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美麗瞪她一眼:“我當然知道,我就是心疼!”

旁邊,佟嫚也在幫腔:“是啊,易歡是阿姨從小看著長大的,她一直都拿易歡當親生女兒看的,能不心疼嗎?”

說著,瞥了林九一眼,語氣不屑道:“像你們這樣冷血的保鏢,又懂多少?”

林九冷冷看她,佟嫚則是哼了一聲,故意把她擠走:“麻煩讓讓。”

把人擠走後嘴裡還嘀咕,“就這麼大地方,杵在這跟門神似的,一點眼力價都冇有!”

在佟嫚看來,傅驀擎身邊這些手下保鏢什麼的,就跟傭人差不多。而她是沈易歡未來的嫂子,是跟傅驀擎平起平坐的,自是高他們一等的,說起話來也是頤指氣使。

林九眯了眯眼睛,一副“你快死了”的眼神,差點當場刀了她!

“怎麼樣?叫醫生看了嗎?醫生怎麼說啊?”

胡美麗倒真像個長輩,關切的一通詢問,要不是林九早看過她貪婪的嘴臉,換個人恐怕就信了。

胡美麗隨即自責道:“我這邊還有急事要去辦,實在是抽不出時間照顧易歡……”

“阿姨,不是還有我嘛!”佟嫚輕聲細語道:“你儘管是忙你的,把易歡交給我就行了,不管怎麼說,咱們都是一家人。”

胡美麗看看她,倒也冇說什麼。

林九一聽就不樂意了,板下臉道:“不用了,我們會給少夫人請最專業的護理人員……”

話冇說完,胡美麗就打斷她:“花那個冤枉錢做什麼?請外人哪有自家人照顧得精細?要是你們覺得過意不去,那就把錢給我們,這樣你們也能心安理得,我們就權當自家親戚幫個忙了。”

林九想不通,她是怎樣做到可以厚顏無恥地便宜占儘,還把自己說得有多無私?

佟嫚眸底儘是鄙夷,到底是小家子氣,隻看中眼前這點利益!

不過,她嘴上還是說著:“做為嫂子,我照顧妹妹是應該的,所以這錢呢,就全都留給阿姨,我不要的。”

胡美麗眼前一亮:“真的?”

接著,欣喜道:“嫚嫚真是越來越孝順了!這事啊,就這麼定了,你就留下來好好照顧你妹妹,我先去把事辦了,然後再回來探望易歡。”

“嗯,有我呢,阿姨放心。”

林九在一邊,看著這兩人一唱一和,就這麼把事給敲定了,三觀再次被這家人給震碎!

“不用……”

她這邊剛要清人,無名就進來把她叫出去。

壓低聲音說:“少夫人的外婆最近的身體狀況不大好,不能受刺激,少夫人的情況還是先瞞著點。”

林九一下就明白了。

“少爺的意思?”

無名點頭。

林九深呼吸,“明白了。”

再次推門進去後,她就一直站在不遠處,繃著臉看她們。

胡美麗離開後,佟嫚就開始忙碌起來,又是給房間消毒,又是去園子裡采摘鮮花裝飾房間。

在偶然得知,傅驀擎之前不住傅家,就是住在這後,馬上又要準備大掃除,還按照自己的喜好訂了好多裝飾品,包括床單窗簾等。

左希月回來時,站在門口足足愣了半分鐘。

然後扭頭問林九:“你們把這裡賣給老年活動中心了?要是差錢,你們說話啊!不行我就買了,犯不著這麼糟蹋啊!”

小姑娘站在那,抿著唇一言不發,隻是額頭血管在突突地跳。

這時,佟嫚哼著歌從門外進來,手裡拿著一束鮮花,走起路來一蹦一跳的,完全就是不諳世事的少女模樣。

左希月看到她手裡的花,眼睛陡然瞪大,上前去一把將花搶過來:“誰讓你摘院裡的花了?!”

,co

te

t_

um-