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九推開房門,看到沈易歡正坐在電腦前,拿著壓感筆在手繪板上用力地劃著,螢幕上出現的都是亂成一團的塗鴉。

林九走過去,安靜地坐在一邊。

發泄完了,沈易歡纔回過頭看她,咬咬唇問:“傅驀擎的腿……”

知道這事瞞不過,林九乾脆道:“康複中。”

“那他還要瞞著所有人?”

“目前如此。”

沈易歡懂了。

“剛纔……謝謝你替少爺隱瞞。”

沈易歡不以為意:“連親爺爺都冇辦法坦誠相待,他以前的生活應該挺糟糕吧。”

林九定定看她,很快又收回視線,僵硬地點下頭:“嗯。”

算是回答她這個問題。

“小九,你告訴他,讓他放心好了,他的事我不會亂說的。”

沈易歡又繼續在手繪板上塗鴉。

她明顯誤會傅驀擎讓林九過來看她的用意了。

林九不善言辭,待了一會還是離開了。

她徑直來到書房,傅驀擎坐在輪椅上,無名正在幫他做按摩。

剛纔抱著駱毓上樓,回來腿就有點不舒服了。

他抬眼掃一眼林九,“怎麼樣?”

“說,讓少爺彆擔心,她不會到處亂說的。”

無名的動作被打斷。

無名抬眸,看著少爺沉下的臉,很識趣地站在一邊。

傅驀擎漫不經心地將薄毯蓋在腿上,“她就說了這個?”

“是。”

林九猶豫了下,又把下午在餐廳裡的事說一遍。

傅驀擎靜靜地聽著,手上把玩著那把狼牙彎刀。

半晌,他才漫不經心地開口:“彭鈺想跟她複合?”

林九如實道:“看上去的確在糾纏少夫人。”

他冷笑:“這麼快就把斷腿的滋味給忘了,誰給得他底氣?彭家?還是我爺爺?”

無名不得不提醒道:“少爺,彭家現在是老爺在罩,您暫時還不能跟他撕破臉。”

傅驀擎當然知道其中利害,隻不過,彭鈺竟敢還惦記著他的東西,這就令他不爽!很不爽!

他抬眼看無名,“幫他收收心吧。”

無名一下子就明白了,“是。”

見傅驀擎要出去,林九就要上前去推輪椅,被無名伸手給攔住了。

直到傅驀擎離開,她才問:“為什麼不讓我跟著少爺?”

無名同樣麵無表情,“少爺也未必希望你跟著。”

林九更不懂了。

聽到開門聲,沈易歡關了燈。

有腳步聲靠近,在次臥門外停了一會,便又離開了。

沈易歡懊惱地拉過被子蒙過頭頂。

——

沈易歡害駱毓病發被傅驀擎訓斥的事,傅長關也知道了。

餘光掃到下樓的人,闔了闔眼皮歎口氣道:“驀擎啊,是爺爺糊塗了,隻想著對人家姑娘負責,結果就娶了這麼個上不了檯麵的,還差點害了駱毓。都是爺爺的錯,明知道你心裡隻有駱毓丫頭一個人,還硬生生分開你們,你放心,爺爺會給你和駱毓做主的!”

直到那抹身影徑直出了門,他才冷冷地撇下嘴角。

豪門的婚姻哪有那麼單純的,他下令讓孫子娶沈易歡,無非是看中她冇背景給不了孫子助力。

她要是乖點,冇準還能多做幾天“傅少夫人”,可她那天在祠堂的表現,害他當眾丟了臉,族內的人都在笑他連孫媳婦都管教不好,傅長關怎能容得下她?

“爺爺還是照顧好自己吧,我的事不用爺爺操心了。”傅驀擎拿起餐巾擦擦嘴,眼神都冇往他身上瞟。

傅長關皺眉,“驀擎,爺爺這是關心你。”

一聲低不可聞的笑聲溢位唇瓣,傅驀擎抬起黝黑的眸看他,“爺爺有真的關心過我嗎?”

“你……”

傅驀擎操控輪椅出了餐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