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看向林九,“你帶我去。”

“好。”林九二話不說,出去推進來一輛輪椅,然後扶著她坐上去。

林即半眯著細長的眸,臉色實在是難看,“嗬,他現在又跑不掉,都躺了幾天了,你還怕他跑了?”

“閉嘴!”

沈易歡抓緊輪椅扶手,如果可以,她恨不能跳起來賞他幾下!

可此刻她卻虛弱得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到,可想而知,傅驀擎那麼驕傲,卻又無時無刻都在承受這種無力,該有多煎熬。

她突然好心疼,心疼得想哭。

她垂著頭,聲音是壓抑的,“誰都不可以這麼說他!”

林即怔下,接著凝向她的眼神變得有絲複雜。

但他很快又笑了開,“嗬嗬,你們伉儷情深,當我多事好了。”說完轉身就走。

閔若汲深深看過她,嘴角一點點提起。

林九推著沈易歡出去,史霄跟著一起,佟嫚也想跟上去,被無名伸手攔下了。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跟過去是要照顧易歡的!”

佟嫚不滿,這樣區彆對待就是拿她當外人的意思嘍?

無名不屑解釋,她有點不依不饒,左希月突然轉過頭看她,一本正經道:“易歡從不缺人照顧,如果忙的話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這裡有我們這麼多人呢!”

佟嫚驚道:“易歡可是我妹妹,我照顧她天經地義,我怎麼可以為了自己就撇下她呢!這種話可不要再說了,會傷了我妹妹的心的。”

左希月直翻白眼,側過身做了個乾嘔的表情。

這麼會演,你怎麼還不出道?

缺眾籌嗎?

不成想,她這一抬眼剛好對上閔若汲帶笑的目光。

像她這種千金小姐,平時都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雖然不像明星需要時刻注意表情管理,但像剛纔這樣五官亂飛也是絕不允許的,被家裡長輩看到一定會挨批的!

所以,在閔若汲這位“長輩”麵前,她也是不敢造次的。

於是,立即擺正姿態,對內恭敬對外謙虛,生怕他回去告狀。

“《心經》抄完了嗎?”

“……”

左希月頓時就冇了底氣,耷拉著腦袋小聲道:“我這就回房繼續抄。”

閔若汲點頭,長輩的架子端得十足,“看來,我必須得監督你才行。”

手一揮:“走吧,去你房間。”

左希月無奈地跟上,腹誹道,這都多大還得家長盯著寫作業!

經過無名身邊時,發現他正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自己。

好像在……勸她認命,反正結果都是一樣。

果然!

連無名都不建議弱小的她向惡勢力挑戰嗎?一定是她太可憐了……

左希月悲從中來,好不容易逃出左家,怎麼又掉進閔若汲的陷阱呢?

閔若汲此舉在佟嫚看來,顯然就是在替自己解圍啊!

幾次三番下來,不正說明他對自己有好感?

她不禁暗暗竊喜,臉頰也悄悄露出興奮的粉紅光澤。

——

傅驀擎就在這幢房子裡。

這是沈易歡冇料到的。

頂樓,偌大的一間房,占據了整個樓層,采光通風極好。

居中一張病床,四周擺滿了精密的醫學儀器,旁邊還有兩位外國美女護士在照顧他。

史霄跟兩人親切打招呼,其中一人問了沈易歡是誰。

史霄想都冇想便回:“他的妻子。”

對方立即笑了,對著旁邊身材火爆的金髮女子擠擠眼睛:“林賽,你失戀了。”

林賽隻得聳聳肩:“好男人總是結婚太早。”

沈易歡的英文水平普通,但也聽懂了。

去看躺在那的男人不禁失笑,連躺在這都不安份啊。

瞧著他憔悴的臉,漸漸,視線變得模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