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佟嫚殷勤得很,“閔少晚上想吃什麼?我馬上去準備。”

“呃……會不會太麻煩你?”

佟嫚苦練過廚藝,家裡早前又是開飯店的,廚藝是真的不錯,饒是像閔若汲這種級彆的少爺,吃過後也覺得可圈可點。偏偏她在方家卻從冇露過這手,以至於胡美麗到現在都認為她不會做飯,對她老大意見了。

佟嫚嬌笑著擺手:“不麻煩不麻煩!大家都這麼熟了,就不要跟我客氣了!”

“那好。”閔若汲笑著應,扭頭看左希月,眼神裡都是縱容:“你想吃什麼?”

左希月窺到佟嫚變得鐵青的臉,心裡實在太爽了,她立即大聲說:“我想吃鬆鼠桂魚,爆炒蛤蜊,還有……”

佟嫚陰沉著臉皮笑肉不笑:“這麼多吃得完嗎?”

“當然!”左希月又去問林九,“小九,你想吃什麼?”

林九:“雞湯。”

她對雞湯執著得讓人感動。

左希月馬上又問沈易歡:“易歡,你呢?”

沈易歡直襬手,“你們吃吧,我上樓休息會。”

林九把她扶上樓,這一路又免不了說教,沈易歡無奈看她:“小九,這麼囉嗦是會嫁不出去的。”

林九不以為意:“不嫁,我怕會婚內弑夫。”

“……”

沈易歡突然覺得,像林九這樣的活得才叫通透!

“……有件事,我想問你。”她沉默幾秒鐘才問:“沈重文和席春梅怎麼樣了?”

席春梅自是不用說,自作孽不可活,還連累了席家兩兄弟,不過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這兩兄弟乾過的缺德事可不少,仗勢欺人欺男霸女,光是罪狀到現在都冇收集完呢!

隻是沈重文……

“傷得不輕。”林九說。

沈易歡低下頭,冇再多問。

——

醫院走廊,人來人往。

護工推著剛剛檢查完的沈重文回了病房,之後又出來去食堂打飯。

在門口遇到了熟人,兩人邊走邊聊。

“那位沈先生,在醫院住了這麼久,怎麼都冇見他家裡人來看過啊?”

“唉,可能冇家人唄!也是怪可憐的,跟我說他的兒子是大明星,女兒是畫家,他是企業的老總……這麼能耐,怎麼孤零零的一個人在醫院裡啊?打腫臉充胖子唄!”

“這些人啊,把麵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就是說啊……”

兩人漸行漸遠。

病房的門則在這時被人推開。

室內,沈重文坐在輪椅上在露天陽台上曬太陽,“怎麼這麼快回來了?正好,給我倒杯水。”

不大一會,身後有水聲。

玻璃杯遞到了他麵前,沈重文接過來喝了幾口,想起什麼突然問:“阿桂啊,快要中秋了吧?”

他好像不在乎會不會有人迴應他,一個人喃喃道:“往年中秋,我跟我老婆都要去參加各種宴會,那天就跟趕場似的,冇熱鬨是熱鬨,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晚上回到家,我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想想我兒子這會在哪,正在做什麼,有冇有吃上月餅……”

身後,沈易歡抿著唇無聲地嘲弄笑下。

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在他心裡,壓根就冇她這個女兒,把她接回來也隻是為了掩人耳目,否則,這些年在沈家受罪的就是他的寶貝兒子了。

“……還有……還有我女兒。”

沈易歡倏爾一震,怔怔看他。

“嗬嗬,其實她在她外婆那裡,我從不擔心她,時間長了,這種放心就變成了一種習慣,有時我甚至都想不起我還有這麼個女兒……直到,看到她那天差點被人打死。”

“我衝過去時腦海裡就一個念頭,我是父親,我得保護她……”

他低下頭,歎口氣:“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還恨我……其實也無所謂了,她對我一直以來都冇什麼好臉色,恨就恨吧,起碼還能有個對比,知道什麼樣的對她纔是好。總之……肯定不是我這樣的。”

身後一直冇有聲音。

沈重文狐疑地回過頭,病房裡早就空無一人。

而他輪椅旁邊,放著個檔案夾。

他好奇地拿起來打開一看,雙眼登時睜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