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高柳城!

劉備帶著15000名士兵駐紮在這裡防備鮮卑人,當然在鮮卑人進攻馬邑之後,這裡的氣氛就輕鬆多了,畢竟箭已經射出去了,目標不是自己不說,還是他們的仇人,大家在內心當中總帶著一點幸災樂禍的情感。

高柳就在平城不遠,兩城相距也就100多裡,平城的烽火在高柳都可以看到,戰士的喊殺聲,馬的嘶鳴聲好像都可以傳到高柳。

劉備每天人關羽張飛去偵查平城的情況,此時他的心裡也非常複雜,不知道是希望雷公勝利,還是鮮卑人勝利。

當知道雷公居然可以和10萬鮮卑人鐵騎打的有來有回的時候,他是震驚的。

等雷公擊破10萬鮮卑人大軍的訊息被關羽帶來,劉備震驚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可以戰勝鮮卑人10萬大軍,雷公部說一方割據勢力也不為過了。

連張飛都無可奈何道:“我知道這個雷公能打,但卻冇有想到能打成這樣,和連都死在他手中了!”

鮮卑人大汗在幽州屬於那種小兒亦可止夜啼的存在,但卻卻死在雷公手中,以後幽州小孩要害怕的對象要變成雷公了!

而後他又羨慕道:“繳獲了幾十萬戰馬上百萬牛羊,雷公他們天天吃肉,估計都吃不光吧!早知道我們也去突襲汗檀山了!”

簡雍搖頭道:“我們隻有幾千騎兵,哪裡攻的破汗檀山。這雷公果然是梟雄之資,在這樣的情況下,都可以戰勝鮮卑人,以後恐怕再也冇人可以製住他了,而我們幽州也要危險了,馬邑沿著桑乾河就可以進入代郡,越過長城就可以進攻上穀郡,以幽州現在的實力想防都防不住他!”

劉備倒是笑著寬慰道:“大家往好的地方想,雷公如此厲害,幽州上下即便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家產,也不得養不養我們十萬屯田兵了,我們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姥姥不疼舅舅不愛,還要想辦法自己籌錢養活自己,從今以後幽州的門閥士族都要管我們叫大人了!要是讓老子不開心,老子也給他們甩臉色!”

當初劉備帶人來屯田的時候,幽州的門閥士族,胡人頭人冇少擠兌他們,給他們設置障礙。

等鮮卑人10萬大軍陳兵邊境的時候現,這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幽州也有10萬大軍,於是紛紛把這十萬屯田兵當做救命稻草,要錢給錢,要糧給糧,要武器給武器,要裝備給裝備,隻求這些屯田兵幫他們守城,劉備有種農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覺。

到現在雖然冇有10萬鐵騎陳兵邊界了,但卻有雷公10萬戰勝了鮮卑人的精銳,這下幽州上下更離不開屯田兵了。

關羽說道:“大哥不要忘記我們這些屯田兵以前都是黃巾軍,恐怕在雷公冇來之前,幽州上下反而要先擔心我們這支軍隊了,要是被雷公策反了,雷公手中就有20萬大軍了!”

劉備卻不以為然的道:“他們以前加入黃巾軍是為了活命,現在我們不但救了他們,而且給他們分田地,讓他們吃飽,他們有什麼理由去投靠雷公,他們都是漢軍,你們不能用以前的眼光來看待他們了。”

劉備不相信老百姓會想要從賊,在他看來大漢的這塊招牌,明顯要比雷公這個招牌響亮的多了,這十萬屯田兵。已經成為了大漢的將士,是不可能再輕易被雷公蠱惑的。

關羽無奈道:“不是我們用這種眼光看到他們,而是幽州上下就從來冇信任過他們!”

劉備無所謂道:“現在一幽州除了依靠我們,還有其他大軍可以依靠嗎?他們想什麼已經無關緊要了,隻要不想被雷公分田分地,就必須養活我們這支大軍!以後我們缺什麼就直接上報,那些太守們會想辦法幫我們解決的!”

簡雍道:“想到雷公的大軍就在我們身邊壓力太大了,玄德你要向劉使君建議,能招安還是儘量招安雷公。”

劉備無奈道:“這事情我們以前不是討論過,幽州上下不會同意的!”

簡雍卻說道:“此一時彼一時,以前雷公冇有辦法攻入幽州,幽州的門閥士族自然要對雷公喊打喊殺!”

“但現在雷公10萬可以戰勝鮮卑人的精銳,真可以殺入幽州,攻破他們的塢堡,即便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家產,他們也會同意劉使君招安雷公的!”

張飛道:“他們慣會欺軟怕硬,這次不但不會阻止,還會想辦法促成雷公的詔安!而招安是劉使君最擅長的事情,依照雷公這兩年的行動來看,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高。”

劉備恍然大悟道:“好吧!我試一試上書劉使君!”

洛陽大朝會!

靈帝拿的戰報簡直不敢相信。

“這雷公真打贏了10萬鮮卑人?不會是底下人胡亂上報的吧?”

在靈帝的印象當中,黃巾賊一直是數量多,戰鬥力弱的代名詞,即便是年年造反,但是年年被朝廷絞殺一空,也就張角張牛角二賊,聲勢比較浩大一些,但即便是他們也是被朝廷的幾萬大軍就輕易掃滅的。

現在卻有人告訴他黃巾賊可以擊敗10萬鮮卑人,這讓他怎麼相信?簡直違背常識!

大將軍何進苦笑道:“陛下,雷公不是朝廷的官員冇有必要謊報,而且幷州刺史張懿請求朝廷支援3萬大軍,用於防備雷公!”

靈帝惱怒道:“朝廷到哪裡去找3萬大軍去支援他!朕還打算支援5萬大軍去西涼支援皇甫嵩,結果傅變一死,支援的大軍全去圍剿張燕了,到現在還冇絞殺張燕這個賊子,王芬空有八廚之名,本事卻如此不濟!朕還打算明年去老家祭拜,結果冀州的戰亂到現在還冇有平息,朕要他有何用!”

袁槐身為舉薦人不得不站出來說道:“陛下,王芬雖然軍事才能稍微差一點,為政老道快速平息了冀州田產問題,冀州在他的治理下政通人和,百業興旺!陛下隻要再給他一點時間,黑山的張燕必定會被他攪滅!”

“冀州急報!”一個使者闖入朝會當中叫道。

一個小太監馬上接過使者的竹卷遞給張讓,張讓再遞給靈帝!

靈帝打開竹卷一看,臉色大變,而後惡狠狠的看著袁槐怒道:“這就是你舉薦的名士!名聲響亮卻是酒囊飯袋廢物一個!”

說完靈帝把竹卷丟到袁槐腳邊道:“你自己看看,然後大聲的向朝臣們宣讀一下,看看王芬究竟是一個什麼貨色!”

袁槐拿起竹卷,看了上麵的內容臉色大變。

“冀州急報,王芬兵敗!五萬大軍被張燕擊潰,中山,趙國兩郡再次被張燕攻占,冀州刺史王芬請求支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