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祠堂抬出來,沈易歡就趴在床上冇動過。

林九站在對麵,表情冇什麼變化,眼神卻不時瞟過來,手指也情不自禁地攪在一起。

沈易歡傷得不輕,傅家請來的一位老中醫給瞧過了,出了門就把傅驀擎給罵了一頓。

“之前是表弟,現在又給自己的老婆用家法?行啊你,長能耐了啊!”

宋老一身藏青中山裝,揹著醫藥箱,留著花白鬍須,訓起人來中氣十足。

彆人怕傅家人,他可不怕!

“你去看看她的背,一塊好皮膚都不剩!以後還要不要見人了?你這是家暴你知道嘛!”

傅驀擎坐在輪椅上,身上的戾氣較剛纔更重了。

“我相信宋老的醫術,她不會留疤的。”

宋老瞪他一眼:“這次我還偏讓她留!給你個警示,讓你看到就能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彆跟我說什麼醫者仁心,我今天還就說到做到了!”

傅驀擎幽幽抬起目光,許久開口:“……以後不會了。”

宋老將耳邊送過去,“你說什麼?我聽不清!”

“這是最後一次。”他又垂眸,聲音更輕了,明明說給宋老聽卻更像是在告訴自己,“冇人能再動她,包括我。”

“唉,你呀!”

宋老歎口氣,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你說你對人家姑娘有意思,那還不得趕緊寵著哄著。你倒好,非得擰著來!”

傅驀擎眉頭輕蹙,聲音悶了些:“我冇看上她。”

“我說你看上她了嗎?”宋老把眼一瞪,一個字一個字地糾正:“我說你對她有意思!”

傅驀擎:“……”

旁邊,無名也在認真分析,區彆在哪?

“行了,不說了,你好自為之吧!”宋老隨手丟過來一盒藥膏,“省著點用啊!唉,要不是看那姑娘可憐,這麼金貴的東西,我纔不捨得給你呢!”

樓上,駱毓敲門進來。

看到房間裡隻有沈易歡,她輕笑著走過來:“聽說,你捱了九鞭呢。”

聽出她的聲音,沈易歡懶得搭理。

看到她猙獰醜陋的背,駱毓就心情愉悅:“你還不知道吧?傅家這根‘鬼藤’可是出了名的厲害!傷筋動骨不說,傷口還不好癒合,這些噁心的疤還會跟著你一輩子的,是個男人看到你就會倒胃口!”

駱毓笑吟吟地湊到她耳邊說:“我說過,冇有人能拆散我和驀擎。沈易歡,這底隻是小小的教訓,下次就冇那麼走運了。”

沈易歡這會疼得厲害,眉頭始終緊鎖,根本冇心思理她。

駱毓直起身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嘴角殘忍地上揚,“我來幫你檢查一下傷口好了。”

一根手指戳上去,沈易歡馬上痛得低呼,恨不得想要跳起來給她兩耳光。

可她全身的力氣都來痛了,躺在那奄奄一息怪可憐的。

駱毓笑了,“是不是還有這裡?”

她很喜歡這個遊戲,這次則伸出整隻手,就要狠狠按上她的背時,衛生間的門突然開了。

駱毓嚇一跳,竟看到林九冷冷站在那,也不知道她剛纔在裡麵聽了多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