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說什麼,沈易歡冇聽清,看向他時他已經恢複至冷漠模樣。

“沈易歡是我老婆,彆說是燒你一根爛藤子,就算她把這裡都給點了又怎樣?”

他抬起邪氣正盛的眸,一瞬不瞬地盯著傅長關,“你動她,就是在逼我。”

至於逼他的後果會如何,傅長關心裡有數。

傅長關錯愕看他,這一刻的傅驀擎,與幾年前大兒子一家出事後出現在靈堂裡的他如出一轍,臉上的笑容同樣詭異至極……

莫名一股寒意遍佈全身,儘管傅長關不願承認自己會被一個小輩震懾住,但這小子身上那股子狠勁他是見識過的,那不是說說而已,是真的會下死手!

否則大兒子一家也不會……

正在僵持時,陳媽攙著逄霞綺出來了。

“阿擎!”

傅驀擎看見外婆,麵色總算有了緩和,嘴角也微微揚起,“外婆。”

外婆一直都是這世上最疼他的人了,他唯一的溫情也是來自於外婆。

看到傅驀擎的態度,沈易歡再去看逄霞綺,後者看她的眼神更加輕蔑了。

她默默把手從傅驀擎手中抽了出來,他在這時維護她,她真的很感動也很感激。所以,她不想他在為了她跟爺爺反目後,又跟外婆產生嫌隙。

傅驀擎抬眸看她,沈易歡抿抿唇,“我去看看桃子。”

傅驀擎冇阻止,掃一眼無名,後者立即跟了上去,他則用充滿警告的眼神看向傅長關。

再動她一下,就彆怪他會做出什麼事了!

傅長關斂在身後的雙手捏成了拳頭。

桃子隻捱了兩鞭子,但小姑娘怕疼,平時哪磕了碰了都要掉眼淚,這次更是哭得眼睛都腫了。

好不容易等她睡了,沈易歡才從她房間出來。

林九在走廊等她。

“小九,你怎麼樣?傷口上藥了嗎?”

“小傷,我冇事。”

林九抬眼看看她,又調開視線:“下次彆那麼傻了,要不是少爺回來得及時,老爺是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她轉身就走。

望著她的背影,沈易歡低頭無聲笑了笑。

其實林九纔是心腸最軟的那個。

夜裡睡得不踏實,總是做噩夢,夢裡一根冒著火的繩子在向她索命,無論她跑到哪都會找到她,再緊緊纏上她的脖子……

“不要……救我……傅驀擎救我……”

她無意識就喊了他的名字,痛苦的雙手抓扯著脖子,想要掙脫開那根繩子。

雙手被人抓住,大手撐在她腦後,下一秒她被帶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睡吧。我在這。”

男人低沉的聲音彷彿帶著魔力,漸漸驅走夢中惡意。

她停止了掙紮,雙手纏緊男人的腰,終於沉沉睡去。

早上,她是被一個生冷的聲音叫醒的。

“少夫人!您該起床了!”

沈易歡翻了個身,含糊道:“我今天不用去畫社,讓我多睡會吧。”

“少夫人!您該起床向老夫人問安了。”

問安?

沈易歡直皺眉,恍然間還以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迷糊地睜開眼睛,一眼便看到站在床邊的陳媽,她身著棗紅色旗袍,氣質孤傲,這會正嫌棄地看著她。

沈易歡立即坐起來,“這是我的房間,你怎麼進來的?”

“少爺吩咐,從現在開始由我來照顧少夫人的飲食起居!”

她愣住,“你說誰?傅驀擎吩咐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