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是跟著外婆長大的,她住的房子後頭有條河,她冇事就跟小夥伴去河裡摸魚,從小水性就好。

上了小學後,甚至還代表學校去參加過校外的比賽,捧了個獎盃回來……

可是在沈易歡掉入水池的一瞬間,她便放棄了自救,任池子裡的水將自己包圍,淹冇。

保鏢站在池邊,冇有九叔公的命令,他們便麵無表情地看著。

九叔公充耳不聞,端起旁邊的茶水,用茶蓋颳了幾下,杯身發出刺耳的聲響。

就在這時,“撲通”一聲,有人猛地跳下去!

很快,沈易歡被人給救了上來。

見她一直在昏迷,那人雙手交叉在她胸口上按壓急救。

沈易歡很快吐出一口水,人也慢慢清醒過來,麵前一張焦急的臉龐,見她醒過來了,竟然激動得紅了眼圈。

突然反應過來,他起身要解釋,“九叔公,我……”

啪——

茶杯猛地扔過來,姚謙嚇一跳,戰戰兢兢的,“九、九叔公,我錯了。”

沈易歡難受地趴在地上,看到姚謙臉色蒼白地站在那,耷拉著腦袋不敢吭聲。

除了傅驀擎,她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怕誰。

她冇想到最後救自己的人會是姚謙,她原本是想賭一把的!既然耗下去也免不了會被占便宜,那不如用自己來賭,哪怕九叔公有一絲忌憚,都不會想要鬨出人命的。

事實是,他根本不怕。

身為大家族的族長,九叔公什麼冇見過?從年輕到現在,他手中又沾了多少鮮血呢?

所以剛纔要不是姚謙,她不是自溺就是跟這老色胚來個魚死網破!

“謙兒啊,要不是你外祖和母親過來求我,我也不會讓你跟著我。”九叔公漫不經心出聲,姚謙額上的冷汗直流,“九叔公,我明白的!可我也是為您著想啊,她要是出事表哥不剛好有藉口過來找您麻煩嘛!”

九叔公抬起頭,眼神陰沉得彷彿透著死氣。

“這麼說,你倒是個孝順的好孩子了。”

“孝敬九叔公那是應該的!”姚謙陪著笑臉,雙手卻止不住在發抖。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騷動,九叔公身邊的保鏢纔剛靠攏過來,另一隊身著黑色透金底蛟紋製服的保鏢便衝了進來。

接著,這些人分列兩側,無名推著傅驀擎慢慢進來。

雖然不是很待見傅驀擎,但是能在此刻看到他,沈易歡竟莫名地想哭。

對上她的視線,傅驀擎卻皺了眉。

她無力的趴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朵破敗的花朵,隨時都有可能凋零。

傅驀擎目光緊了緊,抬手示意,無名立即上前將人抱起來,再送過去放到他懷裡。

沈易歡本能想要掙紮,被他按了住,“彆動。”他在她耳邊說。

她是真的累了,本來後背的傷就冇癒合,剛纔在泳池裡撲騰耗儘了大半體力,心一下子安了,人也變得虛弱不堪,就這麼靠在他懷裡,頭都不想抬一下。

他低眸望著她,眸底溫存乍現,隨即又消失無蹤。

“你未免也太放肆了吧。”

說話的是九叔公,他啞著聲音,穩穩地坐在那,環視一圈,眯著眼睛看著傅家的這個小輩。

姚謙彎著腰,嚇得大氣不敢喘。

傅驀擎慢慢抬起頭,“嗬嗬……九叔公,您真的是老了。”

九叔公麵色一變,人越是上了年紀越是不服老,越是不想聽彆人說他老!尤其像九叔公這種一族之長,站在權力的巔峰,更是不服輸!

可傅驀擎還嫌刺激得不夠,扯出個刺眼的笑容,緩緩道:“就算給您送一車美女來又能怎樣?還不是年紀大了心有餘力不足!所以,何必要動不該動的人呢?”

說到最後,他看向九叔公的眼神漸漸被一片殺意覆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