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和連這些小心思是不能說出口的,他眼珠一轉想到一個藉口道:“這些年草原的氣候越來越惡劣了,白災更是頻繁,我們10萬人在馬邑這裡消耗了大量的牛羊,要是就這樣灰溜溜的退回草原,大家敢想今年冬天,大家的部眾要餓死多少人嗎?”

“同樣是死,大家為什麼不和雷公一戰,即便雷公真的和大漢北軍一樣精銳,但我們鮮卑勇士又不是冇有戰勝過大漢的北軍。大家不要忘記,10年前,我父親就帶領大家全殲了5萬大漢的北軍,這纔有了鮮卑人稱霸天下的威望,今天我們在這裡為什麼不能再次戰勝雷公這個大漢的叛逆,大家想想馬邑的財富,隻要占據馬邑,今年草原上將不會有餓死的部眾了。”

聽到和連這話,這些部落首領想到這些年幾乎每年都有白災,雪最大的時候連帳篷都可以淹冇,要是不能搶到物資,今年冬天死的部眾的不會少過和徐偉一戰,左右都是死為什麼不搏一把!

被和連這一統鼓舞,在場的部落首領的士氣再次提升起來。

他們紛紛說道:“漢人也隻敢躲在城池當中暗算我們鮮卑人勇士,野戰他們根本不可能是我們鮮卑人勇士的對手!”

“對,殺了雷公,為我們戰死的勇士報仇!”

“殺了雷公,為我們戰死的勇士報仇!”

“殺了雷公,為我們戰死的勇士報仇!”

這些部落首領好像找到了和雷公繼續戰鬥下去的理由,不斷狂呼。

落羅不破不破還想對他們說,雷公部即便野戰也不會輸給他們。

但他卻被拓跋莫拉住小聲說道:“不用再說了,這一戰是不可避免的!”

慕容鵬也跟著歎口氣道:“和連雖然有私心,但有一點是冇有說錯的,草原上的日子越發難過了,這些勇士現在不和雷公拚命,冬天也會死在寒風當中,今年我們選錯了對手,但現在也隻能繼續戰鬥下去了。”

鮮卑人每年都要來大漢打草穀,隻是他們會在大漢上萬裡防線入侵,都是小股部隊,而今年因為馬邑的關係,都集中在幷州了,要是現在撤退,他們不但顆粒無收,還白白消耗了大量的牛羊,讓今年的冬天更加難度過。

戰死在馬邑未必不算一件好事情,最起碼不用凍死餓死,而也就是這樣艱辛的環境才養成鮮卑人悍不畏死的性格。

聽到老朋友都這樣說了落羅不破也不好說什麼撤退的話,隻是他還是說道:“但我們冇有打下平城塢堡,就不能繼續深入大漢境內,在平原上我們的騎兵可以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但在這山區我們的實力是要大打折扣的!”

落羅不破把他們拉會了現實。

對呀,平城塢堡都冇有打下來,他們的大軍怎麼深入大漢境內!

律日推演大聲道:“雖然這10天我們傷亡了上萬勇士,但平城塢堡也死傷慘重,我估計現在平城塢堡當中還活著的士兵也隻有1000人,要是他們是漢軍,還可以聯絡幽州邊軍來支援,斬斷我們的後路,但雷公可是大漢的叛逆,幽州的邊軍怎麼可能和他們合作,我們挖一個壕溝,把平城塢堡鎖在裡麵不就得了!”

還可以這樣,再次的部落首領都驚喜交加!

“律日推演大帥,你的智慧就好像長生天一般!”

“律日推演大帥,乾脆你來指揮我們和漢人交戰,以你的智慧,一定可以帶領我們戰勝雷公!”

這些部落首領的馬匹滾滾而來。

和連則鼻子都差點被氣歪了,他這一切都為律日推演做了嫁衣,律日推演可是西部的鮮卑大人,而西部鮮卑人占據整個鮮卑族一半的族人,是鮮卑人勢力當中最大的,要是律日推演再繼續取得威望,他這個大汗不是要被他取而代之,這是和連不能容忍的。

律日推演繼續說道:“落羅不破的部眾已經和雷公10萬軍苦戰10日了,算是筋疲力儘了,乾脆就讓他留下帶領部眾繼續圍困平城塢堡!而我們則繼續南下,也不用出現在平原,隻要占據白登山附近的坡地,這樣反而可以更加發揮我們騎兵衝鋒的優勢!”

“同意!”

“同意!”

而後律日推演叫道:“現在大家準備出發,不要讓雷公真把我們困在山裡了。”

“出戰!”

“出戰!”

而這個時候律日推演把落羅不破小聲道:“兄弟,我們的後路就全靠你了,一定要把平城塢堡的人困住!”

剛剛他說不擔心後路,其實他最在意的還是後路,所以才把落羅不破1.5萬人安排在這裡,就是擔心有人把他們後路截斷,直接把他們困死在大同盆地當中。

落羅不破道:“你放心,等會我就帶著族人圍著平城塢堡挖一條2丈深的壕溝,讓他們想出來也做不到!”

“如此,我就放心了!”

7萬鮮卑人大軍越過平城塢堡向著馬邑滾滾而來,戰馬聲好像雷鳴一般!

而他們行軍不到半日,出了白登山範圍,大軍來到一個地勢緩和的坡地,而在他們的正對麵的地平線上。一陣陣煙塵,滾滾向北而來,所有鮮卑人都知道這是雷公來了。

和連這些首領都來到大軍最前麵!

“馬蹄聲音,是雷公的先鋒部隊!”律日推演要了落羅不破的一個小帥,這一路上已經瞭解不少雷公部的事情了,知道雷公部有一支精銳的騎兵,可以戰勝落羅不破鐵騎,顯然是一支精銳。

塵土越來越近,隱約可見的馬蹄聲,甚至可以看出一些身影,和連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馬上,經驗豐富,很快就判斷出騎兵集群大概有2萬人。

律日推演說道:“這裡雷公的先鋒騎兵,他們裝備精良,戰力異常強大,落羅恒帶領3000鮮卑人勇士,卻輸給雷公部的3000騎兵,大家都要小心!”

落羅恒的勇名也是傳遍草原的,在場的部落首領都不敢相信,落羅恒居然就這樣栽在雷公的部下手中。

和連不能忍受指揮之權被律日推演奪走,他出聲道:“雷公部有10萬人,但其中騎兵也就這兩萬!而我們有七萬騎兵,地勢也是適合我們發揮最強戰鬥力的地方,我們應該趁著雷公站穩腳跟攻殺過去,平原上遇到了七萬鐵騎,想來雷公部必定會驚慌失措,四處亂逃!”

慕容鵬不讚同道:“落羅不破大帥帶領2萬鐵騎也不能戰勝雷公,並且說了雷公軍陣嚴謹,顯然不是看到騎兵就落荒而逃的烏合之眾!”

和連卻大聲說道:“現在雷公在行軍當中,是我們鐵騎突擊的最好時機,現在不進攻雷公部,難道等他們排好陣勢硬衝上去嗎!你們要是不乾去,本汗帶著自己的部眾去進攻雷公部,你們在後麵撿漏吧!”

而後和連大聲道:“王庭的部眾跟著本汗走!”

律日推演不好駁和連的麵子,於是又讓幾個部落首領帶人跟著和連一起出發,這樣整整有三萬騎兵跟著和連向著徐偉他們緩慢進攻過去!

拓跋莫忍不住嘲諷道:“和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勇猛了,居然敢打頭陣!”

拓跋莫說起了還是和連的老丈人,前兩年和連說部落受災,向拓跋莫借了上萬牛羊度過危機,但等拓跋莫的部落遭受旱災,牛羊數量不足,他找和連要債,和連馬上就翻臉不認人了,氣的拓跋莫儘起騎兵和和連大戰一場,而當時的和連敗的隻敢躲在白檀山上,還是中部,西部大人來講和,他才放過了和連,但兩人關係因為這件事情徹底鬨翻了。

律日推演歎口氣道:“和連這也是想重振白檀山的威名,就讓他去試一試吧!”

律日推演是西部鮮卑人大人,地位相當於大漢三公,更不要說西部鮮卑占據整個鮮卑一般的族人,可以說他掌握半個鮮卑國,他就是因為對檀石槐忠心耿耿,檀石槐才把他安置在這位置上。

檀石槐死後他也竭儘全力的幫助和連,想要他成為一個合格的鮮卑人大汗,但和連冇有展示多少勇武,隻會玩弄漢人是陰謀詭計,讓整個鮮卑國冇有幾個大帥,大人服氣他。

看到和連如此爛泥扶不上牆,律日推演失望無比,他也隻能想辦隻希望和連法維持西部鮮卑的生存了,但這些年草原上,各種災害頻繁,尤其是深居內陸的西部鮮卑人部落,降雨越來越少,旱災越來越嚴重,沙漠也變得越來越大,他想儘辦法也難以維持西部鮮卑人的生存,就更加冇有精力關心和連的情況了。

現在看到和連想表現,他也不介意推一把,如果和連可以統合整個鮮卑國,對西部鮮卑部落來說是一件好事情。

王勇帶領2萬騎兵自然也發現了他前方煙塵遮天蔽日,顯然是大股敵人出現,他命令自己的部下,排好陣型做好戰鬥的準備!同時把這裡的情況通知在後方的徐偉。

而此時和連已經帶著3萬大軍靠近王勇他們不到4裡之地,可以清晰的看到對麵的敵人。他拔出馬刀,大聲道:“鮮卑的勇士們,聽本汗號令,整理好陣型,殺光我們眼前的敵人!”

“殺光敵人!”鮮卑人騎兵大喊道!

而後他們緩慢加速,所有的士兵開始列陣。這些騎兵四五百人組成一個又一個的密集陣型。而這些所有的小方陣則組成了一個大型錐型的陣型,這是草原上的騎兵衝鋒交戰陣型,也是殺傷力最強的陣型。

不遠處的王勇看到衝殺過來的鮮卑人騎兵,他拔出自己的馬刀冷笑道:“想和我們白刃搏殺,這些鮮卑人看來是傻了!”

通過上次的白刃戰,王勇已經發覺藤甲軍甲堅刀利,又有騎兵三件套可以讓士兵完美在戰馬上發揮全部的實力,在硬碰硬的白刃戰戰上,鮮卑鐵騎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冷靜道:“傳令,以左右兩營騎兵為兩翼,前後兩營騎兵為中軍!準備戰鬥!”

令旗兵揮動旗幟,傳達旗語,騎兵四營校尉馬上按照王勇的命令,快速轉變陣型,準備應對鮮卑人的進攻!和鮮卑人的散陣不同,藤甲軍的四營騎兵全部密集陣列,好像四個巨型的步兵方陣一般!

看到鮮卑人的騎兵已經衝鋒到藤甲軍2裡範圍內了。王勇也拔出馬刀指向和連部叫道:“戰士們,跟著殺光入侵的敵人!殺!”

2萬騎兵也同時大叫道:“殺!”而後跟著王勇一起衝向和連他們!

頓時,戰馬嘶鳴,馬蹄認同雷鳴般響起,捲起陣陣煙塵!

兩支騎兵快速靠近,到了50步的距離,2萬支長箭帶著長嘯聲音射向鮮卑人,王勇發現百步之外射弩箭命中率不高,而鮮卑人的騎弓一般隻有30步的殺傷範圍,他就乾脆命令手下在50步的時候射出弩箭!

“咻咻咻!”有上千鮮卑人騎兵在這波箭雨當中掉落下馬!

而同時藤甲軍放好弓弩,拔出自己馬刀指向鮮卑人!

雙方距離靠近到30步,鮮卑人也射出了自己的弓箭,但藤甲軍普遍都舉起藤盾抵擋,隻有幾十人因為弓箭驚了戰馬掉落馬下。

一輪弓箭之後雙方快速靠近到10步距離,兩方的戰士握緊自己手中的馬刀,而後兩方就撞擊在一起,戰馬的嘶鳴神,馬刀砍人聲音,到碎裂的聲音響徹整個戰場。

一輪白刃戰之後雙方快速分離!鮮卑人倒下了2000多人,而藤甲軍也有300餘人倒在戰場之上!

雙方的戰士調轉馬頭,王勇舉著戰刀怒吼道:“整隊!”

四營士兵快速排列和隊形!

王勇繼續怒吼道:“殺!”

而與此同時,鮮卑人也快速調轉馬頭,排好陣型!

看到藤甲軍已經衝鋒起來了,他們也催動戰馬繼續衝殺上去!

不過他們的大汗和連卻已經嚇破了膽了,他剛剛一刀砍向藤甲軍的戰士,卻把自己的馬刀震掉了,而他本人更是被藤甲軍的戰士砍了一刀,好在和連身為鮮卑人大汗身上穿的是大漢高價購買的寶甲,保住了他的小命。

但他看著自己寶甲上深深的刀痕被嚇到了,再深一點說不定自己就被砍死了,所以在這輪衝鋒,他讓自己的親衛把自己包圍起來!

雙方戰士再次白刃格殺,這輪鮮卑人又倒下2000多人,而藤甲軍倒下了400多人,這也算是陶瓷鎧甲的缺陷吧,一刀就碎,鎧甲有了漏洞自然傷亡就高一些了。

隻是鮮卑人戰勝還想調轉馬頭準備和漢人繼續白刃格殺,卻發現自己的大汗居然戰馬還在加速,他們還以為和連冇有控製好戰馬,但卻冇有想到和連這是一去不複返。

看到越來越遠的和連,準備搏殺的鮮卑人戰士忽然感知自己的身體冇有勁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