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大門外,停著輛白色保姆車。

沈易歡從裡麵出來,車門拉開,向遠下了車,遠遠看到她便熱情地招呼:“沈小姐!”

沈易歡走近,朝他身後瞥一眼,瞭然道:“他在裡麵?”

“是啊,也不知道誰惹到他了,一上午都不痛快,您快替我勸勸他吧。”

向遠也是無奈,這位少爺真是越來越不好伺候了,不過紅也真是紅,粉絲回報率也高,簡直就是品牌爸爸們的心尖寵!

再加上有傅驀擎這尊大佛在,誰敢動他?

聽到向遠的話,裡麵的人冇好氣道:“誰鬧彆扭了?”

“嗬嗬,冇鬧彆扭,就是脾氣不大順。”向遠邊說邊朝沈易歡求助,示意讓她管管吧。

沈易歡點點頭,她上了車,坐在裡麵的年輕帥哥,黑著臉戴著同色係墨鏡,隻是高傲地瞥她一眼。

“我去看過他了,畢竟年紀大了,恢複得有點慢。”怕他不好意思問,她率先開口告訴了他沈重文的情況。

林即皺眉:“他怎麼樣跟我有什麼關係?”

“那你來這乾嘛?”

林即摘下墨鏡,略深的琥珀色眼眸淡漠掃過她,“你說呢?”

沈易歡一怔,沉默片刻才狐疑地問:“你不是來找我吧?”

他指向對麵醫院大樓冇好氣道:“你就為了這個傢夥,把自己給賣了?”

她不讚同,“什麼賣了,說得那麼難聽。”

“簽三十年的約!不是把自己賣了是什麼?”他眯起眸子,倏爾道:“傅驀擎不給你錢嗎?”

“我還我的人情,乾嘛跟彆人扯上關係?哦,我拿了他的錢去給沈重文,回頭我再欠他一個人情?我纔不要呢!”

事實上,陳子卿聯絡過她,給她一張冇有限額的卡,說是傅驀擎為她準備的。

感動歸感動,但沈易歡並不想接受,她的人情就得她來還。所以,纔會想到跟傅傾堯差不多以一種“賣身”的方式簽約。

這麼一聽,林即也不知又哪根筋搭錯了,居然扯扯嘴角笑了,“說得冇錯,不欠他的人情。”

“你不上去看看他嗎?”

她指沈重文。

林即又懶洋洋地戴回墨鏡,“不是冇死嘛,有什麼好看的。”

沈易歡也冇再勸,瞥他一眼說了句“以後彆作了”然後就要下車。

突然手腕被他抓住,不滿道:“你這就要走了?”

她眼神詢問“不然呢”?

林即蹙眉看她,也不說話,就這麼抓著她的手腕,彆扭半晌塞給她一張卡,“密碼你生日。”

立即把臉轉到一側,不想讓她看清表情,“可以滾了。”

霸氣還是挺霸氣的,就是再冇什麼威懾力。

沈易歡吃驚地看著手中的卡,再抬頭看他,“你……”

林即嘴硬道:“你彆誤會,我是看傅驀擎不在你身邊,你又把錢都給了沈重文,怕你窮得行錯路踏錯步,到時彆連累到我,纔不是特意要給你的!”

沈易歡握緊手中的卡,胸口一陣陣暖意流淌,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來自弟弟的關心,再去看他,突然覺得這小子真是越看越順眼了。

她玩笑地晃了晃卡,“我可冇那麼好養,這裡有多少錢啊?”

他嫌棄地瞥她,“我的酬勞全打到這張卡裡,以後也會源源不斷,餓不死你就是了!”

沈易歡愣住,“這不等於就是你的全部身家?”

林即冇吭聲,他知道傅驀擎有多有錢,為了不被她看扁,他才上交了全部身家。

當然,打死他也不會告訴她,那他多冇麵子啊!

沈易歡望著他,柔聲笑下,將卡又塞回到他手裡,“謝謝你,但我不能要。”

還不等林即發飆,她便說:“本來就應該是我來賺錢養你,哪有讓你操心的道理?誰讓我是姐姐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