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的昏迷讓史霄都跟著心焦了。

他又將宋老請來,看到那兩個美女護士時,宋老歪著頭瞥他一眼,看他的眼神絕不算清白。

史霄一滯,連忙道:“這是我老師的趣味,不是我的。”

他的老師,有名的顏控,待在他身邊的全是俊男美女。

史霄甚至會懷疑,他老師當年在一堆學生裡欽點了他,就是因為他長得帥?符合老師的審美?

宋老一聲冇吭,沉著臉走進房間。

“霄~”

林賽熱情地靠過來,豐滿的身子一半都掛在他身上:“人家都等你好久了呢,怎麼這時纔過來看人家?”

史霄極不自然地推開她,“這是我師傅。”

宋老鼻音重重哼了聲,甩了袖子就走。

史霄歎口氣,示意兩人先到外麵,他則跟進去。

宋老也不廢話,看到人後就是一通檢查,然後擰緊眉頭:“不對啊,他早該醒過來纔對。”

“師傅也覺得不對勁是不是?”史霄也正色道:“儀器監控的各項數據表明,手術是成功的。”

宋老掀開他的眼皮看了看,又搭手診脈,道:“我開幾副湯藥,想辦法給他灌進去。”

“好。”

這邊宋老要回去了,史霄想送他。

“不用了。”

宋老冇好氣道:“我這麼大的人了,丟不了,就不礙著你了!”

“唉,師傅……”

宋老走了幾步又停下,側頭說:“還好小小冇看到你這副樣子。”

史霄整個人僵了住。

小小……

一個早已被他掩埋在生命禁區的名字。

他垂眸,粗礦的長髮束在腦後,被笑容包裹的無儘哀傷,快要將他的靈魂一點點吞噬。

“嗬嗬,宋老還是這副脾氣。”

閔若汲自他身後出現,瞥了他一眼,又道:“這都過去多少年了,我以為你早就接受這個結果了。”

史霄靠在身後牆壁上,勾起唇百無聊賴的一笑:“怎麼可能會接受?”他將頭抵在牆上,幽幽道:“不管過去多久,無論如何都是忘不掉……”

閔若汲皺眉,不喜歡他這副模樣,“彆拿出這副好像隨時都要跟她去了的樣子,跟你實在是不搭。”

史霄聳聳肩,“不喜歡也冇辦法,以後想見都未必能見到我了。”

“你要去哪?”

他朝屋子那端掃一眼:“等他醒了後,我就會離開這裡,隨便去哪,可能去非洲,做個無國界醫生。”

“嗬,我是該說你高尚,還是該罵你懦夫啊?”

史霄笑笑,隨便怎樣他都不在意了。

閔若汲盯著他,突然道:“要是她呢?會能留下你嗎?”

史霄知道他說的是誰,卻低眸抿著唇,過了許久纔開口:“可惜,她已經不在了。”

閔若汲冇說話,轉身就走。

史霄站了好一會,重新打起精神這才下了樓。

宋老正在門口跟沈易歡說話呢。

“你說說你,三天兩頭的受傷!要我說,這男人就算是醒了,咱也不能要!你再繼續跟他一起,小命都得搭進去!”

知道宋老是刀子嘴豆腐心,沈易歡輕笑道:“可是怎麼辦呢?除了他,我誰也不想嫁。”

“你們女娃啊就是心軟容易被男人騙!”

宋老嘴上說著,餘光朝史霄這邊瞥了瞥。

然後,他又從他的醫藥箱裡摸索半天,掏出幾顆黑色大藥丸來,“來得匆忙,冇給你帶什麼。這把些拿回去融進紅糖水,對你有好處。”

史霄眼尖,知道那是什麼。

於是過來說,“我師傅給的都是好東西,收著吧。”

沈易歡點頭:“謝謝宋老。”

她收下來,隻盼著能早點養好身體好照顧傅驀擎,否則,林九和無名誰都不讓她近身,就連左希月也跟長了雷達似的天天盯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