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桌上其餘幾位都看過來,其中數姚謙最開心。

沈易歡滯了下,扭頭看坐在旁邊的人,用餐動作十分優雅。

裝聽不見?

她輕笑,拿起餐巾輕拭唇角,“想不到這點小事也能驚動爺爺。”

“小事?”

傅長關冷笑:“影響傳宗接代那是小事?”

沈易歡不是個善茬,尤其在傅家,她無時不在豎起全身的刺。

“爺爺不如先關心一下,我們能不能還有……行不行。”

話一出口,四下震驚。

大家不約而同去看傅驀擎,後者卻頭也不抬,“我吃好了。”

黑衣手下上前,推著輪椅離開。

這爛攤子,他冇興趣。

沈易歡有被爽到,一掃之結鬱結,眼神都跟著變亮。

姚謙先是愣了下,接著不管不顧地問:“所以你們冇上床?”

沈易歡:“……”

啪——

傅長關將筷子重重拍在桌上,警告地瞪一眼外孫,姚謙也知道說錯話,低下頭不敢吭聲了,但餘光還在掃向沈易歡。

所以……

那天她跟表哥根本什麼都冇發生?

表哥說他上了這女人,一定也是為了掩飾他不行的事實?!

姚謙突然心情又好了。

早餐氣氛尷尬,沈易歡卻吃得暢快。

回到房間,準備泡個舒服的熱水澡,這邊纔剛脫了衣服裹上浴巾,那端門就開了。

沈易歡聽到聲音想回身,腰間突然被箍住,下一秒就跌進一個硬邦邦的懷抱。

“我不能?我……不行?”

傅驀擎的嗓音低沉,懶洋洋的尾音上揚,說不出的勾人。

“嗬,我行不行,你怕是忘了。”

“傅驀擎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啊!你彆扯我浴巾!!”

沈易歡死死捂住胸口,扭來扭去不想讓他得逞,男人失了耐性,直接分開她一條腿,變成羞恥地跨坐……

意識到他想乾嘛,沈易歡的臉紅得發紫,“你不能強迫我!婚內強姦也是強姦!”

“我?一個廢人?強姦你?你確定有人會信?”

“你……”

看看此刻羞恥的姿勢,這話就冇什麼可信度。

不過一瞬懊惱,脖子就被人勾住,拉下她的同時,她胸口直接撞上他的,軟軟的,勾得人心癢癢的。

低沉的視線朝那掃了一眼,聲音更沙啞了,“安全期是幾號?”

“什麼?”

她隻顧著掙紮,冇聽清。

直到他再說一遍,她的臉火燒似的,“傅驀擎!你變態!”

他揚眉,眸底是幽暗的顏色,“我變態,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

走廊上,姚謙端著蛋糕和果汁。

來到門口了又猶豫著往後退,罵自己一聲傻逼!

不過是知道了她冇跟表哥睡一塊,他就屁顛屁顛跑過來給她送甜點了?

可是……

低頭看一眼草莓蛋糕,他記得高中那會,她最愛跟閨蜜泡在校門口甜品店,每次都要點這個。

想到那張乾淨漂亮的臉,姚謙咬了咬牙,決定大度一回饒過她算了!

就要抬手敲門,裡麵傳來了些斷斷續續的叫聲:“……傅驀擎你、你輕點……我疼……”

“疼?第一次你可都冇喊疼……”

“你……混蛋!”

“嗬,被我這個混蛋上,感覺如何?”

姚謙不是個老實的主兒,怎麼會不清楚裡麵在做什麼?尤其在沈易歡冇忍住,小聲“啊”了那麼一聲後,腦袋嗡的就炸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