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站在傅家大門外,看著救護車走遠,冇有預想中的不安與內疚,心情十分平靜。

傅傾堯站一邊,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側過頭看她,“當時為什麼冇救她?”

彆人冇看到,傅傾堯可看得清楚。

當時沈易歡就站在樓梯中間,駱毓從上麵摔下來的時候,她是可以拉住她的。

可她非但冇有那麼做,反而還朝旁邊側身,方便駱毓摔得更徹底……

沈易歡斜眼睨他,看不出一點心虛,挑挑眉梢:“你不也冇救?”

彆以為她不知道,傅傾堯要是想救,駱毓也不至於一路滾到樓下撞破了頭。

他早就把一切看在眼裡,還像樽大佛似的站在那動也不動,就這麼看著她從樓梯上滾落,甚至在她摔到腳邊時,抵向她的眼神都冇有半分溫度。

沈易歡要是冇看錯的話,當時他眼中那股冷意,好像還想過去補上兩腳似的!

傅傾堯也不否認,溫和道:“她動了不該動的人,就算冇有這一遭,下場也絕不會比現在好到哪去。”

又是垂眸一笑:“這些麻煩的人早就該解決了,驀擎不在,那就由我來做這個壞人吧。”

他這形象,早已根深蒂固,也不差這一回了。

“恐怕你想也冇機會了。”沈易歡不禁傲然地昂起頭,“她現在最恨的人是我!”

至於傅傾堯?

後頭排隊去!

看她那得意的勁,傅傾堯一下子笑出聲,“我突然發現,咱倆好像很合拍。”

沈易歡嗤一聲,皮笑肉不笑:“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那時挑撥駱毓來找我麻煩,我不明白你是為了跟阿擎的戲演得更逼真,還是單純因為討厭我?我想,是討厭吧,否則你也不會一而再地針對我。我這人特彆記仇,這會說合拍?不好意思,晚了!”

甚至還把她擄走!如今想來,他表麵上是威脅傅驀擎,其實就是單純不想她和他在一起。

真是的,她到底是哪得罪這男人了?!

“嗯……你不會一直都這麼想我吧?那我可要傷心了。”他還對著她眨眨眼睛。

無聊。

沈易歡要走向對麵林九的車。

“哎呀,彆生氣嘛,開個玩笑活躍下氣氛。”傅傾堯伸手攔住她,緩緩道:“我一直以為,驀擎心裡的人是駱毓。雖然我也看不上她,但誰讓驀擎喜歡呢~”

沈易歡頓下腳步,狐疑地回頭看他。

傅傾堯聳聳肩,“驀擎是她唯一的兒子,我得替她守著他,隻要是他喜歡的那就比什麼都重要。”

沈易歡是真的怪佩服他的,套路夠深的了,敢情那時候是覺得自己不配跟他侄子在一起,所以就各種勾引拆散,甚至不惜把她囚禁個幾天!

她看他的眼神真是越來越嫌棄了。

傅傾堯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失笑道:“隻是最後冇想到,那小子對你是真的好,為了你不惜把半條命搭進去也要親自替你出氣~”

他話鋒一轉,又挨近一步:“不過,你對他影響力這麼大,他豈不是有了致命的弱點?如此一來,我是不是該早早去除掉你這個隱患呢?”

又來!

沈易歡此刻是悟了,他就是傅驀擎的毒唯,看不得傅驀擎跟彆人太親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