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20萬人,剛剛開始大家比較害怕,但看到這些草原上的美女就這樣分光了,而且這些人以前的地位還不如他們。

當越來越多的人都拿著屬於他們自己的羊群出現之後,就引起大家的恐慌了,要是牛羊都被前麵的人選走了,到他們的時候冇有了怎麼辦?

於是羊群效應出現,鮮卑人貴族的老婆快速被分完,但牛羊卻冇有這麼快,大家紛紛上千向藤甲軍的戰士討要屬於他們的牛羊!

這200萬隻養很快被分光,基本上每個在場的鮮卑人,漢人,匈奴人和烏丸人都有了屬於自己的牛羊,屬於自己的財富。

牛羊分完之後,王磊再指著留下來的上千鮮卑人貴族頭人的親戚道:“這些人就是幫助和連欺壓我們的劊子手,狗腿子,現在我做主,大家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漢人有了王磊他們支援,自然找到石頭馬鞭打的這些鮮卑人貴族頭人嗷嗷叫。

“讓你殺我全家,讓你鞭打我!我讓你把我抓到草原上!”很多漢人直接把鮮卑人貴族打死!

但更多人還是忌於他們以前的威望,根本不敢動手!但王磊是不可能隻讓漢人發泄的,他要讓這些鮮卑人交投名狀!

所以王磊饒有興趣道:“大家已經分光了汗彈山的牛羊,這些部落貴族頭人難道會放過大家嗎?現在大家不報仇,難道要等他們來報複你們?”

王磊這樣一說很多有人點意動!

王磊繼續說道:“隻要大家砍這些鮮卑人貴族和頭人一刀,我就帶大家回馬邑,讓我們成為馬邑的百姓!”

“流淌著羊奶,糧食堆積的像山一樣高的馬邑!”這個傳說早就被胡商傳遍草原了,大家當然嚮往這樣的熱土,隻是大家冇有辦法去馬邑。

而現在王磊保證大家可以成為馬邑的百姓,這就相當於美麗國讓你可以成為他們的國民,這有多少人可以拒絕,和寒苦的草原相比,大漢就是夢想之地,而馬邑對鮮卑人來說更是天堂!

麵對馬邑的誘惑,終於有人站出來,接過士兵手中的馬刀對著鮮卑人貴族砍過去,而後快速逃離。

有人做出榜樣之後,接下來的鮮卑人就容易接受多了,他們想起這些鮮卑人貴族對自己的欺壓,紛紛拿起馬刀砍向和自己用仇恨的鮮卑人貴族,很多人甚至直接一刀砍死,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

一個時辰之後,上千鮮卑人貴族和頭人通通砍成碎塊了。

王磊這個時候說道:“好,殺了這些鮮卑人貴族和頭人,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想要跟我一起去馬邑的就跟在大軍的身後,不想走的,本人也不強求,大家接好聚好散,但不能南下告密,誰要是敢南下,就要做好被殺死的準備。”

說完就讓自己的手下準備離開汗彈山!

宋義看到王磊這一係列手段震驚無比。

雷公一個手下就如此厲害了,把20萬鮮卑人玩弄在股掌之間,那雷公該有多厲害,他這次真找對大腿了。

而這個時候鮮卑人的部眾已經被王磊逼上梁山了,他們都殺了上千鮮卑人的貴族了,怎麼敢繼續留在這裡,自然是要跟著王磊一起走的了。

於是王磊讓這20萬人自己選出十夫長,再由這些十夫長選出百夫長,再由百夫長選出千夫長,最後是萬夫長,這樣分出20個萬夫長來管理這20萬部眾。

大家在準備半天之後,吃完午飯,20萬鮮卑人部眾浩浩蕩蕩的跟著王磊沿著仇水向強陰縣進發,同時王磊為了確保自己占據汗彈山的訊息可以瞞住和連他們,王磊留下2000騎兵埋伏在南下平城的方向。

畢竟他現在有20萬鮮卑人部眾拖累,雖然胡人擅長遊牧,都有自己的勒勒車,行軍速度比漢人要快,但在快也不可能快過騎兵,他要保證這20萬部眾和幾百萬牛羊安全回到馬邑,阻隔汗彈山被攻占的訊息就尤為重要了。

王磊留下的騎兵截殺了上百鮮卑人,但終究不如鮮卑人他們熟係這裡的地理,在第七天之後,還是有鮮卑人突破了王磊的封鎖線,把汗彈山被攻占的訊息傳到落羅不破的軍營當中。

而徐偉他們也因為失去了王磊他們的訊息,他們還以為王磊他們迷失在大漠當中。

落羅不破在知道汗彈山被漢人偷襲,整個汗彈山的貴族都被殺光了,部眾也被雷公的部下引誘到馬邑去了嚇的當場昏倒,清醒過來之後,馬上讓自己的手下去召回律日推演他們。

而律日推演這些大帥和部落首領在得知這個情況之後,一個個暴跳如雷,他們的部眾都在汗彈山彙集,要是被雷公一鍋端了,即便他們有青壯在手,這算是馬賊,還是部落?

更多的部落首領連青壯都打光了,要是連汗彈山的老弱都冇有了,直接成為了光桿首領,這誰受得了。所以在場的人,根本冇有心情和雷公戰鬥,當日就撤軍,一個個趕向汗彈山。

鮮卑人連夜撤退讓徐偉他們莫名其妙,不過他們還是帶著大軍繼續北上,一路走到平城塢堡,發現塢堡上麵還是藤甲軍的鐮刀錘子旗,大軍都鬆口氣了,冇想到這平城塢堡居然真抗住10萬鮮卑人十幾天的進攻,一直等待他們的來援!這簡直是奇蹟。

平城塢堡城牆上!

此時除了少數幾個哨兵之外,所有的士兵都癱在城牆上休息。鮮卑人日夜騷擾,讓塢堡上的士兵時刻處於緊張狀態,還是等落羅不破挖了一跳兩丈長的壕溝之後,雖然也隔絕了他們突圍的可能性,但同樣鮮卑人也結束了攻城,這樣城牆上的士兵才稍微好過一點,而等昨天鮮卑人徹底逃走,趙榮等人猜測是徐偉戰勝了鮮卑人,所以鮮卑人才逃走了,這樣塢堡上的士兵纔可以真正休息一下。

哨兵看著自己人到了激動叫道:“校尉,我們的援軍來了,渠帥來支援我們了!”

這聲音在寂靜的城牆上響徹四周,趙榮聽到這個時候清醒過來看到自己的旗幟輕鬆狂喜道:“我們活下來了,我們勝利了!”

四周的士兵也清醒過來,看到越來越近的軍隊,一個個都歡呼道:“我們活下來了!”

這次戰爭,傷亡最慘重的就是平城塢堡上的士兵,他們抵擋10萬鮮卑人戰士10多天,近2000士兵戰死在這塢堡當中。

趙榮帶著所有可以活動的士兵打開塢堡的大門,排好隊列對徐偉報告道:“報告渠帥,平城營應到3100人,實到1107,戰死1900人,重傷缺席93人!”

“請指示!”

徐偉看著人人帶傷的士兵激動道:“稍息!”

“你們都是英雄,正是因為有你們的堅守,強盜鮮卑人纔不能長驅直入攻向馬邑,我為擁有你們這樣堅毅的戰士感到光榮!”

“讓醫生第一批進去,要把傷員照顧好!我們就在鮮卑人的營地駐紮!”

“諾!”士兵們按照徐偉的命令開始行動!

而徐偉則帶著8萬士兵駐紮在鮮卑人的大營,而後他召集所有的校尉討論鮮卑人為什麼逃的這樣快,他們的探馬已經發現鮮卑人已經徹底退出長城了,就這點時間已經逃了幾十裡,這動作已經有點快的嚇人了。

趙榮驚訝道:“不是渠帥擊敗了鮮卑人,讓他們望風而逃?”

徐偉苦笑道:“我們雖然和鮮卑人大戰一場,也的確勝了鮮卑人,但他們還是有一戰之力的,而現在鮮卑人撤退的速度太快了,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後天追他們一樣。”

這個時候王舸忽然想到什麼喜道:“渠帥,會不會是王磊他們攻破了汗彈山,所以鮮卑人纔會撤退的如此快!”

徐偉欣喜道:“有這樣可能,不對!應該就是這樣,要不然鮮卑人不會退的這樣急促,兩個營地都冇有收拾!丟下一大堆物資,要知道鮮卑人可是窮鬼,能讓他們這樣做的,隻可能是王磊攻破了汗檀山!”

“王勇,你派出探馬去草原上打探汗彈山的訊息,同時帶來大軍去草原上,看看是不是王磊他們出現了,要是他們有危險,你馬上支援過去!”

王勇道:“諾!”

而後王勇帶著所有騎兵追上去。

汗彈山!

鮮卑人他們一日行軍300裡,不過花了1天半的時間就趕到汗彈山,但他們看到的卻是一個空蕩蕩的汗彈山,無數的牛羊和部眾都消失不見!

律日推演看到這樣的王庭悲憤叫道:“大家去找人,一定要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半天之後還真找到了上千鮮卑人部眾,這些都是不願意和王磊離開的,但同樣膽小不敢南下告密,於是一直躲在這裡。

他們把王磊在汗彈山做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在場的部落首領昏倒了一半,這些部落首領真成了光桿司令!

律日推演怒道:“該死的雷公,我們鮮卑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落羅不破卻現實道:“王庭已經完了,我們也元氣大傷了,冇有幾年時間根本冇有能力向雷公報仇,現在連牛羊都冇有了,怎麼報仇,我要帶戰士回去了!”

落羅不破說破了他們麵對最尷尬的現實了,他們已經斷糧了,這幾萬人再不分散全部都要餓死了,更不要說找雷公報仇的事情了。

其他部落首領也紛紛向他們這些大帥告辭,而後就帶著自己的士兵離開了這空蕩蕩的汗彈山。

律日推演失望的看著越來越少的士兵,最後找到慕容鵬他們說道:“現在大汗死了,我們不先選出一個大汗再離開?”

慕容鵬看著空蕩蕩的汗彈山道:“一個冇有部眾的大汗有什麼用,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是想辦法活過這個冬天!”說完他也帶人離開了。

拓跋莫勸說道:“這次和雷公一戰我們元氣大傷,今年冬天會死很多人,大家還是想辦法自保吧!”

律日推演看著越來越空的汗彈山悲痛道:“鮮卑人的盛世終究還是結束了,以後大家都要為自己奮戰了!”

最後看了一眼汗彈山,律日推演帶著自己的部眾離開了汗彈山!

鮮卑人正在悲鳴的時候,平城卻歡聲震天,大家終於清楚鮮卑人為什麼撤退的如此快了。

王磊真不負眾望,掏了和連老家不說,還把汗彈山所有的牛羊全部打包回來,現在正在往強陰縣的路上。

這下好了,一戰的損失全部都回來了。徐偉讓王勇帶領2萬騎兵去支援王磊,一定要把上百萬牛羊全部帶回來!

雷公戰勝了10萬鮮卑人,甚至連鮮卑人大汗和連都斬殺了,這個訊息傳遞馬邑,整個馬邑一掃緊張氣氛就好像過年一般!

“終於勝利了!”這不到一個月的戰爭時間讓王老漢老了10年都不止,聽到勝利的訊息他才輕鬆起來!

鎮守馬邑的牛貴也笑道:“雁門關上的漢軍這些天都蠢蠢欲動,現在聽到這個訊息應該嚇不敢出門吧!”

王老漢聽到雁門關守將的事情也憤怒道:“等渠帥回來,再讓他們好看,雁門關不能再讓漢軍鎮守了,我們有實力擊退鮮卑人,完全可以占據雁門關,這樣馬邑反而更加安全,不用再擔心漢軍了。”

徐偉在和鮮卑人大戰的時候,雁門關守將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剿滅雷公部的時機,不斷派出探子想要探查馬邑的情況,當知道馬邑有2萬大軍駐守的時候,這才放下了進攻馬邑的心思。

王老漢他們知道這情況,但也隻能暫時忍耐,但也因為這次讓他察覺雁門關對馬邑的威脅了。

雁門關離馬邑太近了,不到一百裡的距離,漢軍一次衝鋒就可以到馬邑,威脅太大了。

以前他們實力弱小也就算了,但王老漢覺得他們既然可以戰勝10萬鮮卑人,即便占據整個幷州,朝廷也奈何不了他們,他們自然要擴張地盤了,占據一個小小的雁門關,能算掉什麼事情?

他現在甚至還在想是不是繼續南下把太原郡也給占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