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南灣,位於兩國交界,出了名的“三不管”地界,亞裔居多,逃亡到這的都是些亡命之徒。

飛機在一個小型機場降落,沈易歡跟於朗率先下了飛機,一股潮濕的熱浪撲麵而來,就像鑽進了野獸的牢籠,氣壓低得讓人透不過氣。

遠處一輛越野車囂張地開過來,直到車停下,才從裡麵跳下來一個戴著墨鏡的高個子男人。

他穿著迷彩長褲,黑色T恤,皮膚曬得黝黑,臉部輪廓削瘦有型,一頭淩亂的短髮,嘴裡嚼著口香糖,來到沈易歡麵前,從兜裡掏出一張照片上下比對,“薑晨小姐?”

薑晨,正是她要替換的身份。

在看到真實的薑晨照片那一刻,沈易歡終於明白,為什麼林九會將這件事告訴她,為什麼會同意她的加入。

因為兩個人實在是太像了,都是濃顏係大美女,身材也接近,為了更貼近這個角色,沈易歡的一頭長髮染成了紅色,利落地紮起一個馬尾,乾練又不失嬌媚。再加上“薑晨”標誌性的紅唇和煙燻妝,剩餘的部分依靠化妝技術填補,竟可以完美的以假亂真!

呼……

暗暗做個深呼吸,沈易歡昂起頭,“我是。”然後大方的任由他打量。

男人掃了幾眼,直接拿起她胸前的記者證,指尖若有似無的從那掠過。

沈易歡身子微僵,表麵不動聲色,其實早就捏緊拳頭,指甲摳著掌心,短暫的疼痛能讓她保持鎮定。

終於,男人放下記者證,又扭頭去看於朗。

半晌,他招手:“走吧。”

沈易歡跟於朗對視一眼,然後跟上他。

越野車後冇有頂棚,坐在上麵風沙吹在臉上颳得皮膚生疼。

先前的男人慵懶地坐在對麵,放肆地盯著她,突然道:“K那個老色鬼,最喜歡搞的就是女記者。”

說完,身子前傾,扯過她的髮梢,繞在指點把玩,對著她輕蔑地扯扯一側唇角:“尤其是像你這麼漂亮的。”

K在這的地位毋庸置疑,敢開口就叫他“老色鬼”,雖然不知道他們什麼關係,但這個人在這的地位一定不低。

沈易歡強忍著想要逃離的衝動,很頭髮從他手中扯出來,高傲道:“能上床的女人多得是,但是能讓他名揚天下的卻隻有我。所以,他不會碰我的。”

男人看她,突然詭譎一笑,笑得讓人發毛。

儘管隔著漆黑的鏡片,但這男人的眼神令她十分不舒服。可沈易歡時刻謹記,她現在可是薑晨,一位知名記者,在氣勢這塊務必要拿捏到位,壓根不想搭理他。

途中,她隻跟於朗在交流,都是些工作問題,偶爾還夾雜些某位同事的八卦。

這是他們先前在飛機上就套好的詞,K生性多疑,細節方麵也絕不能忽視。

終於,車子停下。

男人跳了下來,很快就有人上前:“K哥!”

於朗扶著沈易歡下車,突然聽到這個稱呼,兩人都是一愣。

原來他就是K,冇想到這麼年輕!

K很快上了另一車輛,再之後,沈易歡和於朗被蒙上眼睛,也帶上了另外一輛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