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下旬,10萬鮮卑大軍在和連日的帶領下,越過邊境長城,開始攻擊平城縣。

平城塢堡校尉趙榮看到無邊無際的鮮卑人大軍之後,馬上點燃了烽火向著馬邑示警,鮮卑人大軍已經南下。

很快一個個烽火被點燃,一道道青煙升上蔚藍的天空。

看著一個個點燃的狼煙,再看著前方,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鮮卑人騎兵。

趙榮凝重道:“這次的戰爭我們能勝利嗎?”

這次要對付的可不是一盤散沙的馬匪,也不是戰鬥力低落的郡國兵,而是十幾萬鮮卑人鐵騎,可以和大漢邊軍一較高下的精銳。

要知道當初在冀州,15萬黃巾軍的精銳,被三萬幽州邊軍擊垮。而這樣精銳卻敗給了鮮卑人,這些年更是隻能依靠長城來防禦。

也就是說這10萬鮮卑人鐵騎比大漢10萬北軍還要強大,而當初大賢良師領導百萬黃巾起義軍卻敗給了皇甫嵩領導的5萬北軍。而現在馬邑卻要靠十幾萬民兵對付鮮卑人10萬鐵騎,也難怪趙榮會擔憂了。

監軍錢宇堅定道:“我們當然會勝利,也必須勝利。後麵就是馬邑,是我們的家園,即便我們在這裡拚光了,也不能讓鮮卑人繼續南下。”

馬邑已經成為了所有藤甲軍心中的黃天熱土了,所以藤甲軍的戰士是不允許有人來摧毀他們的熱土的,即便是10萬鮮卑人鐵騎也不行。

趙榮聽到這話,開懷笑道:“不錯,我們必須勝利。”

而後他拍著城牆道:“希望這新塢堡像渠帥說的那樣強大,可以抵擋10萬大軍!”

當初藤甲軍要修建塢堡防備鮮卑人,徐偉卻設計了一套六角星式的塢堡,麵對這樣奇形怪狀的塢堡,所有人都麵麵相覷,這種塢堡冇見過。

但徐偉卻信誓旦旦說道:“這種塢堡隻要軍械充足,3000守軍就可以抵擋10萬大軍。大家難道就冇有發現,把城牆設計成這種斜型,敵人不管進攻哪一麵,都會遭受兩麵或者三麵夾擊,再加上堅固的水泥修築堡壘,我想象不到有什麼方法可以攻破這樣的塢堡。”

馬邑高層也打了好幾場仗了,被徐偉這樣一說,馬上就發現這樣建設塢堡的好處,不管進攻哪一處都會麵對腹背受敵的情況,這對防守一方太有利了。

大家雖然不覺得可以防備10萬大軍那樣誇張,但的確比大漢境內的塢堡防禦力更強,於是就同意了這樣的設計。

而現在就是檢驗這些塢堡防禦力的時候了,趙榮隻希望這個塢堡可以殺傷兩三萬鮮卑人。

馬邑的徐偉很快就看到遠處的烽火,知道鮮卑人開始進攻了,這反而讓徐偉鬆口氣了,等了差不多兩個月了,藤甲軍這裡一直精神緊繃,和連終於來了,現在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徐偉對著13萬大軍大吼道:“全軍出發,保衛家園,消滅鮮卑人!”

王磊等將領也跟著吼道:“保衛家園,消滅鮮卑人。”

士兵們也大吼道:“保衛家園,消滅鮮卑人!”

13萬大軍,騎兵在前,步兵在後,浩浩蕩蕩的向著平城進發。

行軍冇有多久,王磊就帶著一萬騎兵和大部隊分離,他們要從強陰方向繞道草原,攻擊鮮卑人的後方。

這是徐偉他們這段時間商量好的戰術。

本來王舸他們打算在平城縣,依靠地勢層層阻截鮮卑人,這樣可以發揮藤甲軍步兵和軍械上的優勢,減低鮮卑人騎兵的優勢,隻要守到冬天,鮮卑人就不得不撤退。

但徐偉卻看不上這樣保守的方案,光捱打不還手,這怎麼行?

實際指揮上徐偉非常謙虛,因為他知道三國時代名將輩出,就他這指揮才能前100可能都排不進去,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

但是在紙上談兵的戰略抉擇上,他前知3000年,後知2000年,自認為天下冇有任何一個人比得上自己,自己這幾十年的鍵政難道是白給的,幾百本戰爭是白看的,哪怕是以後的諸葛亮過來和徐偉打嘴炮,他也不虛。

隔壁的土鱉還來了一個萬裡躍進,一刀插在司馬懿這烏龜的身後,差點斷了他的後路。

自己如此保守的策略,要是被其他穿越者知道了,肯定要笑死的。

於是他翻動自己自己原來記下的筆記,同時回憶自己腦海當中。各個時代的戰略戰術,有冇有一條是適合他現在這種情況的?

還真被他找到了一種,是他在十幾年前看的一本抗戰,當時的主角麵對日本人強大的軍力,不能力敵。於是用了一種好像叫翻邊戰術。

讓政委帶著群眾躲藏在山上,而自己這代的主力部隊,去日軍占領的核心地帶翻江倒海,一度差點攻占縣城,逼的日軍不得不撤退,放棄圍剿的計劃。

他這裡情況當然又不一樣了,馬邑的工業區他是不可能搬到山上去的,但他的實力卻更強大,分出一隻偏師襲擾鮮卑人的後方這就不解決了問題。

這戰術就被兔子稱之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可以稱之為以弱勝強的上乘戰術。

真不要以為鮮卑人就冇有後勤,他們隻不過是牛羊跟在大軍的後麵,當年霍去病就是發現了匈奴人的這個弱點,一直領軍攻打匈奴人的後方,打的匈奴人節節敗退,不得不改變戰術,把自己的後勤甚至軍隊安置在漠北來躲避漢軍的進攻。

同時這也讓徐偉發現了一個寶藏,上下五千年開局就冇有比兔子更差的,一直處於以弱擊強的狀態。

雖然自己的實力越戰越強,但敵人的實力卻是成倍增長,以至於到了現代兔子還患有火力不足恐懼症。

而麵對一個個這樣強大的敵人,兔子想出了一個個以弱勝強的戰略戰術,像什麼反斜麵戰術,地雷戰,地道戰,麻雀戰,要是以後自己也遇到了對付不了的敵人,回憶一下兔子的戰略戰術,應該可以找到辦法。

這也就是冇有諸天聊天係統,要不然徐偉肯定要向其他穿越者普及一下這個發現,隻要是戰爭位麵的穿越者,其他什麼都可以不用帶,隻帶一本兔子抗戰史就可以了。

徐偉把這個戰術一說,馬邑的高層也覺得可行,於是就決定執行這樣的戰術,誰讓和連的老家又不遠,連千裡躍進都不用,就可以直接偷和連的老家。

對比隔壁的土鱉,萬裡躍進,徐偉算是幸福多了。

自古以來,胡人攻破雁門關,進入中原,就必須先通過平城縣(即後世的大同)。

這裡還是曆史有名的地方,公元前201年(漢高祖六年),韓王信在大同地區造反叛亂,並勾結匈奴企圖攻打太原。漢高祖劉邦親自率領32萬大軍迎擊匈奴,先在銅輥(今山西沁縣)告捷,後來又乘勝追擊,直至樓煩(今山西寧武)一帶。時值寒冬天氣,天降大雪。

劉邦不顧前哨探軍劉敬的勸解阻攔,輕敵冒進,直追到大同平城,結果中了匈奴誘兵之計。劉邦和他的先頭部隊,被圍困於平城白登山,達7天7夜,完全和主力部隊斷絕了聯絡。後來劉邦采用陳平之計才得脫險。

而平城縣不遠處就是白登山,當年劉邦就是被圍困在這裡。

平城是扼守北方要塞的第一道防線,徐偉來到馬邑之後,大漢朝廷基本上放棄了雁門關之外的十幾個縣,撤走了官員和守軍。

而徐偉本人也窩在馬邑縣種田,也冇有在意四周的郡縣,基本上冇有管理平城縣,用現代化來講,平城縣處於無政府狀態。但平城麵對鮮卑人的兵鋒,在朝廷撤走的情況下,全縣的百姓都慌了。

要有個靠山呀!不然他們這上千號人不要被鮮卑人抓到大漠當奴隸。

大家找來找去,發現四周最粗的大腿也就雷公了,正好當時徐偉全殲了4萬馬賊,一時間王霸之氣四溢,加上大家都知道雷公這個渠帥並不騷亂百姓,於是四周郡縣的百姓主動找的徐偉這裡,請求徐偉帶兵駐紮在他們的縣城,平城縣的百姓也跟著過去了。

正好徐偉也意識到馬邑四周縣城的重要性,但他看不上這些縣城的防禦力,畢竟隻是上千人的小縣城,城牆的高度都冇有超過3丈,還有大量的百姓居住在其中,城牆還是版築的,能有多強的防禦力。於是徐偉在這些縣城之外,找到險要之地,按照西方城堡的樣式,用土水泥製造出幾個陵堡,每個陵堡可以駐紮3000守軍。

平城縣是防備鮮卑人進攻的第一線,是徐偉重點關注的地方,所以平城縣的陵堡修築的是最堅固也是最高大的。

和連來到平城縣之後,發現這裡是一座空城,徐偉早就讓郭大賢帶領百姓撤退回馬邑,現在平城縣連一根羊毛都冇有給和連留下。

“漢人逃的到非常快,這到非常方便本汗長驅直入了!”和連冷笑道。

拓拔野指著不遠處的塢堡道:“大汗,雷公來到馬邑不久,就占據了這片土地,他為了馬邑的安全,重新建立了一個塢堡防備我們鮮卑國!不攻下這個塢堡,我們是冇有辦法進行前進的。”

和連看著不遠處的塢堡道:“這塢堡好奇怪,怎麼看上去是斜的?”

拓拔野也疑惑道:“屬下也不清楚,隻是知道雷公在馬邑四周緊要之處都建立了這樣的斜塢堡,每個塢堡都有2000-3000守軍!”

和連嘲諷道:“2000-3000人也想阻擋本汗的10萬鐵騎,簡直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拓拔野回道:“馬邑兵民一體,聽說當初雷公打馬賊聯盟的時候,幾天就召集了10萬軍,而後一戰就全殲了4萬馬賊。這些塢堡就是用來拖延大軍時間的,隻要拖延3-4天時間,雷公就可以召集出10萬大軍!”

拓拔野繼續說道:“大汗看這些烽火,雷公應該已經知道大汗來了,接下來我們就要麵對10萬大軍了!”

和連不屑道:“10萬農夫而已,我早就聽說過,雷公在來馬邑之前是黃巾賊當中的一員,幾年前百萬黃巾賊造反,但卻被一個叫皇甫嵩的將軍帶領幾萬漢軍擊垮了,雷公這些黃巾賊的頭目逃到太行山上去,等皇甫嵩離開之後他們纔敢繼續造反。

這次他們也有30萬人,但卻被幾萬幽州的邊軍擊敗,再次逃到太行山上去,而雷公趁機脫離了黃巾賊,逃到了馬邑這裡來!”

和連說的這些訊息和拓拔野聽到的也差不多,但他還是提醒道:“大汗,聽說雷公還是戰勝了漢軍的,也戰勝過4萬馬賊,顯然他的部下戰鬥力和其他黃巾賊是不一樣的。”

但和連卻嘲諷道:“雷公能打的贏漢軍會逃到馬邑這裡來,我可聽說他可是翻過太行山,一路逃了幾千裡,讓漢軍冇有追上,這才逃到到馬邑來,逃的快也能叫打贏?而四萬馬賊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他們能和我鮮卑鐵騎相比!雷公敢帶大軍更好,本汗隻要一萬鐵騎足夠擊垮雷公的10萬農夫!”

顯然和連對戰勝徐偉是信心十足的。

他指著陵堡方向道:“那裡是傳說當中的白登山吧?”

拓拔野點頭道:“漢人是這樣說的!”

和連忽然帶著崇拜的目光道:“這可是幾百年前冒頓單於包圍大漢皇帝的地方。要是當初冒頓單於在這裡殲滅了大漢的皇帝,整箇中原都是我們的了。”

“真是太可惜了,等本大汗一統鮮卑國之後,本汗一定會帶領鮮卑鐵騎徹底征服大漢,完成父親和冒頓單於未完成的使命。”

冒頓單於在胡人心目中的地位和秦始皇在漢人心中的地位是一樣是,秦始皇統一了整個華夏,奠定了大漢的基業,而冒頓單於則統一了整個草原,建立了一個龐大的草原帝國。

兩個人的曆史地位是一樣的,甚至冒頓胡人心中比秦始皇在漢人心中地位更高,畢竟漢人還譴責秦始皇殘暴不仁,雖然承認他的功業,但卻認為他是一個暴君,而殘暴對胡人來說是一個優點,冒頓單於對胡人來說可謂是一個完美的首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