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警局時,沈易歡就後悔了。

就因為接到蘇晴一個電話,說彭鈺想見她,她就來了?

“你以為我願意讓你去見他嗎?可這是他唯一的要求,這也是你欠他的!”蘇晴吼完這句就掛了電話。

雖然沈易歡從不認為自己有欠彭鈺什麼,但她忘不了的是,他在她最黑暗的時期,曾給她帶來一段明亮。

見到彭鈺是經過特殊安排的,看到他時,沈易歡有些驚訝。

他瘦得厲害,臉色也很難看,可整個人卻意外的平和,“謝謝你能來。”

這樣的彭鈺反倒令她不適應了,“蘇晴說你要見我,有事嗎?”

“嗯,想跟你道歉。”

彭鈺態度雖然誠懇,卻始終冇看她,“隻要想到那天發生的事我就後怕,如果我真的傷了你,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許久,她說:“都過去了。”

“易歡,我跟蘇晴就是玩一玩,我知道我很渣,不管你信不信,我真心想娶的人隻有你。”

沈易歡不再是小女孩,還辨得清是非不會本末倒置,他要是真的喜歡自己,就不會跟蘇晴“玩一玩”了。

“你彆多想,我找你來就是想說出心裡話,並不是為了和解。”說完,他吃力地站起身,冷靜地撐著柺杖走出接見室。

她的視線落在他受傷的腿上,聽說如果恢複不好會落下病根,以後走路會跛。

沈易歡坐了半晌才離開。

出了門,她對等在外麵的警察說:“我要和解。”

--

駱毓來到傅長關的書房,猶豫著要告訴他自己冇能勸動傅驀擎。

結果,傅長關看到她就讚不絕口:“駱毓啊,還是你厲害。澎家剛打來的電話,警局那邊已經把人給放了。”

“放了?”駱毓也挺驚訝的。

當時傅驀擎的態度特彆堅決,說什麼也不會放過彭鈺的,怎麼突然就給放了呢?

“小毓啊,以前是爺爺不瞭解你,現在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了,隻要你好好幫爺爺,你和驀擎婚事就包在爺爺身上的!”

傅長關拍著胸脯保證,駱毓笑著應兩聲,這隻老狐狸的話她自然不會全信,不過倒可以借他趕走沈易歡!

彭鈺出來的訊息,傅驀擎下午就收到了。

書房的暗格內,是間密室。

裡麵全部都是健身器材,他走在跑步機上,儘管速度不快,但已經能夠行走自如了。

林九站在旁邊,麵無表情地提醒道:“dr.t說,少爺目前恢複穩定,隻是暫時還不可以做劇烈運動。”

傅驀擎走了一段時間,拿起毛巾擦下汗水,然後走進浴室。

出來後,林九將輪椅推過來,他坐了上去,林九順便拿起旁邊的薄毯蓋在腿上。

從密室出來,無名等在書房,“少夫人的外婆已經安置好了。”

“嗯。”

今晚他格外煩躁。

“叫她過來。”

“是。”

不用說也知道是誰惹到了正主,林九很快把沈易歡請進書房。

“你找我?”

傅驀擎抬起視線,眸子黑得深不見底,“為什麼要跟彭鈺和解?”

沈易歡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甚至都不覺得有多嚴重,“關了這麼多天,他也受到應有的懲罰了。”

他盯著她,目光越發暗沉,“所以你心疼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