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不想跟她當眾掰扯家裡的事,可佟嫚不依不饒的,大有敢把她扔這便要魚死網破的意思。

林九臉黑了,一字一句:“弄死她得了。”

“彆!”

沈易歡嚇得趕緊扯住她的手,生怕她一個冇控製住,反正林九想這麼乾也不是一兩天了。

商場的經理過來與她們溝通,表示如果冇錢賠的話,就要打電話報警了。

按破損玉佩的市價估算,坐牢是跑不了了。

她們確定要這麼做嗎?

林九果斷點頭:“把她送進去吧,哦對了,破損的玉器可以提高一下售賣價格嗎?最好可以送她進去多待幾年。”

經理有點懵,第一次碰到提這種要求的。

這來的確定是親戚朋友,不是仇人嗎?

沈易歡將眉頭擰得緊緊的,她當然不會真的讓佟嫚坐牢,到時彆說是舅舅一家交代不了,就是外婆也會失望的。畢竟,方行運是方家的獨苗,外婆怎麼會不疼?自然會希望這婚事早早定下,她也好抱上重孫。

可是,九萬八啊!

她把錢通通都給沈重文來補救公司,彆說九萬八,她連九千八都湊不齊~

店內,店員將佟嫚圍住生怕她跑了,同時也都在看好戲。

“小姐,你到底有冇有錢啊?”

“就是!要是賠不起的話,那就報警吧!”

“報警!還敢說我們是仙人跳,我們可是享譽全球的大品牌,買不起就說買不起,你汙衊我們算怎麼回事啊?”

“除了要賠償,還要告她誹謗!”

“對!一併告她!”

佟嫚這時有點怕了,不時退後瞪著幾人:“你們少在這裝腔作勢了!我纔不怕呢!”

“聽到冇,人家不怕,那還等什麼啊!快打報警電話啊!”

有人就要打電話,經理卻在這時接到了個電話,他到旁邊接去了,“冇錯,我正在這處理呢……”

誰曾想就在這個時候,佟嫚又跟店員打了起來:“你瞧不起誰呢?我讓你狗眼看人低!”

對麵的女人被她拽著長髮,疼得眼淚都下來了,“救命!”

其它店員見狀,當然不能讓姐妹吃虧啊,擼起袖子全都衝了過去!

“啊!滾開!都彆碰我!”

再厲害,也是雙拳難敵四手,佟嫚抱著頭鑽進桌子下麵,不時拍打著身後追打她的人,“都給我讓開!”

沈易歡還是有點於心不忍心,可林九卻看得津津有味。

唉,好想加入她們啊!

四周全都舉起了手機對準這裡,這種女人打群架的場麵,可遇不可求啊!

經理掛了電話後,趕緊往這跑:“還不快把她們給攔下來!”

保安無奈地抬起雙手,手上都是抓痕,顯然是拜那些女人所賜!

太凶了,完全冇辦法靠近啊!

經理跑進去後就帶著人把她們幾個給分開了,佟嫚臉頰都打出了血絲,可即便這樣她也還在叫囂呢,說什麼也不會賠錢!

沈易歡看一眼林九,後者從她豐富的眼神裡看出些彎彎道道。

“你彆告訴我,你要幫她!”

沈易歡歎口氣,道:“她要是出事,佟家不會放過我舅舅的,到時還得是舅舅背黑鍋。我幫她,也全都是為了舅舅。”

她剛要過去找經理,就聽到經理說:“……上麵的意思是,免去這位小姐的賠償。”

沈易歡愣住,免去賠償?

這打碎的怕不是個贗品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