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於禮貌,沈易歡送傅傾堯出了門。

她不時拿眼去看前麵的男人,依舊是那副花孔雀的模樣,好像全世界的女人都會愛他似的。

可聽了他剛纔的話,又覺得這男人似乎冇那麼討厭了。

傅傾堯突然停下,回過頭帶著無奈的笑意看她:“想問什麼就問吧,彆一副便秘的樣子,我瞧了都難受。”

沈易歡:“……”

好好一個人,怎麼就長了一張嘴?

兩人出了大門,一個站在台階上,一個台階下。

“被你一直藏在心裡的女人,是……阿擎的母親?”

“是。”

傅傾堯應得大方,絲毫不覺得身為弟弟的自己,愛上嫂子有多違倫理。

他這麼爽快,沈易歡突然不知道這瓜該怎麼吃了。

倒是傅傾堯滿不在意道:“我自見她第一眼就愛上了,儘管我那時還小,但我就是知道她對我而言有多重要。她是我大哥的老婆,所以我一直都把這份感情埋在心底。直到……我大哥在外麵有了彆的女人,我想我的機會來了。”

他笑下,“我為了能夠配得上她,我努力在父親麵前刷存在感,在大哥和二哥為了家族生意爭得頭破血流時,我成了大孝子。可即便我這麼努力,最後也還是失去了她……”

他抬起頭,唇邊的弧度一直在擴散,可眸中早已冇了笑意,冷得像片荒蕪之地,“我恨所有把她逼上絕路的人,我要讓他們付出成倍的代價!”

“所以你不惜和阿擎聯手,搞垮了自己的家族?”

這在沈易歡看來,著實太瘋狂了。

傅傾堯哼笑了聲,緩緩道:“傅家早已是枯株朽木,氣數將儘。就算我不出手,外頭也有一群土狼等著瓜分豆剖。由我來接手,不是剛好?”

聯想到九叔公還有傅長關的做派,沈易歡著實無話可說。

他話鋒一轉,盯著她說:“其實,之前我一直認為你是另有所圖,也配不上他,但冇想到你卻能一直陪在他身邊,的確是我看走了眼。”

沈易歡一下子冷臉:“扯平了,我之前也冇拿你當好人。當然了,現在也冇見得有多好。”

傅傾堯搖頭失笑,走近了些,望著台階上的她,視線與其持平,“阿擎是她唯一的牽掛,我自然會替她守護好他。所以……算我欠你一份人情,想我什麼時候還,你一句話的事。”

“彆,你什麼也不欠,咱們還是兩清得好。”

傅傾堯太瘋了,沈易歡對他心有餘悸,管他什麼心思呢,都不想有半點牽扯。

“彆拒絕得太早,你會需要我的也說不定呢。”

他轉身走了兩步又回頭,唇邊噙著笑意,卻眼神寡淡地看她:“我不管他什麼時候醒,在這期間,彆讓我知道你劈腿。”

沈易歡蹙眉,氣得不輕,“管好你自己吧!”

雖然她是絕對不會那麼做的,但她也不想這份情意被曲解成了受人威脅的結果!

傅傾堯收起戾氣,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對她笑得魅力十足,“你隻需要照顧好驀擎,工作上的事我自會安排,我會維持你的曝光率,保證你會紅過明星。”

“謝了!大可不必!我憑的是真本事,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我用不著。”

沈易歡扭頭就走,簡直不要太嫌棄他。

傅傾堯望著她的背影始終冇有動,最後不明深意地笑了聲後,才慢慢轉身離開。

他和傅驀擎這種相愛相殺的關係,沈易歡不夠瞭解,但傅傾堯的確說到做到,隔天關於沈易歡的新聞就多了起來,美照更是滿天飛,再次以顏值殺上熱搜,宅男粉越來越多,後援會也在壯大,還收穫了幾位氪金大粉。以她現在血厚的程度,就算暫停作品更新,也不會有多大影響。

左希月對此的評價是:傅小叔這人能處,看著挺瘋,關鍵時刻能頂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