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種結束之後,馬邑周邊的新式卻突然緊張起來。

一直在草原行商的牛貴找到徐偉道:“渠帥,鮮卑人有問題,一個多月前鮮卑大王和連不斷召集鮮卑人的部落集結,現在汗彈山四周已經集合了幾萬鮮卑人了,而且還呈現越來越多的趨勢,要是到了9月秋高馬肥的時候,怕是得有十幾萬人了。”

徐偉當即召集了整個馬邑的高層,讓牛貴向他們彙報了鮮卑人的異動!

徐偉看著馬邑的高層嚴肅道:“鮮卑大王和連這次召集了幾萬鮮卑人,陳兵在大漢邊境,顯然這是要入侵大漢了。”

王老漢奇怪道:“鮮卑人入侵大漢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這要緊張的也應該是朝廷吧?”

王磊小聲說道:“大人,汗彈山離我們近的地盤不到百裡,離馬邑也隻有400裡,這都陳兵到我們家門口了,大漢的邊境哪有什麼繁華的地方,也就是我們馬邑富庶,和連隻要不傻,肯定會向我們用兵的!”

王老漢這才感覺到事態嚴重,有點無奈道:“我們想要過一點好日子怎麼就這樣艱難,誰都來欺負我們,以前是朝廷,現在連胡人都敢來欺負我們!”

徐偉也感覺很操蛋,這和自己想象的根本不一樣,他選這樣一個邊角料,不就是想要安心種田,而後等種田大成之後,一波流A過去,什麼諸侯爭霸,三國爭雄,他種田**通通橫掃過去。

但現實卻是他根本冇有辦法安心種田,第一年來4萬馬賊,第二年又是十幾萬鮮卑人,什麼金角,銀邊,草皮肚,全部都是胡扯。

現實果然和遊戲完全不同,鮮卑人也不是遊戲當中的NPC,對四周的一舉一動都無動於衷,馬邑有點舉動,四周的鮮卑人立馬就有反應了,和貧窮的邊郡相比,富裕的馬邑顯然是一個更好的搶劫目標,徐偉現在意識到他開局選擇了非常差的地方。

牛老漢仔細問道:“大家會不會猜錯了,我們在一年前就擊敗了4萬馬賊,鮮卑人大王應該知道我們不好惹,他是不是想對付大漢其他的郡縣,不一定來我們馬邑。

會不會是幽州的代郡,上穀郡,這兩郡好像冇有多少兵力!今年那個劉備不是也屯了不少田,據說今年收成也不錯,在我們這裡買了大量的農具過去收割小麥,會不會和連是對著劉備去的。”

牛貴苦笑道:“我也想這樣認為,但鮮卑人如果想要入侵代郡和上穀郡,不會集結如此多的部眾,代郡,上穀郡加起來連20萬人都冇有,屯田兵更是窮困潦倒。

要是劫掠和連集結一萬部眾足以了,而現在看和連的樣子是要集結整個西部,中部的鮮卑人。他集結了十幾萬部眾,除了以我們馬邑做目標,不會有其他地方夠十幾萬鮮卑人搶的。”

徐偉道:“不能抱有僥倖的心裡,我們集結士兵,最多浪費一點時間和錢財,但要是和連真入侵我們馬邑,而我們一點準備都冇有,那我們所有人可能都要喪命於鮮卑人的鐵騎之下。”

而後徐偉望著牛老漢道:“牛老伯,現在你停下手中所有的活,全力打造兵器鎧甲,保證足夠武裝10萬人的量!”

牛老漢嚴肅點頭道:“老漢明白!”

而後他看向王老漢道:“王老伯,你也讓工廠停下所有的活,開始全力生產弩箭,長槍,投石機等軍用武器,還要準備好10萬人的糧草!同時也要把軍械糧草運輸到強陰縣的堡壘,加強當地的武備,疏散當地的老百姓和牧民。”

王老漢嚴肅道:“老漢明白!”

而後徐偉讓兩人前去準備,畢竟軍事部署他們也不明白。

“王舸,命令各個區長開始集結部眾,我要在和連來馬邑之前集結10萬人,讓和連知道我們藤甲軍不是好惹的。”

參謀長王舸大聲道:“諾!”

不過他遲疑一下問道:“現役的士兵是不是拆散成為軍官來武裝部眾!”

在馬邑全職軍人隻有2萬,當然因為青壯多,可以隨時拉出10萬人,而且還是有軍事經驗的士兵,但這些士兵畢竟耕田了一年,甚至連農閒的時候還要新修水利,根本冇有時間訓練,這樣的民兵還保留了多少戰鬥經驗王珂表示懷疑,所以纔有這樣的提問!

徐偉也感覺有點蛋痛,馬邑的勞動力一直不足,各項基礎設施建設就冇有不缺人的,以至於大量的胡人到馬邑來打工,出現了特色的牧民工。勞動力缺乏成這樣,民兵訓練自然荒廢了,現在戰爭過來,士兵又不夠的現象。

其實徐偉也非常重視軍隊的建設,2萬職業軍人他都當做軍官來培育,經常把後世總結出來的軍事理論挑了一些符合現在情況的,當做教材來教育這些士兵,甚至還會佈置幾個戰例,讓他們模擬指揮。

隻可惜到現在也冇有培養出幾個將才,但讓他們擔任基礎的軍官倒是還可以,隻是現在讓他們分散在民兵當中,這樣一來徐偉軍隊的戰鬥力要直線下降。

他想了想道:“分出5000人當什長,隊率來訓練民兵!”

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徐偉現在也隻能向上天祈求和連可以晚點入侵馬邑,讓他有時間來訓練士兵。

他保留15,000名王牌精銳部隊,藤甲軍的戰鬥力可以得到保障。

對付如此多的騎兵,想來要有一隻王牌部隊作為尖刀出奇製勝擊垮鮮卑人。

徐偉現在為難的地方是先武裝出一隻陌刀重步兵好,還是先武裝出一支鐵甲重騎兵,以馬邑的資源隻能武裝一支這種王牌部隊。

徐偉想了想覺得還是先武者陌刀重步兵,畢竟馬邑不缺鋼鐵,一日三餐頓頓有肉有菜的情況下,馬邑的部眾也養得非常壯實,可以招募幾千人組建陌刀重步兵,但想要組建鐵甲重騎兵,他卻難以找到上等戰馬,幷州的戰馬耐久力雖然不錯,但卻算不上太高大,並不適合組建鐵甲重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