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他們和馬邑隻隔一條邊界,馬邑發生的一舉一動他們都清楚,現在整個北疆大半的商人在馬邑都有據點,馬邑更是成為了北疆最繁華的商業城市,這些商人大部分都是大漢的商人。

劉備他自己也隻能限製一些小商人去馬邑,幽州豪商他都限製不了,他能做的隻是限製糧食進入馬邑,但他可以限製幽州這裡,卻限製不了幷州方向。

更不要說匈奴人和鮮卑人他們為了得到馬邑的貨物不斷運輸牛羊去馬邑,整個馬邑的牛羊有十幾萬之多,毫不客氣的說光肉類的消費,馬邑已經和現代社會相差無幾了,所以劉備想要用糧食限製馬邑的發展基本上破產了。

簡雍倒是說道:“翼德也說的有道理,比起糧食我們製造一些傢俱危害更低,而且黃巾軍他們之所以造反就是因為他們窮,要是雷公把部眾都養的富裕了,他們反而冇有戰鬥力了。不知道大家有冇有發現,雷公來到馬邑快一年了,他的手下居然冇有攻擊大漢的郡縣了,甚至離他們一步之遙的雁門關也冇有進攻過一次,如此不好戰的黃巾軍隻有雷公這一部。

雍以為就是因為雷公部富裕,甚至比大漢大部分的人都要富裕,所以他們纔不願意打仗,來到馬邑之後更是冇有主動進攻過任何人,雍以為小富即安的雷公部,已經不可能成為我們大漢的敵人了。

雍以為朝廷詔安雷公部反而更加好,就雷公這樣的發展下去,鮮卑人絕對不可能放過雷公的,到時候雙方打起來,朝廷就可以掌握主動性了。”

劉備略有所思,雷公的確冇有多強的攻擊性,甚至還喜歡屯田,發展百工,一點都不想一個造反的人。

說實在話詔安雷公對朝廷和雷公都有好處,他占據的馬邑本就是朝廷放棄的地方,現在雷公占據甚至可以說是在幫助朝廷戍邊,可以讓雷公部幫助朝廷減少鮮卑人入侵的壓力,甚至可以依靠鮮卑人的壓力讓雷公不得不依靠朝廷,這樣朝廷也可以兵不血刃的解決一大敵,詔安雷公可以說是一舉多得的事情。

張飛道:“雖然詔安雷公好處多,但朝廷的文武百官是不可能答應的,大家不要忘記雷公手中占滿了冀州門閥士族的血,他們連張燕都不肯詔安,怎麼可能會詔安雷公。”

“我們還不如說說打造家居和織布機販賣給馬邑的事情,這布料不差在幽州販賣想來2000-3000錢也是有人想要的,我們可以和雷公約定10匹或者二十匹這樣的羊毛布換一架織布機,現在馬邑缺少幾萬架織布機,想來他們也會同意的!”

被張飛他們一說,劉備他們纔想起了雷公和冀州門閥的血海深仇,這根本就是一個死結,他們隻能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隻有一旁思考半天的關羽說道:“為什麼我們不能也學雷公紡織出羊毛布,幽州到處都是烏丸人,也不缺羊毛為什麼我們不能自己乾!”

蘇雙苦笑道:“胡人的羊毛味道非常重,以前處理胡人都不會用羊毛紡紗線,我們不清楚雷公是如何處理羊毛的,自然就學不會他的這種本事!”

劉備倒是驚喜問道:“難道我們不能偷偷學習雷公的方法,這樣我們在幽州也能夠收集羊毛了。”

張世平苦笑道:“馬邑是雷公的地盤,有20-30萬對雷公忠心耿耿的部眾,我們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下,要是去了不該去的地方,恐怕我們根本出不了馬邑!不是冇人想要偷雷公的秘術,但他們都被雷公抓到礦產挖礦去了。”

劉備想了想問道:“我們也可以找人想辦法除去羊毛的味道,冇道理雷公可以做到,我們有了模樣還做不出來,一件毛衣不過3-4斤羊毛卻可以賣上千錢,要是我們可以賺到這比錢可以解決屯田校尉府的很多問題!”

蘇雙皺著眉頭道:“這恐怕要花很多時間,而且也未必能成功,畢竟羊毛這東西在我們大漢非常少,冇幾個人會想到可以用它織布織衣服!大部分人見都冇有見過,就更不要說處理羊毛了!”

劉備道:“我會想辦法召集一下木匠,弄出傢俱和織布機,你們也想辦法弄出可以處理羊毛的辦法!”

商議完之後,他們分頭行事,劉備在屯田的百姓當中造成木匠來打造家居和織布機,而蘇雙張世平他們到處找可以處理掉羊毛騷味的人才。

話分兩頭。

在馬邑毛衣的火爆很快被胡商發現了,馬邑居然有一種全新的布料!

羊毛布的出現讓他們驚喜無比,這布匹不但比麻布細密手感好,而且也厚實,最重要的事這樣好的布匹居然隻要1000錢,胡商看到徐偉就像看傻子一樣,要知道即便是簡陋的麻布在草原上都可以賣出上千錢,這樣好的布,在胡商們看來即便是拿10隻羊來換也是值得的。

於是他們販賣羊毛賺的一點錢全部又購買了羊毛布,但這些胡商10車羊毛拉過來卻連一車羊毛布都買不起。轉身他們又把自己帶來的牛羊全部賣給徐偉,但即便這樣他們還難以買夠一車羊毛布。

徐偉發現羊毛布價格不是他原定的價格,找到王老漢問道:“老伯,我們的定價不是500錢嗎,你怎麼提升了一倍?”

王老漢:“渠帥你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現在馬邑每個月光發放月俸就超過了5000萬錢,我們還不容易出了一個好布料,為什麼要賣的這樣低,你那是麻布的價格!我們的羊毛布不比絲綢差,自然要提升價格了,你看就現在的價格這些胡人不是一樣搶瘋了!渠帥你就根本不知道我大漢的物價,毛布就值這個價格,我還讓牛貴帶來1萬匹毛布去草原,價格都在3000錢以上,要不為我們馬邑人手不足,我一匹都不想交給這些胡商,我們自己賣出3000錢不好嗎!”

徐偉還真無言以對,雖然已經來一年多了,但他還是會犯下許多常識性錯誤,而王老漢一直認為徐偉是被貶下凡的仙人,所以也不奇怪徐偉犯下的這些錯誤,而是想辦法彌補徐偉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