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可將吳三桂和陳圓圓給活捉,暗地裡關押起來,逼他與我反清複明”.陳近南雙目如炬,盯著十大堂主幸福的說道。

“此計神妙,不過那平西王的關寧鐵騎可是名震天下,吳三桂出了山海關,冇有了那十幾萬關寧鐵騎保護,但是總是會帶著至少上千的護衛的,這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想要活捉那吳三桂,難啊!“蓮花堂堂主蔡德忠出列道。

”蔡堂主所言甚是,我等既然要和吳三桂合作反清複明,那就不能過分得罪吳三桂,所以此次行動隻可智取,不可搶來“。陳近南似乎胸有成竹,不急不忙道。

”我天地會的地遁兵也該發揮他的用處了!!!“。陳近南一拍桌子,擲地有聲的道。

所謂地遁兵,就是挖地道的專業人士,天地會經營多年,自然是招收了不少能人異士。

這地遁兵的頭目,叫土千裡,據說是土行孫的十八代傳人。

這土遁之術,本來是能直接遁地行走的,不過一代接著一代傳,到了土千裡這裡,遁是遁不了了,隻能挖地道,

當然一天也挖不了一千裡,但是挖一千丈還是可能的。

”幫助英明,此計甚妙,讓情報部門摸清吳三桂的住所,然後挖通地道,待其熟睡時點上**香,便可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吳三桂擒拿。大事可成也“。

蓮花堂堂主蔡德忠出道。

”即可飛鴿傳書江南分舵,嚴密跟蹤,不得自行出擊,違令者斬。我要親自跑一趟江南“。

陳近南不再猶豫,下了死命令。

”幫主英明,驅除韃虜、反清複明”。眾長老和堂主出列雙手作揖道。

不說那陳近南的暗中策劃。

卻說那陳圓圓和吳三桂。

世人都認為吳三桂一怒為紅顏,斷送了大明江山,陳圓圓是紅顏禍水。

卻不知吳三桂因為陳圓圓投靠大清之舉,挽救了多少百姓和士卒的性命。

試問,如果清兵不如關,快速滅掉李自成的大順,那麼這當時的天下,就可能出現三股勢力。

大清、南明、大順。

這三股勢力必定連年征戰,戰火連天,你來我往,不得還要拚上個二十年。

有多少百姓和普通士兵都要成為這戰場的炮灰。

有多少人要餓死街頭,有多少人要戰死沙場。

這二十年的時間,至少少死了百萬的民眾和士兵。

因為陳圓圓,吳三桂投降了大清。

這筆賬要算,起因是陳圓圓,因為陳圓圓的緣故,這天下少死了不下於百萬之眾。

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陳圓圓救了上百萬人的性命,何罪之有,反而是一件千古難有的大功勞。

陳圓圓原姓邢,生於江南,家境貧寒,年幼時父母雙亡,由姨媽收養,姨夫姓陳,故改姓陳。居蘇州桃花塢。姨媽家生活也很拮據,陳圓圓十歲那年被姨夫賣到梨園,學習歌舞技藝、琴棋書畫。陳圓圓隸籍梨園,是梨園的歌妓,為吳中名伶,戲曲家尤西堂少時“猶及見之”。

諸位不要理解錯了,這歌姬不是妓女,他隻賣藝不賣身。

陳圓圓色藝雙絕,名動江左。她自幼冰雪聰明,豔驚鄉裡。時逢江南年穀不登,重利輕義的姨夫將圓圓賣給蘇州梨園,善演弋陽腔戲劇。初登歌台,圓圓扮演《西廂記》中的紅娘,人麗如花,似雲出岫,鶯聲嚦嚦,六馬仰秣,台下看客皆凝神屏氣,入迷著魔。陳圓圓“容辭閒雅,額秀頤豐”,有名士大家風度,每一登場演出,明豔出眾,獨冠當時,“觀者為之魂斷”。

陳圓圓作為梨園女妓,圓圓曾屬意於吳江鄒樞,“常在予家演劇,留連不去”。

據說,江陰貢修齡之子貢若甫曾以重金贖陳圓圓為妾,然圓圓不為正妻所容。

而貢若甫的父親貢修齡,在見到圓圓後,非常吃驚,說:“此貴人!不是我們家能收容的“,隨後不要贖金就放陳圓圓離開了。

陳圓圓還與冒襄有過一段情緣,崇禎十四年春,冒襄省親衡嶽,道經蘇州,經友人引薦,得會陳圓圓,並訂後會之期;當年八月,冒襄移舟蘇州再會圓圓,時圓圓遭豪家劫奪,幸脫身虎口,遂有許嫁冒襄之意,並冒兵火之險至冒襄家所棲舟拜見冒襄之母。

二人感情繾綣,申以盟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