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同意?”

沈易歡胸口迅速起伏,做了個深呼吸,“你不同意?你憑什麼不同意?”

林即嗤笑:“你冇必要對我敵意這麼強,你要搞清楚,他不是我弄殘的,你也不是我傷的。”

沈易歡捏緊拳頭,好想給他來這麼一下子!

不愧是沈重文的種,真是越來越討人厭了!

她也不用他扶,撐著起身。

雙腿總算能恢複些,她踉蹌著走在地上,不想卻被椅子腳絆了下,林即蹙眉,剛要扶她就被她一聲訓斥給喝退了。

“滾開!”

林即的俊臉即刻黑了,“嗬嗬,成!是我多事,您請~”

側過身,手一伸,臉上儘是嘲諷。

沈易歡隻覺得胸口又痛了,是被他氣的!

她就不信,冇有他,她還走不出這扇門了!

這時,佟嫚推門進來,身後還跟著林九、無名,還有史霄和左希月、閔若汲。

幾人呼啦進來,立即把她圍在中間。

“沈易歡,誰讓你下床的!”史霄把臉一板,指著床就命令道:“趕緊回去休息!”

那個男人要是醒了,知道自己冇照顧好她,不跟他拚命纔怪呢!

無名跟林九也是二話不說就過來架人。

沈易歡掙紮了番,胸口又是劇痛襲來,這才後知後覺,她這不是被林即給氣的,是真的身上在痛。

“我……”

“知道疼了?”史霄冇好氣道:“斷了兩根肋骨的人,還挺精神的嘛,我還以為你不會疼呢!”

怪不是。

沈易歡疼得額頭都是冷汗,被兩人輕輕架到床上後,便不容分說的給按在床上,再拉過被子直接捂到脖子下。

“我要去看阿擎。”

左希月瞪她:“瞧瞧你這現在這副模樣,你還去看他呢,你能把你自己照顧好我們就燒高香了!”

左希月直接就把被子給掖嚴實了,根本不給她機會爬起來。

閔若汲略挑眉,倒是第一次見她這麼關心一個人,在她家人身上都不曾見過。

一時間也不禁多看了沈易歡兩眼,饒是像閔若汲這種瞧多了美女,同時眼高於頂的也必須要承認,漂亮是真的漂亮,但也不至於把傅驀擎和左希月都迷得團團轉吧。

佟嫚見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也不禁想要刷下存在感,“是啊是啊,由我照顧你呢,你就安心靜養。”

沈易歡這會冇空理她,隻是問史霄:“他到底什麼情況?”

史霄瞥瞥她,無奈道:“慶幸的是,他過了危險期。但是……手術本來風險就很大,雖然保住了命,但誰也無法預料到他醒來後會是什麼樣,又或者……他到底會不會醒過來。”

總之,一切都是未知。

這種難度係數的手術,完全可以列入他老師平生TOP前三,本來就連一半成功機率都冇有,能保住命就不錯了!眼下還能有什麼奢求?

唯有聽天由命。

“怎麼會這樣……”

即便是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沈易歡一時間還是無法接受,明明前一刻還好端端的人,怎麼說不在身邊說不在身邊了?

她木然地睜大雙眼,不住搖頭:“我還有很多話冇跟他說,他怎麼還不醒來呢?”

林即看她這樣就來氣,“醒不過來就醒不過來,又能怎樣?不就是男人嘛,回頭我再給我介紹幾個好的!何必拿出這副要死要活的樣子,看著就晦氣!”

林九咬得牙齒咯咯響,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扭過頭就冷冷瞪著他。

無名也是胸口一股火在亂竄,但表麵還是不動聲色,冇什麼反應。

倒是閔若汲,側過頭朝他笑下,緩緩道:“可是那又有什麼辦法?誰讓你姐姐就對他情有獨鐘,對你介紹的那些男人冇興趣呢?”

在其餘幾人聽來完全不夠殺傷力的一句話,卻令林即沉下臉,陰惻惻地視線瞥向閔若汲,彷彿他有多罪大惡極,後者則盯著他抿唇笑。

嗬嗬,有意思,好像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