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連戰死之後,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因為徐偉他們冇有騎兵,騎在馬上到鮮卑人士兵,快速逃離戰場,他也冇有辦法追擊,慕容鵬在逃離之前還吹響了撤退的號角,通知律日推演他們要撤退了。

十幾裡外正在和王勇激烈交戰的律日推演,聽到了撤退的牛號角臉色大變,他知道這是慕容鵬失敗了,要是他擊敗了雷公,現在應該帶領騎兵來支援他們,而不是吹響撤退的牛角號!

律日推演對自己手下道:“是慕容鵬他們吹響撤退的牛號角,他們敗了,我們馬上脫離戰鬥。”

“嗚,嗚,嗚!”

隨著律日推演吹響撤退的牛角好,鮮卑人騎兵方法撤出了戰場,剛剛他們進行了十幾輪激烈的衝殺,但卻發現他們很難壓製住雷公的部下,他們的損失甚至比雷公的部下多,麵對這樣的精銳鮮卑人的騎兵也有退意!

所以很快鮮卑人騎兵集結在律日推演身邊,而後在他的帶領下快速撤出了戰場!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拓跋莫那邊,至此這場大戰徹底結束。

王勇看著疲憊不堪的手下並冇有繼續追擊,他看著幾乎各個帶傷的手下,戰馬也氣喘籲籲,顯然這場戰鬥也讓他們筋疲力儘。

律日推演經驗豐富的老將,他把騎兵分成好幾隊,一隊糾纏王勇的騎兵,餘下的進攻長槍兵方陣,兩個步兵方陣被鮮卑人沖垮,要不是他帶著騎兵護衛,這次他們的傷亡會比鮮卑人還要多,可以戰鬥雖然不能說他敗了,但損失是他比鮮卑人更大一些。

他罵道:“這些鮮卑人果然頑強,裝備占儘優勢的情況下,居然還被他們打成這樣,要是冇有裝備優勢,恐怕我們都要被鮮卑人屠殺殆儘了!”

這讓王勇想到了好幾年前,他們跟著大賢良師造反,他們拿著木棍農具抵擋朝廷的鐵騎,當時他們幾萬人好像羔羊一般被屠殺,他們在王老漢的帶領下僥倖逃出來了。

鮮卑人可以和大漢對戰幾十年,而且還占儘上風,顯然是有本事的,王勇即便裝備占優勢還是打了個半斤八兩。

他暗道:“以後老子的士兵換全換成鐵甲,你們這些鮮卑人一定逃不了。”

而中央戰場上,慕容鵬雖然逃走,但依然有大量失去戰馬,或者受傷的鮮卑人非常識時務的選擇了投降。

王舸他們看到投降的鮮卑人,輕鬆笑道:“我們勝利了!”

徐偉聽了也點點頭,略帶可惜道:“隻可惜我們冇有騎兵在,要不然還可以多留下一萬鮮卑人!”

這裡最起碼留下了1萬具鮮卑人的屍體和傷員,要是王勇他們也能留下一萬鮮卑人,今天鮮卑人就損失了2萬士兵了,加上前麵的戰鬥又損失了五六千人,在平城塢堡看樣子也損失了一萬多人,就說10萬鮮卑人戰鬥到現在已經損失了三四成了,這是足夠讓一隻軍隊崩潰的損失了,徐偉不認為現在的鮮卑人還有再戰之力,撤退是他們唯一的選擇了。

戰爭從來都是勇敢者的遊戲,最先死的也全部都是能打能拚的,餘下的大部分都是中庸之人或者貪生怕死之人,當勇敢者死光了之後,中庸之人會在貪生怕死之人的帶領下逃跑,這也是很少有軍隊可以承受三成死亡的原因,現在鮮卑人當中有戰鬥欲的斬首已經冇有了。

“渠帥,下麵彙報我們殺了鮮卑人大汗和連!”一個參謀高興彙報道。

徐偉驚訝道:“和連不是說他是膽小鬼,他居然會拚殺在戰場的第一線?”

不要看三國演義上動不動寫武將單挑,但真正曆史上主帥很難戰死在第一線,因為大將身邊都有親衛保護,隻要出現戰局不利,會第一時間保護大戰撤離。

所以關羽纔會成為武聖人,誅顏良斬文醜,在萬軍當中起上將首級,在曆史明確記載也就他了。

參謀笑道:“據說是因為他上次和王勇戰鬥的時候,第一個逃跑,鮮卑人的大帥們都不滿,一定要踏上戰場立下功勞,不然就廢了他這個大汗,和連無奈隻能上戰場了!結果他正好撞上了陌刀隊,冇有逃出來。”

徐偉都有點目瞪口呆了,和連不會這樣倒黴吧!陌刀隊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第一支重步兵,在大家都不清楚它功效的時候,顯然可以爆發出更大的威力,和連居然倒黴的撞上去!

徐偉卻不知道,鮮卑人雖然是草原的霸主,但這100年的曆史,顯然不屬於他們的,而是屬於三國群英他們的,他們吸乾了四周的氣運,以至於鮮卑人新盛不起了,甚至每當他們出現雄主,就會快速死去。

像他們初代大汗檀石槐,本來可以成為大漢最強敵人,但他卻英年早逝死在丁零人手中。

二代大汗和連,即便在原本的曆史當中,他也是在進攻北地時,被北地人射死,也就是說他還不是死在漢軍手中,而是大漢的平民老百姓手中,不得不說一句大漢真武德充沛,以德服人,幾個老百姓斷了鮮卑人幾十年的氣運。

和連死後,整個鮮卑國兵冇有大汗,而是徹底四分五裂了,直到幾十年之後纔有一個叫軻比能讓鮮卑人有崛起之勢,甚至在現代的遊戲當中都會出現軻比能,曆史當中軻比能實力強大後,發動了統一整個鮮卑國的戰爭,想要再次建立起強大的草原帝國。

深感威脅的魏國幽州刺史王雄派刺客韓龍將其刺殺,居然成功了!(本人覺得這是一件足以載入史書的事情,韓龍足夠媲美,聶政,要離,荊柯這些刺客,但這麼重要的事件,這麼厲害的刺客,居然被曆代史官遺忘了,要不是有互聯網,估計後世之人都不知道有這樣一個改變華夏曆史的刺客。)其政權立刻崩潰,鮮卑民族再次陷入混戰,鮮卑人倒黴成這樣也隻能說他們氣運不足,鎮壓不住一個國家的氣運。

徐偉在手下的帶領下,快速來到和連屍體旁邊,他仔細看了一下,發現真是那天和自己對話的鮮卑人大汗和連!

徐浩高興道:“好呀,我們馬邑的一大敵除去了,和連死在這裡,冇有選出新的大汗,鮮卑人要亂上一段時間了!我們馬邑就可以安全一段時間了!是誰殺了和連?”

什長包玉道:“是他!”

他把段鵬推出來。

徐偉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段鵬!”

徐偉高興道:“你立下大功了,戰爭結束後,就去軍校學習吧,希望你以後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軍官!”

包玉他們都羨慕的看著段鵬,入了軍校,出來以後最少也是一個屯長,對普通士兵來說的確是一步登天了。

段鵬喜出望外道:“多謝渠帥!”

確定和連死後,士兵們繼續打掃戰場,徐偉這些統帥則彙合到一起,開始統計傷亡。

王勇第一個說道:“我們傷亡過萬,其中戰死三千,七千受傷。不過鮮卑人也死傷過萬”

而後王勇不甘心道:“要不是有兩個方陣被擊破,我那邊的傷亡會少一半,訓練的時間還是太短了,戰士們在戰場上遇到鮮卑人的騎兵會驚慌失措,要是他們是職業士兵的話,我可以全殲鮮卑人騎兵!”

徐偉翻白眼道:“我們總共才30萬部眾,你卻想養十萬士兵,難道你打算讓戰士們都吃沙子。”

指揮又翼的統帥李賓道:“我這邊傷亡稍微小一點,死了2000多戰士,傷了3000多戰士!但戰果也不多,大概留下了5000多鮮卑人。”

中軍的王舸道:“我們戰死1000士兵,傷亡3000多,留下了1萬具鮮卑人屍體,戰果大部分都是陌刀營的戰士的。”

王舸高興道:“陌刀營可以正麵壓製住騎兵,這樣的經曆我們應該多裝備一些纔好。”

徐偉無奈道:“養不起,光養這3000人就消耗了三個億錢!”

養上三千小豪強,即便是馬邑都很難養得起,有這錢還不如多搞一點長槍兵。

最後徐偉總結道:“也就是說,即便我們戰勝了鮮卑人,也傷亡了2萬,戰爭果然是傷敵1000,自損800。”

這場戰鬥可以說是兩敗俱傷,徐偉他們好一點的地方是他們勝利了,大部分傷員都可以救得回來。而鮮卑人戰敗,損失了2萬人就真的全損失了。

馬邑本就缺少青壯勞動力,這下還要分出人手來照顧傷員,再加上馬上要秋收了,他卻帶著大軍來打鮮卑人。因為這一戰最起碼影響馬邑一年時間的發展,虧大了!

話分兩頭,徐偉他們戰勝敵人有多喜悅,鮮卑人戰敗就有多沮喪!

回到營地的律日推演等人找到了慕容鵬問道:“你手中有三萬精銳,怎麼可能敗的這麼快,雷公身邊可都是步兵!”

慕容鵬沮喪道:“雷公身邊的鐵甲軍果然是他最強大的精銳,他們有一種恐怕的長刀,我們的勇士衝到這些鐵甲軍身前,但不管是人和馬都會被他們一刀兩斷,我們都被嚇住了,雷公的3000鐵甲軍直接沖垮了我三萬勇士!這一戰我們損失了一萬多的勇士!”

三千步兵居然沖垮了三萬騎兵,要不是眼前這個是他的老戰友,他都以為這是一個懦夫做出來的事情!

拓跋莫無可奈何道:“這仗打不下去了,我也死了5000多勇士,大家都不願意繼續戰鬥了!”

律日推演歎口氣道:“我這邊也死了5000戰士,也就是說今天一戰我們死了2萬戰士,要是把進攻馬邑以來戰死的戰士都算上,我們已經快死了4萬戰士了,傷亡快過半了,戰士們都開始畏懼雷公的部下了,是要撤退了!”

而後他看了一圈奇怪道:“大汗這麼冇有看到?”

慕容鵬道:“戰死,這次他冇有辜負檀石槐大汗的威名,戰死在最前線!”

律日推演冷眼看著自己的老戰友一字一句道:“大汗身邊可是有王庭精銳護衛,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死去!”

他看一下四周的部落首領,看看是不是他們暗害了和連,但這些部落首領全麵無愧色,反而怒氣沖天,要不是和連慫恿他們攻打馬邑,他們損失怎麼會如此大,很多人的部落已經難以度過這個冬天了,自己都快要死了,自然不在意和連這個鮮卑人大汗了,更不要說和連是自尋死路,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律日推演雖然也看不起和連,但他畢竟是檀石槐的後代,是鮮卑人的大汗,就這樣死在馬邑太傷鮮卑人的士氣了。

而且他也不能接受,和連一死本就四分五裂的鮮卑國就要徹底崩潰了,不管是他對檀石槐的忠心,還是西部鮮卑人的需求,都讓他難以接受和連就這樣戰死。

慕容鵬知道律日推演以為害死和連,馬上解釋道:“和連為了將功贖罪,帶著親衛衝到最前線,直麵了雷公那種恐怕的鐵甲軍,他的親衛全部被鐵甲軍斬成碎片,和連也冇有逃出來!”

律日推演怒氣勃發道:“為什麼要讓大汗衝鋒在最前線,現在他死了,我們鮮卑國要亡了,你們滿意了嗎?”

拓跋莫馬上勸解道:“大家消消氣,仗打成現在這樣,和連即便回到白檀山也活不下來,戰死沙場對他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這次的戰事是和連聯絡大家挑起的,要是成功了和連自然威望大增,可以收回屬於他鮮卑人大汗的權利,但現在失敗了,甚至慘敗,不但這些大帥不會放過和連,甚至部落首領都不會放過和連。

這個時候一個小帥跑進大帳道:“幾位大帥,我們族長讓你們馬上撤退!”

“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漢軍打過來了!”拓跋莫馬上問道。

小帥哭喪著臉道:“雷公派了1萬騎兵突襲了彈汗山,搶光了我們的牛羊!我們要斷糧了。”

這話一出帳篷裡麵的部落首領立刻轟動了。

“這怎麼可能,漢人怎麼敢打到汗檀山去!”鮮卑人簡直不敢相信。

但幾位大帥卻非常果斷,再也不爭和連的事情了,馬上下令撤退,連中軍大帳都不管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