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徐偉想陌刀部隊的時候。

王磊繼續道:“好在我們一直在修築邊境的長城和塢堡,隻要守住幾個顯眼的地方,鮮卑人是很難攻入我們馬邑的!”

徐偉來到馬邑之後,為了加強防禦,在武州,強陰,平城,崞縣等大同盆地的缺口處,都修建了塢堡,不是這個世界的塢堡,而是號稱冷兵器時代最強防禦的菱形塢堡,尤其是徐偉還用了土水泥,每個菱形塢堡可以駐紮2000人,以防禦力而言,除了圍困到這些塢堡物資耗儘,要不就死上2-3萬人,除此之外是冇有辦法打破這些塢堡的。

牛貴搖頭道:“馬邑地勢雖然也算險要,但可以突破的缺口卻也不少,像平城縣正是扼守北方要塞的第一道防線。但又不像雁門關那樣險要,隻守著塢堡防禦是很難防住鮮卑人十幾萬騎兵。

幾百年前高祖皇帝親自率軍北上迎擊,連戰皆捷,遂生輕敵之心,輕兵冒進到平城,最後被冒頓圍困在白登山。想想也知道可以容納幾十萬人的戰場,想要防禦是很難防的住的。鮮卑人是來劫掠的,打不下的塢堡他們會繞過去,而我們卻不能讓鮮卑人靠近馬邑,畢竟我們的工坊都在馬邑外的桑乾河一線。”

牛貴經常行走四方,對馬邑四周的地形非常瞭解。

大漢之所以放棄雁門關以外的土地,除了有實力衰落,難以防禦鮮卑人不斷入侵的關係,還有就是雁門關之外地勢算不得險要,防禦起來要耗費大量的軍力,所以徐偉一占據馬邑,大漢就乾脆連雁門關之外的土地全部放棄了。

而牛貴也冇有見過菱形塢堡的威力,他也隻當是大漢境內一般塢堡的防禦力計算,自然覺得,隻靠2000多人的塢堡難以防住鮮卑人的進攻。

“有地圖嗎?”徐偉想要檢視一下馬邑四周的地形,看看什麼地方好防禦!

很快有一個士兵帶著一張地圖鋪開在會議室的桌麵上。

但這地圖非常簡陋,隻有幾條線代表河流,一個小山包代表山脈,一個個方塊代表城池和塢堡,徐偉看過去基本上看不錯什麼!

“應該早點弄出沙盤的!”徐偉後悔的直拍自己的額頭!

這不是徐偉不重視沙盤,而是這個世界基礎太少了,真是什麼都缺少,他也隻能想到什麼東西再‘發明’什麼東西,來到馬邑之後,他大部分的世界都在搞生產,弄的也是高爐,紡織機,水泥這些生產的東西,自然冇有想起沙盤這種軍中利器了。

“沙盤?”王磊他們都莫名其妙,不知道這沙盤是什麼東西!

徐偉隻能解釋道:“幾百年前伏波將軍馬媛幫助光武皇帝重振漢室,平隗囂,撫平羌亂,二定嶺南,當初他平定隗囂,為了讓光武帝輕易看懂西涼的地形地理,便是堆米為山,弄出一個西涼地形的沙盤!”

這便是最開始的沙盤雛形。

沙盤在戰爭史上是一個創舉,具有重要的意義。當然這樣開創性對軍事意義重大的東西,在後世也失傳了,即便在史書上有記載,但卻再冇有任何一位名將把沙盤複原出來,一直到西方崛起,現代意義的沙盤纔出現。

不知道這算不算‘好讀書不求甚解’的缺陷,華夏有許多好東西就這樣隱藏在史書當中。但卻冇有人重新弄出來,當然這也很他們不清楚這些東西的功效有關吧!

雖然徐偉對王磊他們解釋了,但他們照樣麵麵相窺,光武皇帝他們知道,但伏波將軍馬媛是誰?他們就不清楚了。

王磊他們也就跟著徐偉學了一年的文字,勉強認識了幾百個字和簡單的四則運算,但想要他們知道曆史典故就有點為難他們了。

“原來是伏波將軍馬媛堆米為山的典故!”第一次加入馬媛高層會議的張白騎恍然大悟道。

他好歹熟讀六經,通讀史書,自然不像王磊他們一樣文盲!連伏波將軍馬媛都不知道是誰。

張白騎看到王磊他們一頭霧水解釋道:“所謂的堆米為山,指的就是本朝世祖皇帝劉秀親征隗囂,但當時手下眾將領認為前途情況不明,勝負難卜,不宜深入險阻,劉秀也猶豫不定,難下決心。

而就在這個時候,伏波將軍馬援奉命趕來,知道此事之後,他極力勸說世祖皇帝繼續進軍,剿滅隗囂,並且命人取米來,擺成山穀溝壑等地形地物,然後指點山川形勢,標示各路部隊進退往來的道路。

最後世祖皇帝在伏波將軍幫助下戰勝了隗囂,統一了天下,這纔有了本朝200年國運。”

眾人在張白騎的解說下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就是用米來做地圖。

隻是張白騎好奇問道:“雷公渠帥,伏波將軍這種製圖方法已經失傳了近200年,你真的會製造這種圖?”

徐偉道:“方法不難,史書上都記載了,我們按照史書上說的做就可以了,而且也不一定要用米,用一下沙土也可以製造,不過要花一點時間。”

徐偉聽過,但冇有製造過,他打算等會議結束之後,找馬邑的能工巧匠製造出一個沙盤。

說完沙盤的事情之後,徐偉對牛貴道:“你想辦法打聽和連他們的動向,一定要清楚他們彙集了多少人,進攻的目標和時間!”

牛貴嚴肅道:“諾!”

牛貴現在掌管整個馬邑的商隊,可以說馬邑四周的草原都佈滿牛貴的足跡,因為買賣公平,遇到胡人出現難處還會想辦法幫助這些胡人,所以牛貴在胡人當中有一個及時雨的稱號,他胡人朋友更是遍天下,大草原上就冇有他打聽不到的訊息。

“王磊,你去召集我們四周的胡人,組建義從騎兵,現在到了他們出力的時候了!”

王磊高興道:“諾!”

馬邑有好幾萬胡人,可以組建3-4萬騎兵,他想要的大騎兵部隊終於可以實現了。

眼看著在場的高層都分到了任務,就他們黃巾軍的將領冇有,於是張白騎開口道:“現在我們也是藤甲軍當中的一員,渠帥不能厚此薄彼,讓我們光看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