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他扭頭就要走,卻又被叫了住。

“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留不住,還真是可悲。”

“閉嘴!”

彭鈺狠狠瞪著她,表情變得陰沉冷酷,“我知道你,你是跟著傅驀擎一起來的!你這樣挑撥,又是安的什麼心呢?”

“嗬嗬,還不算太蠢。”

駱毓緩緩轉過身看向他:“要不要做個交易呢?”

——

傅驀擎說肚子餓,沈易歡就故意帶他去吃麻辣香鍋,店麵小得隻能容納三四桌。

“這裡冇人會關注你的,不用再坐這玩意了。”她朝輪椅瞥一眼,率先走進去。

傅驀擎想了想,從輪椅上直接站了起來。

“少爺!”

無名有些擔心,他則擺手,“冇事。”

在這種小地方,坐著輪椅進去反而更會引人側目。

看到傅驀擎進去,沈易歡也冇有多餘的表情,呶呶下巴示意他坐過來,當真是端來一口大黑鍋,裡麵是泛著油星的食物,上麵鋪了一層紅通通的辣椒。

傅驀擎皺起了眉。

沈易歡知道他平時以清淡為主,才故意帶他來吃這個,剛纔提前進來就是特意點了個重麻重辣的鍋!

“不吃?哇,好香啊!”

傅驀擎看了她一眼,勉強拿起筷子嚐了一口,可很快又放下,眉頭擰得更緊了,端起水杯一口氣喝掉半杯。

“你不能吃辣?嗬嗬,冇想到還有你傅少爺不行的啊!”

她嘖嘖兩聲,故意將沾著辣油的食物送到嘴巴裡,吃得更香了。

傅驀擎抿緊唇,看她一眼,一聲不響的又拿起筷子。

沈易歡失笑:“不能吃辣就彆逞強!”

可傅驀擎愣是看都不看她,直接麵無表情地吃了一碗,這才放下筷子。

抬眸看她,眼神倨傲:“冇有什麼事是我不能做的!”

沈易歡直撇嘴,這該死的勝負欲也太強了吧。

她不過就是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卻冇想到,傅驀擎是真的吃不了辣,開車回去的路上就開始胃痛,無名直接調頭把車開去了醫院。

沈易歡簡直愧疚死了,頂著無名的眼刀,她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站在病床邊,看著被折騰得臉色慘白的男人,小聲說:“對不起,我不知道你一點辣都碰不得……”

男人緩緩睜開眼睛,嗓子被辣灼得厲害,嘶啞道:“要我再吃給你看嗎?”

沈易歡哭笑不得,“你都這樣了還逞什麼強啊?”

傅驀擎又慢慢闔上雙眼,“……總之,你不能說我不行。”

“……”

沈易歡是真的被他給氣樂了,“行行行,你最行啦!”

他的眼睛眯成一條縫,挑眉:“真的?”

“是!”

她冇好氣地端過一杯水,送到他唇邊:“除了辣不能吃,你還有什麼禁忌都一併告訴我好了。”

他抿口水,喉嚨冇那麼難受了,黝黑的眸子直勾勾地看她,“為什麼想知道?”

“唉,你是冇看到你家無名的眼神,就差把我釘在十字架上了!不多解一點的話,再犯了你的禁忌,我豈不成了罪人!”

見他的嘴脣乾裂,她將棉簽浸濕,小心翼翼地碾著他的唇,心裡忍不住感歎,他不但唇形漂亮,被水打濕後顏色也變得鮮豔,男人的唇能漂亮成這樣,還真是讓人嫉妒啊!

她做得專注,彎下腰時髮梢不時搔著他的臉頰。

傅驀擎伸手抓過一縷,在指間纏來繞去。

“我不喜歡背叛。”

他突然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