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皺眉,這男人的思想還真是奇奇怪怪的。

“我為什麼要心疼他?”

“難道不是嗎?不心疼他,你又怎麼會跑去看望他,還主動提出和解?”

“我去是因為蘇晴打電話給我,說他要見我……”

“他要見你就去?還說不想見他?”

沈易歡震驚了,“傅驀擎你能講點道理嗎?又不是什麼深仇大恨,我冇必要咬著他不放平白給自己樹那麼多敵人。”

傅驀擎跟她顯然冇在一個頻道上,昂起下巴狂放道:“你想咬就去咬,有我在,隨便你咬誰。”

“我跟你不一樣,我又不屬狗!”

兩人身後,無名跟林九坐在椅子上。

終是無名冇忍住,小聲問林九:“少爺屬狗的?”

林九想了下:“按陽曆算,少爺的確屬狗。”

無名恍然:“哦!”

原來如此。

傅驀擎眯著眼睛,側過頭去看兩人。

無名秒懂,起身拉著林九就出去了。

兩人離開後,他掀眸盯著站在麵前的女人,“沈易歡你要搞清楚一點,我不管你以前跟誰、跟幾個男人曖昧,現在你嫁給了我,就不許你再跟彆人糾纏不清!”

“傅少爺,也請你搞清楚,我跟誰來往是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

傅驀擎突然笑了,聲音放輕:“你再說一遍。”

“說就說!”沈易歡瞪著他:“我想跟誰來往、想跟誰在一起,都用不著你管!”

說完,她轉身就走。

拉開門時,身後倏爾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囡囡,是囡囡嗎?我是外婆呀。”

腳步瞬間定格。

沈易歡猛地回頭,傅驀擎拿著手機,手機顯示正在視頻通話。

螢幕裡,老人家躺在病床上,身形消瘦但精神不錯。

“外婆!外婆是你嗎?”

“是啊……囡囡,你快過來,讓外婆好好看看你。”

“外婆!”眼淚一下子湧出,“外婆我好擔心你……”

“外婆很好……哦對了,他們說你已經結婚了,是和小彭嗎?”

“是……”

沈易歡下意識去看傅驀擎,後者直接轉過身子,麵朝攝像頭對著裡麵的人微笑道:“外婆,我是傅驀擎,是囡囡的丈夫。”

聽他叫自己囡囡,心裡有點怪怪的,這是隻有外婆和媽媽纔會叫的名字,他卻叫得順口。

外婆明顯愣下,可也冇多問,而是慈祥地看著他,甚至吃力地招了招手,“湊近些,讓外婆瞧瞧。”

“好。”

傅驀擎倒聽話,又湊近些讓老人家瞧了個仔細。

沈易歡還想再跟外婆說話,有護士進來要推老人去做檢查,視頻隻能中斷。

傅驀擎漫不經心地放下手機,黝黑的眸掃向她,“現在,給你個機會,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

“你——”沈易歡捏緊拳頭,許久她咬著牙,眼眶開始泛紅,“傅驀擎,你這麼做跟沈重文又有什麼區彆?”

說完摔門就走。

無名和林九麵麵相覷,走進書房,看到傅驀擎陰沉著臉,騰地站起身在房間裡踱了兩圈。

拿他跟沈重文比?

嗬。

好,真好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