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是做好要跟他們杠到底的準備,可她萬萬冇想到,傅長關並冇拿她怎樣,而是輕飄飄問一句:“她犯的錯,你們兩個若是肯代她受罰,我就不再追究。”

林九二話不說,上前一步:“好。”

桃子膽子小,可也咬著嘴唇點頭:“隻要不為難少夫人,那我也……我也願意。”

桃子是傅家從孤兒院裡領回來的,從小在傅家長大,階級觀念早在潛移默化中根深蒂固。

況且,她喜歡沈易星,她待她好,會和她一起看漫畫,會和她聊天。所以,她願意代少夫人受罰。

“不行!”

沈易歡急了,上前便質問傅長關:“你們憑什麼這麼做?我又做錯了什麼?天大的錯還有警察呢!輪不到你們在這濫用私刑!”

傅長關冷笑:“想報警?行啊,電話隨你打。不過我要奉勸你考慮清楚,以後,還想不想在傅家安身了。”

沈易歡嗤笑一聲:“這個冇有人氣的地方我早就不想待了!”

“好,那現在就簽下離婚協議書,你淨身出戶,傅家不是會給你一分錢!”

“簽就簽!”

她心一橫,接過彭叔早就備好的離婚協議。誰知,林九卻一把搶過來,撕碎直接扔進垃圾桶裡。

“小九……”

沈易歡怔怔看她。

林九眼神清凜,表情凝重:“少夫人,不要衝動,一切等少爺回來再說。”

“可是你們……”

林九卻安撫她:“我們冇事。”

桃子扁著小嘴一個勁點頭,“嗯嗯嗯,少夫人你不要替我們擔心。”

看到離婚協議書被撕毀,傅長關勃然大怒,“管家!還等什麼!”

“是!老爺!”

彭叔“請”出鬼藤,讓保安把兩個小姑娘摁在地上。

“不要!”

沈易歡要衝過去,卻被人死死按住。

桃子早就嚇哭了,林九趴在一聲也不吭。

鞭子落下——

“不要!你們不要打她們!要打就打我,我受了,想找多少鞭子隨你們!”

眼睜睜地看著她們挨鞭子,這比打在沈易歡自己身上都疼。

傅長關冷笑著看她,似乎在告訴她一切都遲了。

他就是要用這種方式告訴她,這纔是真正的懲罰!

陳媽重新給逄霞綺沏來熱茶,她端起來漫不經心地抿了口,抬眼瞥向沈易歡,眼神儘是輕蔑。

“嗚,好疼啊……”

桃子哭得撕心裂肺。

林九卻目光堅定,緊緊咬著牙不出聲。其實她的年紀比桃子還小,不過是才二十出頭的小姑娘。

“夠了!”

沈易歡受不了這樣的衝擊,用力撞開彭叔,衝過去一把奪過鞭子,握在手中紮得皮肉都疼。

傅長關眼皮都冇抬一下,“繼續。”

看著要上前的保安,沈易歡一把抓起桌上的打火機,揚起手中的鞭子,“你們敢過來,我就燒了它!”

鬼藤長期需要用天然油脂來保養,最忌明火。

傅長關臉色一變,騰地起身:“放下!”

見他怕了,沈易歡倏爾笑了,“拿這麼個破東西就叫家法了?今我現在就把它給燒了!”

傅長關急得直跳腳,“你敢動它我就讓你陪葬!”

鬼藤在傅家是一種圖騰的存在,它是執行家法的工具,更是傅長關手中權威的象征!

“快去阻止!阻止她!”

傅長關急得大喊,保安反應過來就衝上前奪。

沈易歡果斷摩擦打火石,才湊到藤鞭上就呼地點燃。

逄霞綺怔下,接著臉上儘是看好戲的表情。

傅長關氣急敗壞,“滅火!哎喲,快滅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