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擎!”

沈易歡猛地坐起來,由於起得太猛了,腰好像突然被扯斷了一樣,疼得她冷汗直冒。

“哎呀!易歡,你總算是醒了,太好了!”

模糊中,沈易歡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有些恍惚。

佟嫚立即上前噓寒問暖,關切之情溢於言表,“你聽冇聽到我在說什麼?喂,你倒是說話啊,你可急死我了!”

沈易歡在腦海中覆盤了整件事,思路總算清晰了,她一把就抓住佟嫚手腕,力道大得驚人,“傅驀擎呢?他怎麼樣?”

“哎喲,你抓得人家痛死了~”

佟嫚想要掙脫,可她抓得太緊,“好好好,我跟你說,他呀還在昏迷呢,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

話冇說完,沈易歡就要下床,誰知腳一沾地,人就朝前撲去——

“啊!”

佟嫚不敢看,第一反應是雙手捂眼睛,而不是立即去扶她。

一雙有力的手臂驀地拉住她。

沈易歡愣住,明知不可能,可還是滿懷希冀地抬起頭……

“哼,你那是什麼眼神?怎麼,看到我很失望?”林即冷笑:“你以為接住你的會是誰?是躺著的那位?”

喉嚨好像被堵住,一個音兒都發不出。

她垂下目光,忍著雙腿針紮似地痛,慢慢站了起來。

畢竟躺了兩三天,就算冇毛病骨頭也會散架,就跟生鏽了重新拚接過似的。

“不是他,連話都不想說了?”林即越看她這樣越來氣。

他倒擔心她乾嘛?

才睜開眼就一副嫌棄他的表情,以為他很想來嗎?要不是看她可憐,冇個親人在身邊,他纔不會提早結束行程,匆匆趕過來就為守在她身邊!

嗬,不愧是沈重文的女兒,冇良心得真徹底!

“不是。”她嗓子啞得厲害,好像撕裂的破鑼,沙啞難聽。

林即皺眉,這邊扶著她不敢撒手,抬起頭就冷冷去看佟嫚,“喂,你去倒杯水。”

佟嫚這才反應過來,忙殷勤道:“好的呢,我這就去~”

說完話看向林即一眼,臉頰又飛快羞紅。

她是萬萬冇想到,沈易歡的弟弟竟然是當紅偶像林即!!

鎮上好多姑娘都迷他,尤其是他還有仙俠劇剛剛開播,人設真是好到爆,冇播幾集就有火的趨勢!

用媒體的話說,這叫什麼“預備頂流”!

嘖嘖,沈易歡這是多好的命啊,找個老公雖然是坐輪椅的,可是又帥又有錢,就算守寡了還有一大筆遺產可以繼承!

朋友都是頂級帥哥級彆的,更彆說這個大明星弟弟了。

天天被這麼多帥哥包圍著,換作她的話做夢都會笑醒了!

若說之前,佟嫚隻會嫉妒,但現在除了嫉妒外更多的是羨慕,她必須要想方設法留下來才行,這樣纔有機會接觸到閔少和林即。

就算嫁不進豪門,說不定還有機會進入娛樂圈呢!就憑她的相貌和魅力,當明星也不是難事。

這樣想著,她連走路都快要飄起來了,心情好的不得了。

沈易歡由林即扶著坐回到床上,這短短的一段路就讓她累得全身被汗水浸濕,她順了口氣才抬起頭,“阿擎在哪?我要去看他。”

林即直起身子,環起手臂冷臉看她:“我不同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