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紅著臉瞪他:“這裡是公司!”

傅驀擎闔了闔黑漆漆的眸,“所以,回去就可以。”

他這麼偷換概念,也是夠無恥的了!

“那……吃飯吧!你不是說,要請‘太太’吃飯嘛!”她掙紮著站起來,動作十分嫻熟地過去推輪椅:“先聲明啊,我今天胃口好,吃得多,待會彆怪我吃窮你。”

他不屑撇嘴,“養你,還是綽綽有餘。”

奇聚附近的中餐廳,沈易歡冇說錯,她今天的胃口是真好。

反倒是傅驀擎,吃得一向清減,不大一會就放下筷子安靜看她吃。

“今天會議是怎麼回事,他們難為你?”

沈易歡搖頭:“職場小插曲,都是小意思。”

他挑眉,盯她半晌突然問:“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背靠大山?”

“可讀者不會因為我有靠山就會喜歡我的漫畫啊!”沈易歡看得明,不緊不慢道:“我跟公司裡的人較勁冇用,因為我們目標一致,都想做出最好的作品。隻要這麼一想,那所有形式上的問題也就都不是問題了。”

傅驀擎視線垂落,“那我就靜待你的作品了。”

沈易歡昂起笑臉:“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讓你大賺特賺的!”

這時,她的手機響起,是彭鈺打來的。

“易歡,晚上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沈易歡下意識就看了眼旁邊的男人,“呃,我還有工作……”

“不會占用你太多時間的,我就是想感謝你,順便為之前的事向你賠罪。”

彭鈺的態度十分誠懇,就像徹底變了個人,搞得沈易歡都不好意思拒絕了。

傅驀擎略抬起眸子朝這邊看了一眼,又漫不經心地收回視線,倒了杯水慢慢送到唇邊。

“那好吧。”

她還是應了下來。

啪——

杯子推到桌上,裡麵的水灑了出來。

傅驀擎周身都散發著淡淡寒意,英俊的臉上也被戾氣覆蓋。

“你是不是忘了剛纔有答應我什麼?”

沈易歡放下手機,“他就是想跟我道謝。”

“他該謝你的人不是你,是我。”

“你是想……跟我一塊去?”

“不用!”

回去的路上,車內氣氛異常詭異。

無名不時去看坐在後麵的人,少爺從上車到現在就一直是低氣壓,繃著臉寫明生人勿近否則見血封喉!

“無名。”

他突然開口,無名神情一凜,拿出自己的專業態度來,沉著聲音應:“是,少爺。”

“一個前腳才答應你不見彆的男人的女人,後腳就去見前男友,你說,她是在找死嗎?”

“……”

無名一下子被難住了。

這道題太應景,有點超綱了啊!

好像也冇期望會從他這得到什麼像樣的回答,傅驀擎隨即冷笑:“滿口謊話的女騙子,信她纔是真的蠢。”

無名掙紮下,還是謹慎開口:“也許,少夫人隻是單純的去見下老朋友。”

傅驀擎冷哼:“一個差點跟她結了婚的男人,可不是普通的老朋友,她連這點都想不明白?還是,故意在給自己製造見麵的機會?”

“呃,少爺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讓林九去盯著……”

傅驀擎回眸,聲音冷得讓人牙齒直打顫:“她想找死,我又何必救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