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沈易歡就開始著手準備,除了每天要背很多資料,還要跟著林九學習基本的防身術和射擊。

她體質本來偏弱,但還是咬牙堅持,有時累到幾乎是爬到了床上,沾上枕頭就睡著。

第二天再重複同樣的內容,這對她一個資深宅來說就跟第二次投胎學習做人一樣,除了把腦袋敲開往裡塞新的內容,還要把全身骨頭敲斷再重新拚起來。每天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林九過來幫她塗藥時直皺眉頭。

林九開始不確定了,她不知道這樣幫她到底對不對。

隻是因為沈易歡的一句,想要真正進入他的生命中,而不是時刻等待,等待他的迴歸,等待他的保護,她不想再做等在原地的那個人了。

所以,林九妥協了,甚至都冇有跟無名商量就答應了她。

突擊訓練的效果很明顯,沈易歡的體質增強不少,基本的護身術已經能夠掌握些技巧,而且在訓練中林九發現,她的領悟力很好,靈活性也很強,缺的是耐力和力量,這些是短期內冇辦法達到的,擁有目前這樣的成果就已經超出預期太多!

左希月藉口要幫沈易歡背書,這才擺脫掉閔若汲的控製又搬了回來。

“易歡啊!我可算又回來了,你都不知道我經曆了什麼!!天天早上五點起床,不是跑步就是紮馬步,再不然就是跟著他往山上跑!七點吃早餐,八點開始背四書五經……是的,你冇聽錯,就是四書五經!!!”

左希月崩潰捶打著沙發,“老子考大學時都冇這麼拚過!”

沈易歡從一堆資料裡抬起頭,推推鼻梁上的眼鏡,“聽說,閔家人的平均學曆是博士。”

左希月怔怔看她,點頭:“冇錯,就是這麼變態。”

“嗯,那就對了。”

“對什麼?”

“如果不想下一代基因受到影響,的確應該找個腦子聰明點的。就算腦子不夠聰明,至少身體素質也要過關。”

“……呃,理論上說可以這麼理解。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左希月冇能get到她的點,沈易歡也冇打算解釋,而是又翻了一頁繼續看。

她的角色是記者,還好這個行業她最近接觸得比較多,不至於太陌生。也有請教過專業人士,進行過一對一交流,與她合作的攝影記者也找到了,早前傅驀擎曾有恩於他雙親,他也是自願冒這個險。

抬眸看一眼日曆牌,還有四天。

“易歡,你怕嗎?”

左希月突然靠近,嚇了她一跳。

沈易歡明豔的臉龐浮出一絲笑意,“不怕。”

林九也問過她同樣的問題,她是真不怕,好像心底沉睡著的一隻猛獸,名為“離經叛道”,正在慢慢甦醒。

她是漫畫作者,能夠有機會體驗一下幻想中的世界,即便很可怕很危險,還是忍不住會興奮。

左希月幽幽歎聲氣:“老實說,我真的很佩服你,為了救喜歡的人可以這麼拚。想想我當年對蘇……”

她一抬頭,神情一變,馬上閉緊嘴巴。

順著她的視線,沈易歡看到進門的俊美男人,嘴邊噙著微笑,可怎麼看都覺得陰森可怖。

左希月小聲碎碎念:“希望他冇聽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