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平三年(186),七月,汗彈山。

整個汗彈山從山腰到山腳下都是無邊無際的帳篷,和連貪婪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他對著身後的一個胖子道:“拓拔野,馬邑要是冇有你說的那樣富裕,本大汗就用漢人的刑罰將你五馬分屍!”

拓拔野嚇的冷汗直流,但還是說道:“大汗,馬邑有上百萬牛羊,這是我們親眼所見的,糧食也堆積的像山一樣高,這也是很多人都看到的,每天到馬邑的商隊像長龍一樣根本望不到頭,草原上到處是商隊販賣馬邑的煤球爐,蜂窩煤,鐵鍋,毛衣和毛布,草原上的貨物都是馬邑生產的,他們的富裕可想而知,屬下即便是晚上到了馬邑,馬邑也是燈火通明,火光照亮整個馬邑就好像白天一樣,不夜城的大名傳遍了整個草原。

幾十萬人在馬邑生活,他們每個人生活的都像部落的大帥一樣好,天下就再也找不到比馬邑更加富有的城池了,這一切都是我們親眼所見的。”

和連欣慰道:“這就好,隻要本汗搶了馬邑,就把馬邑交給你來掌管。”

拓跋野驚喜道:“多謝大汗,小的必定為大汗籌集無數的牛羊和糧食,讓整個草原都傳播大汗的仁德之名!”

和連笑道:“看來你在漢地待久了,變得如此會說話了。”

和連道:“好,隻要你繼續為本汗效力,等本大汗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鮮卑人大汗,本汗就賞你成為一部的大人,就叫南部鮮卑人大人吧!

拓跋野聽到和連這話嚇得冷汗直流,想要東,中,西等部大人服從王庭的命令,不顯示實力怎麼可能辦得到!和連大汗這是想要內戰。

但想到可以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鮮卑人大人,可以掌管十幾萬部眾。他還是咬牙說道:“大汗本就是草原之王,要是各部大人聽從大汗的命令,我們鮮卑國早就占據大漢了。各部大人自私自利,用漢人的話來說就是叛逆,大漢早就應該剿滅他們了。”

這話讓和連非常高興。“等本汗徹底掌管權力,本汗會讓整個草原都像的馬邑一樣富裕!”

而後他再看向自己的部眾,好像又多了一些,這讓他非常欣喜。

年近三十的和連,已經久冇有在汗彈山看到如此繁華的景象了。但這樣的景象在他幼年經常看到,當時鮮卑人的大汗是他的父親檀石槐。

他是草原冒頓單於之後再次一統草原的首領,當時整個草原都臣服在檀石槐腳下,他在彈汗山和歠仇水畔建立王庭。

在檀石槐的帶領下,鮮卑人兵強馬壯,非常強盛。當時的鮮卑人四麵出擊,向南劫掠東漢邊境地區,北麵抗拒丁零,東麵擊退夫餘,西麵進擊烏孫,完全占領匈奴原先的全部地盤,建立了一個東西長達一萬四千多裡,南北寬達七千多裡,強大而又寬廣的草原帝國。

檀石槐成為了當之無愧的草原之王,甚至連漢人的大軍都被檀石槐擊敗,被打的隻敢防禦不管進攻。

這讓他的威名在整個草原詠頌,牧民們欣喜他們有這樣一位強大的王。就在大家都以為天下將要成為檀石槐的時代,卻冇有想到他會在一次征討丁零人的戰鬥當中重傷不治,以至於英年早逝。

而他的英年早逝讓剛剛成型的鮮卑人帝國分崩離析,其子和連貪財好色,小氣刻薄,也冇有威望,整個鮮卑人三大部,十三個大部落都不服他這個鮮卑人大汗。

所以和連再位的時候,彈汗山王廷的王權就遭到了很大的削弱,他的命令根本出不了汗彈山,他可以統治的部落,也隻有汗彈山附近幾萬部眾,這讓他一個縱橫萬裡帝國大汗,成為了一個草原上大的部落首領,這種落差是和連不能接受的。

和連也想成為一個英明神武的大汗,就像他的父親一樣。

但他可以統治的部落也就是汗彈山方圓幾百裡,他自然要以這些部落為重了。

但就因為這樣,整個草原居然度在傳他貪財好色,小氣刻薄,這讓和連憤怒無比,整個草原有哪個部落首領不是這樣的,貪財好色在草原上什麼時候成為了缺點。小氣刻薄更是無稽之談,他什麼時候管的到汗彈山之外的部落了,難道還要讓他把自己少的可憐的部眾在分給三部大人,這纔算是豪爽大方。

和連要是和南方的小胖子交流,雙方一定有非常多的共同語言。

他心中十分痛恨鮮卑人三大統領和這些大部落的首領,因為他們一直在草原散佈謠言,打壓他本就不多的威望,而和連也不甘心就這樣做一個有名無實的大漢,一心想找個機會重振彈汗山王廷的絕對權威,重現他父親檀石槐當年君臨天下的無敵氣勢。

而機會終於給他等來了。這些年可能是長生天發脾氣了,草原上不是旱災就是雪災,還有蝗災,每出現一次這樣的災害就讓鮮卑的許多部落失去了賴以生存的牲畜,大量的部眾紛紛餓死在這些災害之下。

而和連的王庭的地盤卻是在陰山河套一代,不但是草原上最肥沃的草場,還是整個草原最溫暖的地方,每次災害王庭都是受損最少的。

更重要是漢人出現一個叫雷公的叛逆,公然占據馬邑,把大量草原稀缺的貨物賣到草原上,而和連的商隊是第一批到達馬邑的胡上,馬邑的鹽鐵毛衣這些漢貨讓他賺取了大量的財富。

有了錢的和連,馬上用這些錢來收買草原上的部落。大量小部落的迫於生存的壓力,重新投到了彈汗山和連的帳下,甚至有兩個部眾超過萬人的兩個大部落改弦易轍再次迴歸到彈汗山王庭賬下。

草原上的鮮卑小部落,一向就是有奶便是娘,看到和連發達有錢了,而且還如此大方,願意幫助他們度過災害,即便是三大部落的牧民也紛紛再迴歸到王庭之下,很短的時間內和連的實力擴張了一倍多,和連在草原上的威望快速上升。

但和連還是不滿足,即便現在彈汗山有十萬部眾,但他的實力也最多比東部鮮卑人相當素利相當,完全不能和西部部落和中部部落相比。鮮卑人四大勢力,還是他領導的王庭勢力最弱小,實力增加最多讓和連對其他三大部有了反抗之力。

通過自己手底下的商人,他知道馬邑的河流中流淌的是羊奶,山穀中到處是食物,羊毛布多的可以鋪滿整個草原,草場上遍地是牛羊的富裕之地,隨即他起了貪婪之心,馬邑離汗彈山太近了,這樣一個富裕之地,一定要屬於他,有了馬邑他就收買所有鮮卑人,讓他們擁戴自己成為鮮卑人真正的大汗。

他太瞭解鮮卑人的習性,草原上生存太艱難了,任何一場災害會會要去部眾的性命,可以說每個鮮卑人都遊走在死亡的邊緣,任何一個可以幫助他們逃脫這種死亡威脅的人,就可以成為他們的首領。

當年他的父親就是帶領部眾東征西討,南征北戰,搶到足夠多的物資讓大家度過一場場死亡的危機,在他父親的帶領下,當時的鮮卑人度過了一段好時光,所以即便現在的鮮卑人還在懷念檀石槐統治草原的日子。

隻要他帶領鮮卑人占據馬邑,占據這個滿是糧食和毛布城市,搶光馬邑的所有財富,讓草原上的部落有足夠多的食物和物資可以度過寒冷的冬天,他就可以成為鮮卑人的英雄。

他和連可以為鮮卑人建下千秋功業。到時候他的個人權威就可以草原上達到如日中天的地步,得到鮮卑各部落的頂禮膜拜。

到時候不管是東部的彌加、闕機、素利,中部的柯最、闕居,慕容峰,還是西部置鞬落羅、日律推演、宴荔遊等都要臣服在自己的腳下!

他要拿回自己所有的權利,成為名副其實的鮮卑人大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