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像聽到有趣的笑話,九叔公沙啞地笑著。

“小子,你爺爺冇教過你要尊重長輩嗎?就算是傅長關到我麵前來也不敢這樣講話,你又憑什麼?”

沈長歡痛得厲害,兩手緊緊揪著他的衣襟,鼻尖上都冒了汗,全身止不住地顫抖。

傅驀擎倏爾眯緊黑眸,臉上的不耐已是十分明顯。

“無名,交給你了。”

“是。”

無名微微應聲,轉過身來麵朝九叔公。

“傅驀擎!你想做什麼?彆忘了我是傅家的族長!你想造反嗎?嗬嗬,你敢傷我就是與整個傅家為敵!你知道被逐出族譜會有什麼後果!”

九叔公的警告對傅驀擎來說,完全不具威脅。

逐出族譜又如何?他便做了,誰又敢將他怎樣!

“表哥!”

姚謙忍不住上前,看看他又看眼他懷裡的沈易歡。

咬牙道:“表哥,你彆衝動!九叔公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傅家不會放過你的!”

傅驀擎不過撩下眼皮,眼神都冇他身上瞟,“滾。”

姚謙臉色漲紅到發紫,“表哥!我也是為你好!”

傅驀擎慢慢抬眸,神情陰鬱可怕,“你唯一做對的,就是跳下去救了她。”

所以,再為那個老傢夥說一句,就彆怪他不顧情麵!

姚謙太瞭解表哥的脾氣了,咬了咬牙,又低下頭退到一邊,眼睜睜地看著他把沈易歡帶走。

又一次。

無名帶著人已然靠前,九叔公這時才意識到這小子不是開玩笑的,站起來就想要離開。

身著黑底金色蛟紋製服的保鏢將人圍住,九叔公大吼:“我看你們誰敢!”

無名手中把玩著一把鋒利的匕首,耷拉著眼皮,聲音波瀾不驚:“九叔公,得罪了。”

療養院裡不時傳出打鬥和慘叫聲。

傅驀擎麵無表情,抱著懷裡的人來到車前。

沈易歡趴在他懷裡,剛纔還像被丟進冰窖裡,這會又跟扔進火爐裡一樣,皮膚都是滾燙的。

“傅、傅驀擎……我遇到你就準冇好事……”她緊緊閉著眼睛,哆嗦著說:“你就是我的克、剋星……我巴不得離你遠遠的!”

抱著他的人動作滯了滯,接著她的下巴被人捏住,力道大得像要捏碎她的骨頭!

他磨著牙,笑著說:“沈易歡,你儘管離開試試!你敢走,我就讓你馬上回來給你外婆收屍!”

沈易歡仍閉著眼,她乾笑幾聲:“你、你不會的……你不是沈重文……你不會的……”

“我會!”

她搖頭,手慢慢來到他的胸口,按在心臟的位置,“你……你這裡……有溫度……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掌心觸到的肌肉倏爾僵硬,很快又慢慢放鬆。

許久,一聲嗤笑,分不清是在笑她的自以為是,還是笑自己低估了她。

“話真多。”

他嫌棄地說。

他抱著她很快上了車,冇有去醫院而是直奔宋老那。

這是處偏僻的村莊,在近郊。

宋老在隔壁打麻將,纔剛打兩圈就被人架了回去。

“等等……慢點!啊,又是你!”

看到傅驀擎抱在懷裡的人,宋老一下子瞪圓了眼,跳起來就開罵:“你是怎麼說的?這纔過去一天,就又把人半條命折騰冇了?”

他氣得直襬手:“不看不看!把人抬走!彆死在我這,晦氣!”

“宋老——”

傅驀擎剛要解釋,袖子突然被人拽住。

沈易歡這會已經燒得神智不清了,拽著他哭得像個孩子:“疼……傅驀擎,我好疼啊……”

傅驀擎漆黑的瞳孔倏爾緊縮,她的淚就這樣猝不及防地撞進他心底某種薄弱的柔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