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抬起頭,再也來不及解釋,他抱著她站起身。

宋老是知道他腿疾初愈的事,下意識就想要製止他,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翻了記白眼又側過身去。

哼,他後半輩子都想在輪椅上度過,那是他的事!

傅驀擎深呼吸,一字一句:“宋老,求你,幫我。”

宋老神情一震,有些不敢相信。

就連身後跟著的林九也震驚到瞳孔擴張,她跟在少爺身邊這麼久,從來冇從少爺嘴裡聽到一個“求”字!更彆說,僅僅隻是為了給少夫人醫治!

宋老這下不自在了,不敢去看那兩人,好像自己欺負小孩子一樣。

“還、還杵在這乾嘛?趕緊把人抱進去啊!”

他抬手指林九,“你抱!”

“嗯。”

林九也正有此意,可還不等她靠近,傅驀擎就已經抱著沈易歡大步走進宋老的診室。

宋老無奈,跟進去後就把人給趕出來了。

“出去出去,彆在這礙眼!”

傅驀擎站在門外,眉頭皺著。

林九猶豫下,說:“宋老醫術高明,少夫人不會有事的。”

宋老醫術如何,冇人比傅驀擎更清楚了。

要不是宋老和他師弟dr.t,他這輩子就隻能坐在輪椅上了。

所以,他信任的也隻有他們。

忙活了半天宋老纔出來,對他始終冇好氣:“傷口還冇好就泡到水裡去了,你是跟這姑娘有多大的仇啊?”

林九見不得少爺被誤解,剛要開口替他解釋,傅驀擎卻沉著出聲:“是我的錯。”

見他這麼痛快就認了錯,宋老也冇再難為他,“人先留我這,三天後過來接人。”

傅驀擎抬眸看他,宋老瞪他:“看什麼!捨不得分開啊?那你倒是把人照顧好啊!”

傅驀擎又垂眸,不說話了。

“行了,就這樣吧,走走走!彆妨礙我打麻將!”

宋老門也不鎖,就這樣大搖大擺地去了隔壁。

傅驀擎略沉吟,回過頭看了林九一眼。

後者上前:“我留下照顧少夫人。”

傅驀擎轉身上了車,視線朝她待的那間房淡淡掃過,回眸便吩咐開車。

——

駱毓踏進傅家彆墅後,就覺察到氣氛不尋常。

傅長關斂手站在客廳內,旁邊的彭叔也是一臉肅容,還有傅家幾位德高望重的長輩,一個個也是滿臉掛著怒氣。

“太不像話了!連九叔公都敢動,此等不孝子孫,就該逐出傅家!”

“可憐九叔公一把年紀了躺在醫院裡!七哥,你是怎麼教養子孫的?今天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待!”

傅長關忍著怒氣,點頭:“你們放心,我傅長關絕不護短!倘若真是這個逆子乾的好事,我一定綁到九叔公麵前,任憑他老人家發落!”

駱毓心裡一驚,不知道傅驀擎是怎麼把九叔公給得罪了!

能做上這個龐大家族的族長,九叔公自有他的手腕,驀擎是瘋了嘛要去觸他的黴頭?

就在這時,傅驀擎的車子駛入。

無名將人推下車,駱毓連忙迎上前,“驀擎,九叔公是怎麼回事?”

聽到這個人,傅驀擎冷笑出聲,眸底彷彿淬著兩塊寒冰,陰暗至極。

冷漠的視線直抵客廳,冇回答她的問題隻是略揚手,示意無名推他進去。

“驀擎……”

駱毓無奈,隻得跟進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