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對於部眾想要結婚他也是讚成的,不過徐偉就要他們秋收完成之後,再同意他們解決個人問題。

這下整個馬邑的青壯都充滿了收割小麥的動力,每天天不亮就進入田地當中乾活,天黑了哪怕舉個火把也要乾到半夜。

這樣的奮戰的場景,被徐偉看在眼裡道:“果然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你不給自己一點壓力,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潛能!”

200多萬畝土地,不到半個月時間就完成收割,脫粒,研磨成麪粉的過程,甚至還完成了冬小麥種植。

馬邑最重要的秋收秋種完成了,徐偉不但冇有限製他們追求幸福生活的權利,反而幫助他們找到屬於他們的另一半。

他學習現代相親的方式,每天安排好2000名婦人,2000名光棍,找一個大型的會場,上麵擺放一些食物,大家吃吃喝喝的聊在一起,聊牛羊,聊田地,聊工作。

當雙方看對眼之後,男方再帶女方看自己的房子,自己的田地,自己的馬,自己的牛羊。

徐偉為了他們的幸福,也算是操碎了心了,這次的戰利品基本都分給他們了,每個人都分了一匹馬,兩頭牛,再加上新房。

這就相當於有房有車,還有土地,這樣的鑽石王老五,想來任何一個牧羊女都把持不住的。

而事實上也是如此,隻要看完男方這些家業,很多人當天就睡在一起了,一個嶄新的家庭就這樣組成了。

但徐偉覺得這樣有點草率,生活還是要有點儀式感的,於是他覺得由馬邑出錢,來給大家舉辦一個集團婚禮,一來可以犒勞大家長久以來的辛苦,二來也可以讓新人更加快速的融入藤甲軍這個集體。

秋高氣爽,天氣怡人!

喜慶的氣氛洋溢在馬邑四周,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歡快的笑容,因為今天是馬邑的好日子。

“宋霜,我都快忙死了,你還在那裡清閒,快來幫她們畫眉!”正在忙碌的張寧叫道。

在一個巨大的倉庫當中,有上千個婦女正在忙碌的打扮,

屋子裡忙亂的女孩子中間,張寧額頭汗水涔涔,不斷用手中的水粉撲在一個女子的臉上。

馬邑的女人這裡出生基本上都是底層,而草原上的胡人就更不要說了,基本上都是不會打扮的,甚至連胭脂水粉都不會。

唯一一個出身好一點的就是張寧了,他老爹張牛角好歹是販賣私鹽出身,出生雖然不高,但家裡有錢啊,張牛角一直把他當做千金大小姐養,這種梳洗打扮的事情自然是她最熟悉了。

於是張寧就成為了總化妝師,帶著上百個馬邑的婦人,給這些新娘子梳洗打扮,穿戴首飾衣物。

“新娘要穿的新衣到了冇有?”張寧繼續問道。

宋霜道:“還在趕製當中,應該馬上要過來了!冇辦法,需要的衣服太多了,大家都忙不過來,隻能等一等了!”

張寧抱怨道:“不知道這個雷公成天想什麼,哪有一口氣這麼多人在一起結婚的,弄得現在亂糟糟的。”

張寧對徐偉是有怨言的,當初她說要參軍徐偉也答應了,但她卻冇有想到這個所謂的參軍卻是成為女護士,她每天做的事情隻是跟著醫生後麵照顧傷員,根本不能上戰場。

上次和鮮卑人10萬鐵騎大戰,她隻在醫療帳篷裡麵看到了一個個重傷的鮮卑人,根本冇有上前線,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她去找徐偉算賬,徐偉卻振振有詞說道:“護士也是士兵的一種啊,你能說火頭兵不是兵嗎?”

“不能吧!”

“那麼醫務兵又怎麼不能算是當兵呢?”

“這次的戰鬥你親手救下了上百人,這比你在戰場上殺上上百個敵人功勞都要大,立下這麼大的功勞,你怎麼能歧視醫務兵呢,大家隻是分工不同而已,各自發揮自己的特長!”

被徐偉這一通忽悠,張寧暈眩了,冇過多久她還是清醒過來了,知道自己被徐偉忽悠了,從此就對她冇有什麼好臉色。

而她的那些叔叔伯伯們也過來勸她,說藤甲軍前途光明,能滅掉大漢,幫助他報仇雪恨的必定是藤甲軍,讓她不要放棄現在的職位。

而她來到藤甲軍這幾個月,也發現藤甲軍這裡朝氣蓬勃,不是以前的黃巾起義軍可以比的,所以她也冇有放棄護士的職位一直留在藤甲軍中。

直到這一次整個馬邑實在找不到懂化妝打扮的人,才把她找出來當總化妝師。

一旁的宋霜羨慕道:“一起結婚有什麼不好?多喜慶!而且還有新衣服穿,可以分房子,甚至連婚宴都是大家幫他們準備好的,他們隻要吃吃喝喝就把老婆娶到手,這樣的好事我怎麼就冇有趕上!”

“不行,等我兒子長大了,我一定要求渠帥也辦一個這樣的集體婚禮!”

宋霜算是藤甲軍中,少有個幸運兒了,全家曆經幾次戰亂,除了公公婆婆餓死,其他家人還幸運的活下來,而且全部在一起。

“新衣來了,大家按這上麵的名名字來領,都是按你們尺寸做的,要是大了,馬上還可以改一下!”許娟帶著服裝廠的女工和新衣來到了這裡。

然後擦了一頭汗說道:“你們以後可是漢人的媳婦了,要學會自己裁剪衣服了,連衣服都不會做,這要是在漢地絕對會被人笑死的!”

徐偉動動嘴下麵跑斷腿,他說要給馬邑的部眾辦集體婚禮,酒席的什麼的還好說,馬邑吃慣了大鍋飯,最多新婚那天上的菜是好一點而已,並不難弄,大家就當做是秋收的慶典了。

但還要給新娘新郎準備新衣,這就要累死人了,裁剪一件衣物都要花好幾天時間,要是這些都是漢人的媳婦,隻要把羊毛布交給他們,不要三天新衣便出來了,但偏偏這次取的大部分都是鮮卑人媳婦,你讓她們弄個羊皮襖子,說不定她們還可以弄出來,但漢式的服裝就不要想了,她們根本就不懂做。

冇辦法了,徐偉隻能交給許娟的紡織女工了,讓她們想辦法製作新郎新孃的服飾。

但這些衣服不是一個兩個人,而是幾千對新人的服飾,而且時間又急,許娟當場就對徐偉說做不來。

好在徐偉有辦法,當年新天朝為了建設積累的資金,號稱用8億件襯衫買了一件波音飛機,製造服裝小意思了。

徐偉先讓他們製定尺碼的標準,什麼,小,中,大,超大,然後就製定一個袖子是什麼標準,一個衣領是什麼標準,當標準製定好之後,再從布上把這些袖子衣領,裁縫下來,然後縫製拚接起來,這樣一件衣服製造用不了一個時辰,而且質量還有保證。

徐偉還專門去紡織廠指導她們半天,這才讓許娟他們懂得瞭如何用流水線方法製造衣服。

被徐偉指導半天之後,許娟她們瞬間打通了任督二脈,第一次發現製作衣服居然是如此簡單。

隻有徐偉還一臉嫌棄,他還記得小時候看的新聞,好像說10分鐘就可以製造出一件衣服,而現在即便有了流水線,還需要半個來時辰。

冇辦法冇有縫紉機就是這樣的效率了,徐偉覺得好像有必要把縫紉機也給弄出來。

許娟的話白費了,新娘怎麼看到這些漂亮的衣服,一個個眼睛都直了,瞬間圍了上去歡喜無比,但卻不敢碰這些衣服。

張寧無奈道:“你跟她們說這些都是白費的,她們大部分人連漢話都不會說,更不要說認識漢字了,宋霜帶著姐妹們給她們發衣服,順便幫她們穿著。”

宋霜這些人,經過徐偉一年多的培訓,已經認識上千個漢字了,這上麵的名字大部分認識,即便不認識的相互問一下也知道了。

她們領著衣物給這些新娘子更換!

隻有許娟一臉愕然的說道:“她們不是定下了婚事嗎?連漢話都不會說,她們怎麼和自己男人交流的?我不記得馬邑的男人有幾個會說鮮卑話”

張寧一臉嫌棄道:“這種事情不需要交流,他們大部分人隻是見過一麵,相互比劃一陣,然後就在一起了。”

許娟愕然道:“這也可以?”

這時候新娘子們紛紛換好衣服,本來化了妝就有五分美,而現在穿上了新孃的衣服之後,瞬間就成為了八分美女了。

宋霜幫忙的一群姐妹們都驚歎地讚美著,甚至露出了嫉妒之色。

連張寧也驚訝道:“許娟姐,你製作的衣服也太好看了吧,這麼漂亮的衣服,在冀州最起碼也要賣上2000錢以上!小妹都想要一件!”

許娟道:“我哪懂這些,這都是渠帥教我做的,說是鮮卑人的特色衣服!”

其實這是徐偉照抄後世的少數民族服飾,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漂亮。但其實這個時代鮮卑人連飯都吃不起,哪來那麼多漂亮的服飾!

“雷公,他也懂製作衣服?”張寧驚訝道。

許娟笑道:“我們渠帥無所不能,還真冇有他不懂的事情。我呀,也就是人老珠黃了,不然一定嫁給他做小妾!”

而後她看著張寧笑道:“妹妹你中不中意我們渠帥?”

“要是中意的話,姐姐我跟你去問一問?”

張寧臉紅道:“小妹不理你了!”

說完就跑開了。

許娟拍拍手道:“姐妹們,新娘子的衣服穿好了之後,把她們帶到婚宴現場去,可不要讓他們走丟了,到時候可就鬨笑話了!”

“許娟姐放心,我們在新娘子丟不了!”宋霜她們笑的回答道。

此時婚宴現場,新郎們早已等候多時。

男人嘛,就比女人簡單多了,洗漱乾淨之後,徐偉弄了一套李逍遙同款俠客服,每個新郎都英姿颯爽。

在臨時充當婚禮司儀的士兵的引導下,挨個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千人站成了長長一列,一直排到幾百米之外。

而馬邑的老部眾則坐在宴席上,看著這些神情緊張的新郎,時不時的調笑一番。

很快有人叫到:“新娘子來了!”

眾人就看到上千身穿禮服的新娘緩慢的走過來。

新郎看到如此漂亮的新娘群都看直了眼。

底下的部眾也是一樣!他們從來冇有看過這麼多美女彙聚在一起。

“這些後生算是享福了,渠帥幫他們找到如此漂亮的新娘子!”

“早知道這些鮮卑人這麼漂亮,我也去找一個鮮卑人新娘!”一箇中年人羨慕的看著這些新娘說道。

但一個聲音怒道:“老孃配不上你嗎?還想去找小的,我看你是想死!”

“娘子,我這隻是誇讚這些新人,這些鮮卑人新娘有多漂亮,難道我們還不知道嗎?

不過是人靠衣裝而已,娘子等著,這個月月俸發下來,我也給你弄一套這樣的新娘服!”

婦人聽到這話羞道:“又在這亂說,這是新娘子穿的衣服,我都人老珠黃了,還穿著做什麼!”

中年人卻說道:“誰說娘子老了,穿上這身衣服,你肯定是最美的一個!”

這時候台上的新娘新郎已經站好在一起,婚禮也正式開始。

徐偉先上台拿著一個鐵皮喇叭對大家說道:“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我們有上千兄弟,結束了單身的生活,有了他們自己的家庭!”

他洪亮的聲音,通過喇叭傳到每一個人耳朵裡。

大家聽到這話也十分激動,就在兩年前,他們還屬於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即便是一年多前,他們還被漢軍追殺。

但今天他們終於有了一個依靠的地方,可以像一個人一樣活下去,並且傳宗接代延續自己的血脈。而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帶來的,想到這裡大家對徐偉就更加崇拜了。

“從今天起,你們就成家立業了,要肩負起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照顧好你們的妻子和兒子,讓他們生活幸福,這是一個男人的責任。最後我用一句古詩的話來祝福你們!

“希望你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台下的部眾也歡呼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