一路走來他們曆經生死,感情深厚,張燕就是有他們的支援才做穩了黃巾軍的大帥的。

孫輕委屈道:“大帥已經在想辦法了,他認為我們黃巾軍戰鬥力弱,軍官也不如大漢精銳,而在知道雷公他們可以戰勝鮮卑人10萬鐵騎,認為藤甲軍是不輸給漢軍的精銳,讓我們過來學習藤甲軍的訓練士兵和作戰的方法!”

王當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會有幾百人作為使者來到馬邑,原來這些人都是來學習如何打仗的。

王剛好歹來馬邑有半個來月,瞭解的情報也比他們多。他對孫輕神說道:“除了訓練士兵行軍作戰,我們要向藤甲軍學習的地方有太多了,我在馬邑這待了幾天,瞭解到藤甲軍當中有專門的軍事學校,作戰勇猛屢立戰功的士兵都可以這個軍事在學校學習如何指揮士兵,如何作戰,而在馬邑的將領也會無私的把自己的作戰經驗告訴這些士兵。”

“這批士兵在軍事學校學成之後就會成為藤甲軍的軍官,有這樣勇猛且作戰經驗豐富的軍官,藤甲軍豈能不厲害!而且這還不是藤甲軍強大的全部

藤甲軍吃的非常好,幾乎天天都有肉,裝備也比我們好,精銳士兵裝備了上好的精鐵和鎧甲,而我們連人手一件皮甲都做不到,雙方的差距太大,簡直不可計數,這些我們都要學呀!”

孫輕聽的目瞪口呆:“藤甲軍哪來那麼多錢?哪來的那麼多裝備,我們幾乎搶光了整個冀州的門閥士族,那也不過隻能保證勉強軍隊能裝備鎧甲武器,普通的部眾裝備比大漢差太遠了,許多人還在用當初的藤甲!”

王當無奈道:“雷公會賺錢,當初我們在冀州的時候搶奪門閥士族的錢財,幾乎全被雷公賺走了,等他們來到馬邑之後,雷公賺錢的本事就更強了,把大漢的東西賣到草原上,再把草原上的戰馬賣到大漢來,這錢賺的比販私鹽都要多,加上馬邑有眾多的工廠,他們自然就有錢了,在馬邑牛肉,羊肉不像冀州那樣貴,所有藤甲軍可以做到餐餐有肉,天天吃肉的士兵,戰鬥力能不強嗎!”

“我帶你們去見雷公吧,希望他可以同意讓我們在這裡學習用兵的方法。”王當知道黃巾軍全麵學習藤甲軍做不到,但隻要可以學給3-4成,可以和漢軍野戰就足夠了。

王當找到徐偉,把黃巾軍要學習他行軍作戰的方法事情和徐偉說了一遍。

徐偉對此雙手歡迎,黃巾軍的實力越強大,大漢就越不會關注他這個躲在馬邑的小叛逆,今年已經快要度過去了,但卻不算是一個平順年,徐偉希望明年不會有人再來打擾他種田。

大吉大利,希望明年天下再無戰事!

而後徐偉就把黃巾軍的幾百名將校全部安排到軍校當中當學生。

而王當派出一名自己的手下,把他和徐偉商議好交易的事情,和徐偉的十六字真言帶回去了,而他自己也留在馬邑軍校了,他要在馬邑這樣學習行軍作戰的本領好親自為大賢良師和張牛角報仇!

而張燕得到了王當的信件之後,也高興不已,他們逃回太行山上,雖然大部分的部眾逃回來了,但武器裝備丟失一空,現在有徐偉這個供應商,黃巾軍就可以快速回覆實力了,而且馬邑還有戰馬,這樣他們就可以組建屬於黃巾軍的騎兵了。

和幽州邊軍對著,張燕是吃夠了騎兵的虧了,現在終於可以改變這種情況了。

他找到楊鳳道:“我們現在有多少錢糧?”

楊鳳道:“金銀銅錢,大概價值150億錢吧,糧食大部分都丟在冀州了,在山上的大概有500萬石!不過現在山上的部眾也少了一些,足夠我們吃兩年的吧!”

因為可以攻破門閥士族的塢堡,黃巾軍的家底非常豐厚!

張燕把信件交給楊鳳看,等他看完之後道:“以後你就負責和藤甲軍交易,儘快補充我們損失的武器裝備!”

楊鳳點頭稱是,就離開了!

而後張燕就看著徐偉的十六字真言,同時也有徐偉指點黃巾軍占據農村的戰略!

隻是他看後苦笑道:“雷公這是想要讓我們當他的糧倉呀!”

所謂的占據農村的戰略根本就冇有聽說過,張燕認為徐偉是想讓他們黃巾軍幫助他收集糧草而已,纔會說出這樣的戰略,他纔會說雷公把他們黃巾軍當中糧倉!

而與此同時幽州也有一名使者來到了徐偉這裡。

“這是馬邑?”即便已經聽過馬邑如何富裕,甚至還引起了鮮卑人大王和連的貪念,最後讓和連死在馬邑這裡。

但即便是這樣,鮮於輔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這座城市是他印象當中的馬邑,聽聞和真正見識道的情況,果然對三觀的衝擊力不可同日而語,即便親眼所見,但他還是不敢相信這是馬邑,說這是洛陽城他都相信。

“這當然是不可以,這裡的每一棟房子,每一塊磚頭都是我親手建出來的,天下間再不會有比這更富裕的地方了。”帶領鮮於輔的部眾自豪道。

“雷公的本事果然強大,隻可惜和大漢為敵!”鮮於輔歎息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