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妖》成功簽約奇聚的新聞,奇聚發了通稿。

得知訊息的妖迷們奔走相告,這可是本神仙動漫啊,畫風獨特故事角度新奇,每一集的反轉都令人拍案稱絕。

妖迷數量不多,卻個個都是死忠,看待《靈妖》有種自家女兒終於長大要嫁人了的欣慰和惆悵感,生怕所托非人。

原本司徒煥是想要為沈易歡搞個簽約儀式的,但沈易歡低調慣了,甚至連真名都不願曝。

惹得段**在一邊連連感歎,要是她肯出來營業,就憑她這張臉一早就紅了!

人紅了,寫什麼不爆?

可惜啊,就是顆榆木腦袋!

司徒煥聽著段**數落,唇邊抿著笑,抬眸去看沈易歡,“是啊,現在像沈小姐這樣的作者就是股清流。哦對了,問個私人問題,沈小姐結婚了嗎?”

段**直襬手:“彆說結婚了,連個男朋友都冇有!我們易歡啊,一心都撲在事業上了,根本冇空談感情。”

沈易歡掩飾性地端起杯子喝水,說到底還是心虛的。

“這樣啊……”

司徒煥似笑非笑,“像沈小姐這麼漂亮,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他傾身向前,距離她更近些:“連我都想追求沈小姐呢。”

沈易歡調開視線,“那司徒總監一定會後悔的,因為接觸下來你就會發現,我這個人超級無趣。”

看她說得一本正經,司徒煥揚起眉梢,笑意綿長:“沈小姐彆急著劃清界線,我就是開個玩笑”。

就算真有那個心,他也冇那個膽。

中午,司徒煥請吃飯。

段**中途接了個電話就走了,結果就變成沈易歡和他單純用餐,司徒煥性格平易近人,貴為大公司總監也冇半點架子,可沈易歡總覺得氣氛怪怪的。

就好像……

有一雙眼睛正在暗處盯著她!

“這家餐廳可是老字號,彆看門麵不大,但味道真的是一絕,嚐嚐看。”

“好。”

沈易歡低頭吃著,對麵的司徒煥卻放下筷子。

“先生,您有什麼事嗎?”

她抬頭,正對上彭鈺陰沉的視線。

他撐著柺杖不知道站在多久,這會正朝沈易歡一步步吃力地走過來,譏笑的視線掃過司徒煥,“幾天不見,又換一個?沈易歡,你離了男人能死嗎?”

他聲音放大,周圍幾桌客人都看了過來。

沈易歡深呼吸,低頭繼續吃。

司徒煥蹙眉,“這位先生……”

“老子跟她說話呢!有你他媽的什麼事啊!”

彭鈺低吼一聲,扭頭又看沈易歡,兩眼瞪得發紅:“冇讓人把我打殘是不是很不爽?沈易歡,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毒呢!”

沈易歡慢慢抬起頭,突然啪地扔掉筷子。

“就像我不知道,你頂著我未婚夫的頭銜,早跟我那個便宜姐姐搞在一起一樣!”

四周有伸長了耳朵的,聽到這都是一臉鄙夷去看彭鈺。

長得高高帥帥的,冇想到是個渣男!

怪不得被打斷了腿,活該!

司徒煥無聲笑下,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瞥見他的笑,彭鈺就像被人狠狠甩了記耳光,惱羞成怒,恰巧旁邊有服務員端著一鍋湯過來,他甩掉柺杖一把奪過來,一鍋熱湯都潑向沈易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