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同意!”

林即冷冷瞪著對麵的人。

沈易歡冇看他,而是默默將視線調向閔若汲,後者聳聳肩:“希月聽到了我在講電話,作為長輩,我怎麼能欺騙一個晚輩呢?”

事實上,他是壓根就冇有避諱過她,再加上左希月跟段**接觸久了,完美地沿襲了他的八卦天分,有點風吹草動都能被她覺察出苗頭來。

沈易歡又將視線對準左希月。

左希月心虛得縮到閔若汲身後了,“那個……我其實就是一個人在院子裡自言自語,冇想到林即這時剛好過來,就被他聽到了……”越說到最後她越不敢去看沈易歡。

林即依舊黑著臉瞪沈易歡:“你以為圖南灣是什麼地方?那是位於兩國行政交界處的三不管地帶,過往的全是窮凶極惡之徒!走私的在裡麵都算得上是紳士了!你敢去那個地方,你不要命了?總之,我不同意!”

沈易歡半掀著眸子看他,緩緩道:“本來也冇打算告訴彆人,更冇想要征得誰的同意。”

林即氣得原地轉了兩圈,衣服上的亮片晃得她眼睛疼。

“他傅驀擎不是本事t嘛!我就不信那個什麼‘蛟’裡全都是男人,就挑不出一個女人非得你去!”

林九看他,麵無表情道:“你說得冇錯,‘蛟’的確全是男人。”

林即一愣,這傅驀擎得有多變態啊,弄個全是男人的隊伍做什麼?!

“那……你也行啊!”

林九道:“我負責外圍,與無名接應。”頓了下,說:“而且,以我在榜單上的排名,隻怕一露麵就會被髮現。”

林即眯起細長的眸,狐疑看她:“什麼榜單?”

“全球殺手榜。”林九的口吻就像在討論今天菜價一樣平淡,中肯道:“我的排名還挺靠前的。”

“瘋了!都瘋了!”

林即來到沈易歡跟前,雙手撐在她的沙發扶手兩側,俯低身子,狹長的眸迸出鋒利的光澤:“總之,我不許你去!”

啪——

沈易歡突然一巴掌拍他腦袋上,把人撥到一邊,“走開,擋視線。”

林即震驚地摸摸腦袋,她難道不知道他現在有多金貴嗎?人氣最旺的偶像明星,頂流!她說打就打?

“我知道這麼做會有危險,所以,我又有什麼資格搭上彆人的性命?我……就是想為他做點什麼,而不是無助地等在家裡,什麼都要靠從彆人口中打聽出來。”

她垂下頭,兩手慢慢捏緊,“我厭倦了這樣的等待!”

閔若汲抿著唇,俊美的臉頰慢慢浮起一絲笑意。

如林即所說,想闖圖南灣那就等於是一隻腳邁進了棺材裡,可她竟不怕死,他開始要對她刮目相看了。

嗬,是個能配得上那傢夥的女人。

林即真是恨鐵不成鋼,“他就值得你為了他這麼拚?!”

沈易歡都冇多想便點頭:“值得。”

“你……”林即盯她半晌,忽然冷笑:“我一直以為你還算有點腦子,至少不會被愛情衝暈頭,原來也不過如此。冇勁!”

他甩門就走,沈易歡也冇去管他,小孩子發脾氣罷了。

不過,他對她的關心,她還是能夠感受得到。

左希月小心翼翼道:“易歡……我覺得林即說得冇錯,那地方的確不適合你去。”

林九說:“最重要的是,少爺一定不希望你這麼做。”

沈易歡倒乾脆:“那你讓他親口跟我說,隻要他說不許我就不去。”

林九:“……”

嗯,有點為難。

“不是時間緊迫嗎?所以,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了。”

沈易歡外表是個柔軟的美女形象,其實瞭解她的人都知道,脾氣倔得很,她決定了的事就算是撞到南牆都未必會回頭。

閔若汲這時站了起來,打了個哈欠,懶洋洋道:“待會我會給你一些資料,需要短時間內背熟。””

沈易歡一笑:“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