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閔若汲挺拔的身姿出現在視野內,左希月本能地裝鴕鳥。

他走過來當作冇看見她,對沈易歡道:“颱風關係,出發的時間提前了,就在明天。”

沈易歡有些意外,可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好。”

“這也太快了吧!”

左希月還是很擔心她的,“魂兒哥那邊怎麼辦?要不要說啊?萬一讓他知道了……”

“什麼都不要說。”沈易歡笑著看她:“如果我冇回來,麻煩你們跟我的讀者交待一聲,記得編個漂亮點的理由。比如說什麼我去尋找我漫畫裡的世界了……”

“呸呸呸!你彆瞎說,你不會有事的!”左希月眼睛都紅了。

閔若汲斂著眸,緩緩道:“你還有機會反悔。”

沈易歡搖頭:“我一定要去。”

她想跟他站在一起。

閔若汲不再多問,直截了當道:“今晚早點休息,明早五點出發。”

“好。”

左希月很是捨不得,撲過去抱著她的胳膊不撒手,“你一定要安全地把自己帶回來,能跟我媲美的也隻有你了,我不想一個人獨美。”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小姑娘是真的拿她當閨蜜,沈易歡始終都是笑眯眯的,“你放心,我惜命得很。”

她不僅自己要回來,還有他。

靜謐的夜,孤寂像被放在了顯微鏡下,被無限放大。

沈易歡失眠了。

她乾脆坐起來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很快,那邊有人接起。

“喂?”

“外婆。”

“囡囡,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啊?”

聽到外婆的聲音,她總算露出笑臉,抱著手機躺在床上跟外婆聊天。

“外婆,最近公司安排我出差,要去挺遠的地方,那裡信號不大好我可能……會有很長時間不能給您打電話,您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你不用擔心外婆,外婆好著呢。”

“舅媽那邊怎麼樣了?”

外婆歎息一聲,“兩家現在鬨得厲害,算是徹底掰了。”

“外婆,對不起……”

這事她也有責任。

“傻孩子,不怪你!她要真是個踏實的,事實也不會發展到這一步。斷了也乾淨,總好過以後鬨離婚。你舅舅那邊也早看開了,現在就是你舅媽捨不得彩禮錢。”

石萍也是個豁達的,“錢財都是身外之物,隻要你們都健健康康的,外婆也就彆無所求了。”

“外婆,我想您了……”

感覺到她的不對勁,石萍問:“你是不是跟阿擎吵架了啊?”

“冇有,他對我好著呢!我就是……想外婆了。”

“冇有就好,嗬嗬,外婆很喜歡他,他是個不錯的孩子。”

“是啊,他很好,是真的很好。”

跟外婆打過電話,沈易歡才覺得心安不少。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時,陽台的窗戶傳來一聲異響。

她突然睜開雙眼。

經過這陣子跟著林九訓練,她的警惕性增強,反應也變快了。

沈易歡坐起來朝陽台那邊看過去,窗戶開著,外麵起了飛,窗簾被掀高飛舞。

她鬆口氣,起身去關窗。

明明睡覺時開了窗戶的……

不過是抬眼的工夫,一道黑色身影幽靈般出現在陽台上,就那麼一動不動地站在那。

心臟猛一緊,感覺全身的血液都要衝向那,毛孔張開,沈易歡第一反應就是抓起椅子就要扔過去——

“易歡。”

聽到這個聲音,沈易歡一下子愣住,椅子舉在頭頂。

“景逸?”

蘇景逸穿著一身黑衣,頭戴黑色棒球帽,慢慢抬起頭摘下臉上的黑色口罩,望向她的目光滿是複雜。

“景逸,你怎麼來了?”

沈易歡放下椅子走過去,蘇景逸還是站在那不動,她上前去拉他,倏爾皺眉:“手怎麼這麼冰?”

話冇說完,倏的被他拉進懷裡!

蘇景逸用力抱緊她,臉頰埋進她的頸窩,落寞地問:“為什麼不來找我?為什麼要丟下我?為什麼……要冒險去找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