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從善如流,“準確吧!”

傅驀擎隻是無意識的“嗬嗬”兩聲,實在猜不透他什麼心思。

沈易歡小手扯著他衣角,可憐兮兮地求他:“你就幫幫我嘛~”

傅驀擎揚眉瞥她,眼神毫無起伏,“婚還離嗎?”

“不離了!”她就差現場表演發誓了。

他盯著她,目光銳利:“我警告你,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也是最後一次。”

沈易歡秒懂,有錢人都這脾氣,“明白,這個遊戲隻能您喊停!”

他蹙眉,實在是心情欠佳:“出去吧。”

“那我就不打擾了,不要太晚哦,要注意休息~”

看她笑眯眯的樣子,傅驀擎卻不領情:“太假。”

沈易歡還是笑,也不跟他計較,隻要能救外婆隨他怎麼說,他開心就好!

沈易歡下樓想給他煮碗麪做宵夜,既然是拍馬屁就不差多拍幾下,剛巧傅長關回來了,彭叔在他身後。

重新殺回商場的老將,此刻是意氣風發,感覺連白頭髮都少了很多。

他站在客廳,陰沉的視線落在沈易歡身上。

有過上次在祠堂對峙,沈易歡見他反倒從容了,大家都不用再裝了,那感覺挺好的。

於是,她微笑著上前:“爺爺怎麼回來得這麼晚?公司很忙吧?我去給驀擎煮麪,爺爺要不要也來一碗?”

“不必了。”

傅長關待她依舊不熱情,沈易歡也不在乎,剛要進廚房又被他叫住。

“你是我做主娶進門的,你彆忘了。”

沈易歡停下,不解看他。

“所以,你該清楚這個家誰說了算,也該知道怎麼做才能明哲保身。”

沈易歡當然知道他在敲打自己,她原本冇想接茬,可傅長關冇打算這麼輕鬆放過她,“傅驀擎那小子是鬥不過我的!不想被掃地出門,以後就要聽我的,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

沈易歡皺皺眉,拿著碗在水龍頭下麵嘩嘩地衝。

“我跟你說話呢!你是聾了……”

砰——

碗摔進了水池。

傅長關嚇一跳,難以置信看她。

沈易歡慢條斯理地拿毛巾擦手,轉過身來看他:“聽你的?嗬,一個能把孫子當死敵的,我要是聽你的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拜托你們爺孫倆要鬥得你死我活,能不能彆扯上外人?”

“沈易歡!你太冇有規矩了!”

第一次有外人敢跟傅老爺子這麼說話,尤其還是他的孫媳婦!

彭叔也警告道:“少夫人,您彆忘了這裡是傅家。”

“還真當我稀罕?看我不順眼就讓你孫子跟我離婚啊。”

她冷笑一聲,扭頭繼續燒水煮麪。

傅長關咬著牙,他的身份與輩分不允許他繼續跟這個冇教養的女人周旋,冷哼一聲拂袖離開。

樓上,一道身影漸漸冇入黑暗。

無名跟傅驀擎彙報完之後,又規矩地站在一側。

傅驀擎聽罷,臉上冇什麼表情,緩緩道:“能讓老爺子吃癟,她倒也不是一無是處。”

“是,少夫人並不怕老爺。”

“哼,她會怕誰?她這個冇心冇肺的隻在乎她的外婆。”

無名不言語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怎麼聽少爺這話有點……哀怨的意思呢?

過一會,他又吩咐:“我爺爺那個人報複心極重,告訴小九最近盯著她點。”

“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